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17章 九死一生

第17章 九死一生

        那一头,温寻儿还在殊死搏斗。

        可惜她就算蛮力再大,也抵不过两个大男人,穷极之下的双手只能四处乱摸,大约是她真的命不该绝,居然摸到了一截断棍。

        想都没多想,她抓起棍子,狠厉插进近在咫尺的男人颈脖里,棍子入肉,血直接喷了她一脸。

        “你……”男人捂着脖子,瞪大眼睛看着她,最终身子一歪,倒在了她身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很明显死了。

        远处,萧霁危看了过来,目光眦裂。

        这个女人,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反击之力!

        另外一个汉子惊呆了,当即摸出匕首:“贱人,我杀了你!”

        温寻儿没给他机会。

        她推开身上的人,抓到自己的鞭子,直接一挥鞭,那人的匕首被打掉,整个人也结结实实挨了一记鞭子,顿时气得目色圆瞪,连匕首都没捡,直接朝他冲了过来。

        近距离之下,鞭子难以发挥作用,温寻儿身形一避,摸到柴房里的一根棍子直接朝那个人挥了过去。

        棍子打在那个人的身上,居然直接打断了,那汉子露出凶狠的笑容来:“今天若不弄死你这个贱人,我就不信蔡!”

        温寻儿大口喘气,余光瞧见门口的萧霁危,她厉声道:“萧霁危,不管你信不信,我爹的兵马一定在来的路上,如果我还有一口气,你就别想活着留在温家了!”

        萧霁危眸底闪了闪,没说话。

        那汉子已经扑了过来,一脚踹在温寻儿身上,将她踹倒的同时,立刻钳制住了她的双腿,整个人坐在她身上,死命掐着她的脖子。

        刚才的一幕重现,只是不同的是,这个男人的力气比萧霁危大多了,简直是直接要把她脖子拧断。

        温寻儿被他拿住了命脉,两眼发黑,四肢也慢慢无力下去。

        濒临死亡的那一刻,她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若是回到现代,她一定要把萧霁危写死!剥皮抽筋,满清十大酷刑,通通给他上一边,往死里折磨他!

        这个想法在脑海里发酵的时候,心里的愤恨和不甘也涌了出来,那一瞬间,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力气,她突然抓起一把茅草,使劲朝着汉子的眼睛里戳去。

        汉子吃痛,手上的力道松懈,温寻儿得了时机,一拳头朝他下方砸去。

        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被她袭击,当即痛得面容扭曲,温寻儿趁机推开他翻身而起,抓了之前他丢在地上的那把匕首,朝他心口刺去。

        汉子吐出一口血,不可置信自己居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给搞定了,双眼瞪得老大。

        只可惜,这会儿后悔已经来不及,他直接倒在地上,断气了。

        温寻儿握着滴血的匕首站起身来,朝门口看去。

        那里,萧霁危还没有离开,看见这一幕之后,脸色发白,下意识想逃。

        温寻儿快步冲上前,抓了他的衣领,直接将他掀翻,丢在了茅草堆里,而后,她曲褪压在他腰上,拿出匕首抵在他颈脖间,双目猩红:“跑,你跑啊,我看你能跑到那儿去!”

        萧霁危脸色惨白,视线落在她滴血的匕首上,黑瞳内满是恐慌。

        “别杀我!”他的声音近乎哀求,“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温寻儿笑了,伸出手来摸向唇边,触到一手的血。

        适才被那汉子踢了一脚,内脏必然是出血了,这会儿鲜血直往上涌,满嘴都是血腥味。

        她探近了脑袋,盯着少年黑漆的双目:“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怎么?这么快就求饶了?你萧霁危的骨气呢?”

        萧霁危不说话,一双黑瞳无辜又恐慌。

        温寻儿真想一刀切下去,把他脑袋卸下来,看看里头的脑浆是不是黑色的!

        四目对峙,许久之后,她收起匕首,套上刀鞘收进怀中,然后厉目盯着萧霁危,去解他的腰带。

        萧霁危身形一颤,下意识想压住她的手,却又不敢,只能抖着声音问她:“你做什么?”

        温寻儿睨他一眼。

        眼瞅着他面色居然比刚才还白,隐约还透着一丝羞耻的暗红,她只觉得好笑。

        “刚才不是说,只要我不杀你,你什么都可以做吗?怎么,脱个衣服就怕了?”

        萧霁危嘴唇颤了颤,闭上了眼睛,完全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温寻儿冷笑,抬手就把他外袍剥了下来,裹在了自己身上。

        适才衣服被撕了,这会儿若不穿身衣服,等同裸奔。那两个汉子的衣服她是不想再碰,只能拿萧霁危的。

        萧霁危抖着身子,为自己逃过一劫而庆幸,可只要一对上她的目光,立刻又恐惧得面无血色,活脱脱一副弱小无辜求保护的小可怜样。

        可温寻儿可没忘记这个小可怜刚才做了多么令人可恨的事情!

        “能走吗?”她系好腰带。

        萧霁危眼睫颤了颤:“……能。”

        “能就起来,如果不想死,就跟我走!”

        萧霁危撑着手站起身来,温寻儿已经走到了门口。

        柴房离那群人的住所远得很。

        适才那两个汉子都是一身酒气,想必土匪窝里的人不少都喝了酒。

        既然喝了酒,必然会睡得死一些,现在是他们逃走的最好时机!

        温寻儿抬步便往山下走,也不管身后的萧霁危有没有跟上。

        萧霁危忍着残腿的剧痛,跟上她的步子,山下的路难走,他又瘸着腿断着手,几乎走几步都要摔倒,偏生起来又非常艰难,可谓十分吃力。

        不知道身后传来了第几次摔倒的声音,温寻儿终于回转过头来不耐烦看他:“跟不上就不要跟了,正好,你不是想脱离温家吗?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萧霁危抿紧唇:“我能跟上!”

        温寻儿嗤笑一声,再不管他,大步朝前走去。

        山中忽然升起了一个信号弹,紧接着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应该是有人发现了柴房里的两具尸体,知道他们逃走了。

        温寻儿面色微变。

        如果说之前,他们被抓到土匪窝里还有活命的机会,那么现在,在她杀了两个人之后便绝无可能!

        她抬目看了一下四周,余光瞧见前方好似有一个山洞,顿时眼前一亮,回头看向萧霁危:“快点!有人发现我们跑了,再慢,就等着被抓吧!”

        萧霁危眸光一闪,顿时快步跟上了她。

        wap.

        /134/134823/31653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