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80章 男人心看不透

第80章 男人心看不透

        他轻喘口气,厉目朝温寻儿看来,后者挑衅地朝他吐了吐舌头。

        恰在这时,一道视线灼灼从远方投来,温寻儿顺着视线看去,只见得顾允之坐在人群堆里,眸色晦暗地看着他们的方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温寻儿脸上的笑意一僵,当即收回视线。

        宴会终于开始了。

        宴会场的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露天会场,乐器声一响,立刻有衣着华贵的舞姬迈着莲步入了会场,伴随着乐声翩翩起舞。

        有风吹来,带来阵阵清香,是会场边缘摆放的满满一圈儿鲜花。

        温寻儿放轻松地看着歌舞,时不时吃两口菜,抿几口果酒,待回过神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也在这时,她才发现萧霁危不见了。

        她下意识去看隔壁桌的李云霓,结果发现李云霓居然也不见了!

        这狗东西,让他见李云霓还不肯,私下里,却偷偷去见,胆子越来越大了!

        温寻儿把手里一杯果酒干完,果断站起身来。

        “温小姐小心!”

        有宫人适时扶住了她,温寻儿这才发觉刚才脑袋竟晃了一下。

        “这果酒竟还有几分醉人!”

        宫人笑起来:“果酒虽不烈,但到底是酒,喝多了也会上头的!”

        确实上头,不过这种程度小意思!

        温寻儿跟徐氏打了招呼便带了一名宫人离席。

        她这一走,才发现整个宫宴的年轻人走了大半,留守的几乎都是那些官员及夫人。

        外面的场地里,小姐们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聊天,一些公子们还吟诗作对起来,或许是夜色浓郁,又或许是因着皇家宫宴,此时那些小姐公子们都大胆起来,有些还成双成对走在一处!

        温寻儿找了一圈,没看见萧霁危,也没看见李云霓。

        她心头断定这二人定在一处,便唤了身后的宫人来:“有看见九殿下吗?”

        皇帝的那些儿子们,九皇子一直都是最扎眼的,像身后这种小宫女,应该也会留意顾允之的去向。

        果不其然,这宫人还真看见了!

        “奴婢适才瞧见九殿下离了席,朝着南边去了!”

        南边?

        温寻儿辨别了一下方西,得到了宫人的肯定,这才朝着那个方向找了过去。

        离人群远了些,四周便渐渐安静了下来,宫人提着灯笼走在前面,她则四下极目寻找起来。

        天太黑了,看见一个人都要仔细分辨,温寻儿搜寻得很吃力!

        就在她寻了一圈儿,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听见几道说话声由远及近,她正要循着声音方向看去,迎面居然撞上了一堵肉墙。

        “唔……”温寻儿捂着脑袋抬起头,近在咫尺,正好看见顾允之那张清隽俊美的脸。

        而此刻,顾允之正扶着她胳膊,防止她摔倒。

        “温寻儿?”旁侧传来诧异的呼声,温寻儿偏头看去,只见得三皇子顾影瞪圆了眼睛,似乎很惊讶在这里遇见她。

        “见过三皇子、九皇子!”

        温寻儿赶紧后退一步朝二人行了礼,而后看向顾影道:“三皇子可否回避一下,我想单独同九皇子说几句话!”

        顾允之眸底掠过诧异,还未待顾影回答便偏头道:“烦劳三哥先回去。”

        顾影卡在喉咙里的那声“不”便这么硬生生咽了回去。

        “行吧。”

        他摇了摇折扇,不情不愿走了。

        温寻儿看了一眼身后的婢女,婢女会意,立刻提着灯笼走远,一时之间,便只剩了二人。

        一阵风来,吹动两人的衣衫,双方都没有说话。

        温寻儿是在思考如何开口,而顾允之那头分明是在等她。

        “九……”

        “何事?”

        两人同时开口,顾允之拧了拧眉。

        温寻儿立刻清了清嗓子,果断把这一路想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九殿下,虽说你我的婚约早已不作数,但有些事情,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你一个交代。”

        顾允之没说话,分明在等着她继续。

        “在去年以前,我确实一直拿你当最理想的夫婿人选,但是后来经历了一次生死之后,我醒悟过来与你的距离,从此后便不想再嫁入皇家。”

        “赐婚圣旨那件事是意外,我确实没想到玥妃娘娘会这么撮合我们,但圣旨已下,我唯有接受现实。我原本已经打算好好履行婚约了,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我身染疫病,浑身长满脓疮……当时我听御医说我很可能就此落下疤痕毁容,整个人都慌了,一方面,我这样的样貌肯定是配不上皇家,另一方面,哪个女儿家不爱美,几番挣扎之下,我才让父亲去退婚!”

        “至于萧霁危,那是我爹给我定的,我没想过嫁他,也绝对不存在什么青梅竹马导致的两情相悦!我可以对天发誓,十四岁以前,我确实是喜欢你的,绝不存在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这么说,你能释怀吗?”

        “释怀什么?”

        “就是你我之间的事情,清清白白开始,清清白白结束,中间绝对不存在第三个人,全是造化弄人,这样说,你能理解吧?”

        “你是这么理解的?”

        “不然呢?”温寻儿反问,“不过我也知道你喜欢的是李小姐,虽然事有曲折,但好在最终回归了正轨,那与我的这一切便只算是一段插曲,但你若是实在介意,我可以跟你真诚地道个歉!”

        说完,她后退一步,对着顾允之九十度鞠躬:“对不起九皇子,还请你大人有大量,让从前的那段孽缘彻底成为过去,就当着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行不行?”

        她躬着身还未站起来,就看见一双靴子从眼前划了过去。

        顾允之走了。

        他居然不回答一声就这么走了?!

        “殿下,你是接受了还是没接受啊?”温寻儿追上去。

        眼见着顾允之不回答,她索性拦在他前面:“我觉得今天有必要把这件事做个了结,免得日后大家见面尴尬!”

        顾允之停下脚步,认认真真看着她的脸:“所有的一切,全是你的决定,定亲是,退亲也是,温寻儿,你若真拿我当九皇子,就该问问我的意见,而不是从始至终都擅作主张!”

        /111/111289/29333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