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74章 归府

第74章 归府

        “那可真是恭喜大小姐,终于寻到了幼弟,想来,沈将军帮了不少忙吧?”

        温寻儿抬目朝着萧霁危看去,榻上的少年长发未束,散在清瘦的肩头,多了一丝病态的美,再加上那张脸着实精致绝美,唇瓣又因为刚刚喝完药透着一丝殷红,透过烛光看去,那丝破碎的美就越发藏不住。

        “确实多亏了沈将军!”温寻儿笑了笑,“这贼人阴险又狡猾,要不是沈将军帮忙,还真是找不回书儿,不过可惜了,还是让那几个北寒人跑了。”

        春生端了药碗朝温寻儿行礼之后退了出去,萧霁危唇角勾起一丝薄笑:“想来以大小姐的能力,抓到他们应该不成问题。”

        “说得有理!”温寻儿倚在椅子上,单手支着下巴远远看他,“皇城就那么大,出城门的路就这么一条,他们就算侥幸得人协助出城,也是回北寒,但北寒那边,只怕也不欢迎他们回国吧?”

        萧霁危眼皮子一跳,抬起头来。

        少女明眸皓齿,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倒坠着星星,单纯无害,可说出的话却在萧霁危心底掀起狂风巨浪。

        “据我所知,北寒帝病危引起朝局动荡,一方面,北寒皇族子嗣单薄,北寒帝膝下仅有一子,偏生这位太子自小体弱多病,只怕撑不起大局,而几位叔伯们权势滔天对帝位虎视眈眈,江山易主,怕是早晚的事,尤其,若是这几位叔伯知晓,这几个潜入大炎国的北寒人是北寒帝亲信,你觉得,他们会放这几个北寒人回国吗?”

        “且不说那几个人是不是北寒朝堂中人,就算是,他们远在大炎国,绝不可能动摇北寒朝堂之争,又怎么可能让北寒权臣忌惮?”萧霁危拧眉分析。

        温寻儿笑了。

        看吧,他急了。

        他大可以对她的话置之不理,装作听不懂,而这也是他一贯的作风。

        但这件事已经涉及到他的利益,涉及到他未来的去向,他绝不可能坐视不理,所以即便是铤而走险,他也势必要周旋一番,试图套出她的真实目的!

        “上位者口中常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宁可错杀,绝不放过一个’,只要有人告诉他们,这几个人很可能威胁到他们的帝位之争,你觉得,他们可能坐视不理,任由这几人平安回到北寒吗?”

        萧霁危倏尔握紧拳头,朝着温寻儿看来。

        温寻儿起身,缓步来到榻前,俯下身子,扣起他的下巴。

        萧霁危下意识别开头,温寻儿早已预料到他这样的动作,当即出声:“别动!”

        少年迫不得已对上她的视线。

        少女笑靥如花:“表哥,为了你我的将来,也为了我们温家,我是绝对不会让消息传达出去的,至于是什么消息,我想,你心里肯定清楚!你斗不过我的,我对你的一切了如指掌,就像书儿失踪这件事一样,我的动作永远比你快一步。”

        “你我本该互不相干,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可你非要与我作对,非要把你我绑在一起,既然如此,那我便是舍得一身剐,也敢把皇帝拉下马!”

        说完之后,温寻儿松开他,走了出去。

        萧霁危的脸色白的一丝血色也无。

        他颓然坐在床上,连春生进来了都没发现。

        “公子!”春生有些不忍,“要不然,你就安安心心当温家的赘婿,至少老爷他还是疼你的,日后老爷在的一日,你的日子定然不会差!”

        “赘婿?”萧霁危抬起眼,眉宇间的阴鸷险些把春生吓到,“她温寻儿敢舍得一身剐,我也能!”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可比她更豁得出去!

        她不是知晓他心中所想吗?那么从今天起,他就反其道而行,从前的萧霁危会做的事,以后的萧霁危绝不会做!

        一个月的时间悄无声息过去。

        皇城外的疫情早已处理干净,玥妃向皇上提及思念侄女,皇帝大手一挥,直接允了温寻儿进城。

        人间四月芳菲尽,春日百花争艳的盛况已悄然过去,温寻儿一行人乘上马车,从佛陀寺进城。

        后半个月里,萧霁危安分了许多,伤势一好,他便遵照温寻儿之前的吩咐,照顾起了她的起居。

        温寻儿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毫无怨言,就连春月秋月的话,他也照办,完全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温寻儿没了捉弄他的理由,也就懒得再与他周旋,他若是能这般安安静静不去危害温家,她自然不会针对他,但怕就怕这一切只是表象,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书中一号大反派怎么可能突然变成根正苗红的好人?

        温家府门外,徐兰一早就吩咐厨房备好了各种温寻儿喜欢吃的,她的房间也让下人收拾干净,点了熏香,就等她回来,而这会儿得知她的马车进了城便一直在府门口等她,远远的,便瞧见两辆马车驶近,她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等瞧见温寻儿从马车里下来的那一刻,思念的泪水顿时涌出眼眶。

        “怎么瘦了那么多?寺里的伙食一定很不好对不对?都怪你爹,我让他送些东西给你,他都不肯,可怜我儿,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我一天,如今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还是佛陀寺那样艰苦的地方!”她对着温寻儿上下前后仔仔细细看过,越看越觉得心酸,尤其是盯着她尖细了不少的下巴。

        “我失踪了那么多天,也不见你哭这么惨,反倒是我阿姐吃香的喝辣的回来,你倒哭得跟死了孩子似的!”温书一大早就被迫等在这里,结果等了两个时辰马车才来,心里憋了一肚子火。

        “呸呸呸,臭小子,嘴里就不知道说点好!”徐兰的眼泪生生被这话给憋了回去,拉着温寻儿,“你爹还没下朝,娘给你备好了吃的,你先吃点东西,然后再洗个澡,美美睡上一觉!”

        视线掠过后方的萧霁危,她像是没看见一样,直接带着温寻儿回府。

        而府中的下人也是如此,拥护着温寻儿,直至最后,府门外仅剩了萧霁危和春生。

        “公子!”春生一阵心疼,“我们也进去吧!”

        /134/134823/32099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