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77章 情敌相见

第77章 情敌相见

        玥妃今日穿着极为庄重,一袭深紫色织金长裙,外罩一件用金丝银线绣着云霞凤纹的薄衫,头戴七尾凤簪,端庄典雅又雍容华贵,饶是温寻儿见多识广,此刻也被玥妃这副模样吸引得移不开眉目。

        不仅仅是贵气,还极其美艳!

        温玥十几岁就入了宫,到现在也就三十左右,正是女子最好的年纪,再加上保养得好,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姿容冠绝,不可方物。

        “行了,这里也没有外人,不必行这么大礼!”玥妃示意一旁的宫人,“你们都下去吧。”

        赶走了宫人,玥妃的贴身婢女立刻端来了一些茶水和点心。

        “公子小姐们,娘娘知晓你们肯定没用早膳,特地从宫里带来的,尝尝!”

        温书眼前一亮:“可以吃吗?”

        玥妃笑起来:“虽说祭祀得空腹,不过那些都是以前,再说了,你们几个孩子也没必要真的空着肚子!放心吧,姑姑这儿,随便吃,若有人乱嚼舌根子,姑姑立刻去拔了他们的舌头!”

        门口的宫女悄无声息抿紧了嘴。

        温寻儿笑起来:“姑姑这么惯我们,也不怕把我们惯坏了!”

        “我不疼你们疼谁?难不成,还疼外面那些王八羔子?”

        王八羔子指的,自然是一众皇子们。

        温寻儿对此见怪不怪,玥妃的脾性和昔日的温寻儿一般无二,不过这样的场合着实还得注意一些。

        不过一旁的温雀儿就不一样了。

        她入宫得少,同玥妃也接触得不多,不知道玥妃的为人,此刻她正吃着糕点,听闻此话,手里的酥饼直接“咚”的一声掉盘子里,吓得她双目圆瞪,赶紧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对、对不起姑姑,我不是故意的!”

        玥妃摆了摆手,看向温寻儿:“婚事准备得怎么样了?嫁衣可做好了?”

        温寻儿眨了眨眼,瞥过一旁的萧霁危。

        众人坐着,他站着,显然是玥妃给他难堪,不让他坐!

        “嫁衣是早就做好了的,只不过近来我瘦了些,所以拿去修改了!”

        玥妃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婢女。

        婢女会意,立刻从随行的箱子里取出一个方匣子来,打开,竟是一顶全珍珠凤冠!

        淡粉色的珍珠颗颗饱满镶嵌在凤冠上,细看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彩虹光泽,光可照人,这样的珍珠一颗便已价值不菲,更何况是一整个凤冠,少说也有几百颗!

        温书险些咬到了舌头:“好漂亮!”

        温寻儿也目瞪口呆。

        “给我?”如此价值连城的东西,她怎敢就此接下!

        玥妃应道:“这是我生下昀儿时,皇上命人为我打造的一顶珍珠冠,因为太过华贵惹眼,这么些年,我也没找到合适的场合戴过,如今你成亲倒是正好,就当姑姑送你的新婚贺礼!”

        “太贵重了,姑姑!我一个将军府的粗野丫头,如何受的了这么贵重的礼?”温寻儿听完她的这些介绍,越发觉得自己不能拿。

        玥妃脸色一板:“什么将军府粗野丫头?照你这么说,我还是土匪家的丫头,岂不是更配不上这顶珍珠冠?让你拿就拿着,废什么话!”

        玥妃示意一旁的婢女把东西装起来:“回去的时候,给她带上!”

        如此一来,温寻儿便不好再说拒绝的话,却见玥妃忽然看向一旁的萧霁危,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嫌弃道,“长得倒还过得去,就是这身板也太薄弱了些,真怕一折腾就散架!”

        温寻儿脑海中莫名闪过一丝少儿不宜的画面,顺着玥妃的目光朝萧霁危看去。

        适才一直神色自若的少年,这会儿微不可见的面色一红,避开了二人视线。

        温寻儿轻咳一声:“……不至于!”

        “怎么不至于?这可关乎到你一辈子的幸福!”玥妃拧起眉来,“也不知道你爹怎么想的,非要求这样一桩婚!”

        一说到这里,她就来气。

        这萧霁危哪里比得上九皇子?不管是才学还是品貌,全皇城就挑不出一个能超过九皇子的,她好不容易求来了这门亲,这丫头居然染了一场病,好好的亲事就这么黄了!

        黄了也就罢了,皇城的王公贵族那么多,怎么偏偏选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野孩子!

        而且这野孩子阴沉沉的,真怕寻儿跟了他,会毁了幸福。

        “行了,祭祀快开始了,我也不多留了,你们吃饱了就赶紧去准备准备!”玥妃说完,拉住温寻儿的手,“你上次那瘟疫来势汹汹,姑姑也没能亲自去看你,听说那瘟疫会让人身染脓疮留下疤痕,所以姑姑特地给你找了祛疤的药,你拿去!”

        说罢,玥妃仔细看了看温寻儿的脸,松了口气:“好在这脸上没留疤,要不然,可真就误了终身!”

        雀儿带着温书先走了出去,萧霁危紧随其后。

        玥妃忽然又唤住他:“你留一下!”

        “娘娘还有何吩咐?”

        玥妃冷着脸盯了他一会儿:“既然你要和寻儿成亲了,那日后也算是一家人了,我可告诉你,你若是敢对寻儿不好,我有千百种方法弄死你!”

        萧霁危应了下来:“娘娘放心,霁危定会好好护佑大小姐!”

        温寻儿在一旁眨了眨眼睛,也不想拆穿他。

        还护佑,他不害她就算是太阳打西北出来了!

        从玥妃的房间出来,外面已不见了那群皇子们。

        温寻儿立刻松了口气,眼瞅着萧霁危今日穿了一身藏青色正装,劲瘦的腰身比她这个女人都细,忍不住多瞅了两眼。

        萧霁危目不斜视,挺拔的身姿略落后她两步:“大小姐若是再这么看,坊间的传言只怕要成真的了!”

        “什么传言?”

        萧霁危这才偏头看了她一眼,略微勾唇:“他们说,大小姐喜欢饥不择食!”

        饥不择食?

        什么意思?

        温寻儿拧了拧眉,前方却正见了一人迎面而来,竟是顾允之。

        瞅见二人立在一处,顾允之的视线在萧霁危脸上扫过,而后落在了温寻儿身上。

        和这次所遇见的所有人一样,他仔细看过温寻儿的脸,确定她并没有因瘟疫而毁容,面色微不可见地沉了下去。

        温寻儿与萧霁危一道给他行了礼:“见过九皇子!”

        /111/111289/29327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