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82章 烟火下

第82章 烟火下

        众人的目光“唰”地一下就朝萧霁危看去。

        两个人就站在门口,廊内的灯光照射过来,落在萧霁危脸色,将他面上的神情照得清清楚楚。

        温寻儿看着他的脸一点点阴沉了下去,折射出一丝森寒的气息来。

        偏生,这神情只有她一人看得到,因为廊下就站了她。

        “大小姐倒打一耙的本事果然令人叹为观止,刚才大小姐往九殿下怀里撞的时候,怎么不说?”

        他声音不大,到底是留了几分余地,但近在咫尺的几个人却都听见了,全是倒吸口凉气的声音。

        温寻儿神色未变。

        她就知道,刚才他离开了那么久肯定是做坏事去了,果不其然,居然撞见了她和顾允之独处,却不出声,卑鄙得很!

        然而温寻儿脸上的平静并未保持多久,因为她看见前方,顾允之带着李云霓正朝着这边走来。

        与此同时,四周的目光立刻朝着刚才的第三者顾允之投射了过去,顾允之莫名受了众人的注目礼,一抬目便瞧见了远方的萧霁危和温寻儿,顿时脸色沉了沉。

        “怎么了?”李云霓没看见前面,只瞧见顾允之突然停下脚步,不解地顺着他的目光朝前方看去,顿时目色一凝。

        温寻儿和萧霁危!

        她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刚才的好心情一扫而光,尤其是在察觉周围全是看好戏的目光时,她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些,小心翼翼看向顾允之:“殿下……”

        “走吧。”

        顾允之却忽然打断她,同时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手腕,直接越过温寻儿和萧霁危,进了宴会场,仿佛他们不存在。

        “唏~”

        旁边看热闹的观众顿觉失去了兴致,一个两个的开始散开。

        温寻儿冷冷看向萧霁危:“你等着!”

        她转身回了席间,温如海已经回来了,此刻宴会中人头颤动,大家都站了起来,似乎是在往外走。

        “回来了正好,开始放烟花了,皇后娘娘让大家移步御花园,走吧!”

        温寻儿点了点头,跟在温氏夫妇身后,萧霁危也跟上她的步子,不急不缓走在一旁。

        一行人很快到了御花园的天池湖。

        湖水边上,宫人已经在点燃烟火了,滋滋冒着火花的引子很快钻进木箱里,然后,便听见“轰”的一声冲天,五颜六色的烟火直接在空中炸开,好似将整个皇宫都笼罩住了。

        温寻儿第一次近距离看古代的烟花,一时也不由得被眼前的场面吸引。

        而四周皆是抽气和尖叫声,那些小姐们此刻也顾不得是在皇宫了,被眼前的烟火所折服,发出阵阵惊叹。

        温寻儿注意到,她身侧的徐氏靠进了温如海怀中,而温如海搂着她,脸上难得的挂着笑容。

        “看左边。”

        身侧,萧霁危忽然提醒。

        温寻儿下意识觉得没好事,却还是不由自主朝着左侧看去,她找了一会儿才看见人群中两道熟悉的声音。

        是顾允之和李云霓。

        四周的人群很拥挤,出了烟火,周围几乎没有另外的灯光。

        李云霓显然是被眼前的场面美到了,朝着顾允之看过去的时候,温寻儿能瞧见少女鼓起的脸颊,显然在笑。

        而顾允之也目露温柔,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看上去男才女貌,分外匹配。

        这个萧霁危。

        温寻儿转眸落在萧霁危脸上,皮笑肉不笑:“羡慕啊?我也可以给你!”

        她伸出手来圈住萧霁危的腰,也不管他什么反应,故作幸福地扎进他怀里,惹得萧霁危整个身形坚硬如铁。

        死温寻儿!

        前方,顾允之余光瞥见前方的身影有些眼熟,定睛一看便认出了萧霁危。

        他正打算收回目光,却忽然脸色一沉,因为他在萧霁危的怀中看到了另一道熟悉的身影。

        “怎么了?”李云霓突然感觉到他周身的气息都低了下去,当即顺着他的目光朝后看。

        顾允之却忽然拉了她的手:“看到了脏东西,我们换个地方!”

        李云霓看向自己的手指。

        男子手掌很大,几乎完全地包裹住了她的小手,她心中甜蜜,也没心思去管顾允之口中的“脏东西”,就这么一直跟着他没入了另外的人群中。

        另一边,温如海原本拥着徐兰,待余光瞥见自己女儿好像不见了的时候,当即在四周搜寻起来,这一看才发觉他的宝贝不是不见了,而是在他精挑细选的女婿怀里,顿时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连眼睛都笑眯了起来。

        萧霁危敏锐地感觉到有人在看他。

        他超旁侧看去,正好对上温如海的“姨母笑”,顿时心头一慌,下意识要推开温寻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男女授受不亲,他们只是定亲,还未成亲,当着一个父亲的面如此搂搂抱抱,难保温如海会生气。

        然而还没等他推开温寻儿,温如海已经打着手势阻止了他,同时示意他要去别处,便拉着徐兰走了,俨然是给年轻人相处的机会。

        徐兰正要回头去拉温寻儿,温如海按住她脑袋:“夫人,急什么,让年轻人自己玩会儿,我们去别的地方!”

        一场绚烂的烟火足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等到烟火散尽,适应了光亮的众人一下子失明了起来,温寻儿接连被踩了好几脚,又被人推搡着,一下子站立不稳,只能靠着萧霁危。

        说到底,他虽消瘦,但到底身形摆在那里,不像她的身高,没入人群都看不见了!

        两个人被离开的人推了好几下,萧霁危十分嫌弃她的靠近,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法推开她,只能勉强忍了。

        等终于走出了天池湖,被外头的灯光一照,视野这才开阔起来,萧霁危立刻退到一边,看向了自己的鞋子。

        前几日下了场雨,御花园里虽然铺了青石板,但是靠近湖边的区域仍是泥地。

        此刻,他的鞋面上全是踩上去的新泥,惨不忍睹。

        温寻儿低头看向自己的鞋子。

        她刚才缩在萧霁危身后,拿萧霁危当人肉墙盾,故而鞋面干干净净,并没有被人踩到,只是脚后跟被人踩了好几下,但被裙摆一遮完全看不见。

        而且萧霁危身上穿的是白袍,被泥土沾惹上多少有几分狼狈。

        /134/134823/32121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