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91章 喜当爹

第91章 喜当爹

        只可惜,地铺的四周空落落的,什么有用的工具都没有。

        然后,萧霁危的脑袋从被子里挣扎了出来。

        他沉目看着温寻儿,嘴角也不知道在哪里弄出血了,使得他此刻的笑容异常诡异。

        “你拦不住我的!”

        他笑了笑。

        然后猛然伸手,掐住了温寻儿的腰,温寻儿只以为他是要攻击自己,当即伸手去钳制他的双手,却不曾想,萧霁危虚晃一招,居然去扯她腰带。

        靠,居然真的敢耍流氓!

        温寻儿气到不行,刚才明明是他不肯吐,他既然不肯吐就要自己承担后果,现在还想拉自己一起受罪,想得美!

        敢情她刚才白吐了?

        她这会儿还饥肠辘辘呢!

        她也不管衣服松没松开,死死钳制住萧霁危的双手压在地上:“萧霁危,你打不过我的,我力气比你大,大不了,我就这样压制你一晚上,反正药效在身体里最多停留两三个时辰,最多三个时辰之后,药力就会减弱,到时候天都亮了,你自然会清醒!”

        萧霁危被压得动弹不得,黑眸凝视着她,声音都是哑的:“你我已经是夫妻,你装什么?”

        “我就装,你能奈我何?”

        萧霁危别开脸,似乎有一瞬间恢复了理智,但也仅仅只是一瞬。

        他大口呼吸,浑身滚烫:“温、温寻儿……”

        他舌头有些打结,“捆,捆我手……”

        温寻儿看向他的手:“捆不了,我要是一松开,你就成阎王了,我就制服不了你了!”

        萧霁危闭着眼睛,侧过的颈项上青筋都突了出来,看来忍得很辛苦。

        “萧霁危,现在可是考验你耐力的时候,你若是控制不了你自己,将来你就成不了大事!更别提想报仇了!想想你有多讨厌我,想想我欺负你的那些事,对,你认真回想一下,保证你就可以控制了!”

        似乎是真的在回想,男子的呼吸都平顺了几分。

        温寻儿也不确定这效果管不管用,反正能撑一时是一时。

        只是两人约莫僵持了一刻钟,平静了几分的人又颤抖了起来。

        “我枕头底下……有匕首,你刺我!放血……放血能解药效!”他哆嗦着说。

        枕头就在前面,但是温寻儿先手脚全用来压制他了,够不着。

        “刺人太残忍了,我现在空闲的只有嘴,干脆咬你吧。”

        话音落,她扫了萧霁危身上一眼。

        以方便来说,也就肩膀最合适了。

        盯准了一处目标,她二话不说,直接咬了上去。

        “嗯……”

        隔着衣服,萧霁危痛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不至于吧,我还没怎么用力?”

        “你就不能换个地方咬?”萧霁危气急,这人咬人居然还挑同一个地方!他分明感觉到肩膀那里昨晚被咬过的地方流血了。

        或许是因为痛苦,他的神智回来了几分。

        温寻儿也察觉到了,松开牵制他的手,挑开他衣襟的衣服。

        结果这一看,就看见他肩膀上一个深深的牙印血坑,此刻鲜血正争先恐后从伤口处冒了出来,不一会儿就顺着肩膀流下,染红了他白色的里衣。

        隐约有什么记忆从脑海中闪过,温寻儿想起来了昨晚的事。

        “我咬的?”

        萧霁危从鼻子里嗤了一声:“狗咬的。”

        温寻儿磨了磨牙:“你清醒一下,我这就去拿布!”

        她快速把布条拿来,地上的人儿又有些不正常了。

        温寻儿就怕他再有动作,飞快地开始缠他的手。

        只要把手绑住了,他就算是再行为失控,也成不了事!

        只是,当她终于打下死结的时候,萧霁危已经不知不觉中坐起了身子。

        温寻儿这会儿是蹲在他面前的,因此被他撞倒也是猝不及防。

        “哎……”

        她也只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那人给堵了。

        emmm

        温寻儿从心底叹了口气。

        亲人就亲人,磕得她压痛是怎么回事!

        她把萧霁危按住,目色清冷地盯着他逐渐委屈的脸,嘴角抽了抽:“依我看,绑你是没用了的,为今之计只有打晕你!”

        神志不清的人儿听到这话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眼底带着祈求,可怜兮兮,挺像从前被她欺负惨了的邻家小弟弟。

        温寻儿没管他委屈的脸色,狠狠一掌朝他肩膀上批了下去。

        或许是这一晚上体力耗尽,又或者是吃下去的晚饭全吐了,一掌下去居然没劈晕萧霁危。

        温寻儿对着自己的手掌哈了口气,再次手起掌落,这一次可算是把人给劈晕了。

        她站起身来双手叉腰大口喘气。

        都怪徐氏的那碗药,要孩子早说就是了,用得着这么麻烦!

        她看向地上的萧霁危,眼瞅着他露了半截肩膀出来,便伸出手,替他整理了下衣襟。

        只是这一整理,敏锐地让温寻儿发现了什么。

        迟疑地将他衣襟拉开,一点点直至整个上半身都露了出来,温寻儿才看到他身上触目惊心的鞭伤。

        一道又一道,纵横交错落在他的身上,而且不止身前,连后背也有,还有烫伤疤。

        可以说,除了手臂之外,他的身上竟然没有一块好肉。

        饶是温寻儿心理素质再强,这一刻也忍不住手抖。

        这么多的伤疤,得经历多少疼痛才能愈合成这样?换做是她,就算是把凶手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她忽然就理解了书里的那个萧霁危。

        若非刻入骨髓的恨意,又怎么可能让他连自己的妻子都不顾念,亲手灭了她全族?

        她有什么立场去让萧霁危放下仇恨?

        一夜无眠。

        次日一早,春月秋月开了锁推门进来,只见室内一片狼藉,当即愣住了。

        温寻儿有气无力坐在床脚:“赶紧给我铺个新床单,我快困死了!”

        春月连忙出去取了新被褥进来,待榻上焕然一新,温寻儿连忙爬上了床:“去把刘大夫找来,先别让外人知道!”

        昨晚的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为了杜绝温氏夫妇的念头,也为了能把萧霁危留下,她得放大招了!

        “小姐,姑爷怎么睡地上?”秋月疑惑。

        “做完床单撕没了,只好让他暂时睡地上,秋月,去,把姑爷喊起来,先让他回自己房间睡!”

        秋月依言,去喊萧霁危。

        萧霁危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忆。

        他隐约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忘记了,待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他立刻坐起身来检查自己的衣着,待察觉衣物完好无损,他松了口气。

        “姑爷,房间需要收拾一番,姑爷若是困,可以先去偏房睡!”

        萧霁危火速从地上爬起来,隐约瞧见温寻儿就在床上,也不想去问什么细节了,逃也似的回了自己屋子。

        很快,刘大夫就来了。

        面对着温寻儿递给他的巨额钱袋,刘大夫脸色相当不自然:“大小姐,不是银子不银子的问题,老夫在温家多年,对温家向来是尽心尽力的,大小姐明明是完璧之躯,怎么还让老夫撒这种谎呢!”

        “刘大夫,我也知道你在温家多年,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可我让你撒的这个谎也不是为别的,而是安我爹的心,你也知道,我爹马上就要出征了,他临走前,就想看我怀上孩子,这样一来他对归期就有了期盼!”

        “疆场上刀剑无眼,这不是给他一个盼头么?”

        听温寻儿这么一说,刘大夫的神色立刻缓和了下来:“若是如此,那是小事,这些银子也不用了,这么多年来,夫人给的赏钱也不少,老夫愿意帮这个忙!”

        温寻儿颇为感激,特地亲自送了他出门。

        午膳照旧是在前厅吃,只是温书没到,这么大的太阳,他仍坚持在书房前汗流浃背蹲马步。

        徐氏十分不忍心,却也希望这能打消温书的念头,因此只能狠了心没劝。

        “要不然,吃饭的时候,先让书儿吃个饭?”雀儿提议。

        徐氏也正有此意,正要起身,却见温如海筷子一放:“谁都不许去,让他饿着,若是这点苦都受不住,如何上战场?”

        徐氏听他这么一说,只能坐下。

        “但外面的天还是太热了,若是中暑了就不好了,爹,磨炼意志也许循序渐进,书儿毕竟年纪不大,送碗解暑的汤药去总不至于有事吧?”

        温如海没说话,温寻儿立刻朝徐氏使眼色,徐氏会意,站起身来:“我这就让厨房去熬完汤药!”

        说是熬汤药,中间自然夹杂了午饭。

        温书儿到底只是个孩子,饿了一夜,这会儿看到吃的,狼吞虎咽。

        徐氏看得直掉眼泪:“边关有什么好?那里吃吃不好,睡睡不好,你年纪这么小,去了那里受得了吗?”

        温书儿眼睛却冒着亮光:“娘,你不用担心我,大哥从小就在战场上,现在不是好好的?我都十一岁了,比他当初大多了,而且,我不怕吃苦!”

        徐氏替他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便没再劝。

        另一边,温寻儿吃完饭出来,觉得自己该发作了,忽的伸出手来扶着脑袋,做出一副晕眩状。

        温如海还没走,见状停下步子,关切地上前:“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温寻儿摇了摇头:“也没事,就是昨天晚上回去之后胸口有些不舒服,刚才吃了几口肉又觉得腻得慌,有些想吐!人也不怎么精神,头晕!”

        温如海一听说这里,立刻把她扶回椅子上:“去,把刘大夫请来。”

        萧霁危狐疑地看向温寻儿。

        昨天晚饭她可是吃得很香,晚上也力大如牛,什么时候不精神了?

        很快,刘大夫便来了,匆匆给温寻儿诊完脉后,在温寻儿注视的目光之下,笑着对温如海道:“恭喜将军,恭喜大小姐,大小姐没别的毛病,就是有喜了!”

        “什么有喜?”温如海不明白,她女儿不是刚成亲么?

        “从脉象上看,胎位还不太稳定,应该一个月不到!”

        “一个月不到,那不就是那天!”离开的徐兰正好回来,听见大夫的话自动跟那天晚上,温寻儿拉着萧霁危留宿的事情对上,温如海这才恍然大悟,当即大喜,“太好了!我有孙子了!”

        “是外孙!”徐兰纠正他,笑得合不拢嘴。

        可她忽然想到了昨晚的药汤,顿时拉住了刘大夫:“对了刘大夫,昨天晚上我不知情,给他们俩喝了补药,这不会伤到孩子吧?”

        刘大夫轻咳一声,他反正是没从温寻儿的脉象上摸到她昨晚有什么别的遭遇!

        “夫人放心,小姐脉象很健康,只是胎儿还没发育好,日后需得小心调养,至于你说的补药,那可万万不能再用了!”

        “不用,不用,绝对不用!”徐氏看向温寻儿,又看向萧霁危,眉眼间透着肉眼可见的喜欢,“瞧着瘦瘦弱弱的,身子骨倒是挺中用!”

        萧霁危:“……”

        “爹,你是后天就要走了吗?”温寻儿忽然问。

        温如海虽难掩喜悦,但在这件事情上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

        他点了点头:“大军已经备好,只待出发了!”

        徐氏回过神来:“老爷,你可以走,但是霁危得留下!原本你让霁危跟你去,我就不同意,他们才新婚!而且寻儿现在都怀孕了,你就更不能让霁危跟着去了,难不成,你想让寻儿跟我当年生嘉儿的时候一样,身边连个人都没有?”

        温如海一凝。

        萧霁危恍然大悟,猛的瞪向了温寻儿。

        他就说,她为何在那天如此不正常地非要他留宿,他留宿了又要他打地铺,制造出两人有关系的假象,原来一切的伏笔为的是今天!

        可偏生,他还不能不承认!

        他一旦不承认,温寻儿绝对会抖出他俩到现在还没圆房的实证,正如她所言,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倘若两人正被逼着圆了房,温寻儿定不会觉得有什么,只有他也唯有他,这辈子都会落下心里阴影!

        当爹吗?

        他忍!

        只是如此一来,去漠北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温如海细细思量一番,看向萧霁危:“既如此,霁危你便留下,正好皇上让你接待这次的使臣,原本我给推了,但你既然留在皇城,总要找点事情做,明天我就替你把这件事接下来,就当是个锻炼,待日后寻着合适的机会,让你姑姑给你谋个一官半职也好!”

        萧霁危能说什么,只能应下:“多谢岳父大人!”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萧霁危负责当北寒使臣的向导,而温寻儿在家里安心“养胎”!

        但因为她和萧霁危才刚成亲,传出怀孕的事情与她名誉有损,所以对外,徐兰严禁消息外泄,对内则开始每日鸡汤的往温寻儿房里送。

        温寻儿没想到自己躲过了补药的攻击,却没躲过鸡汤的炮火,一连吃了几天,吃得她鼻子直流血!

        “夫人,你也是怀过孕的人,怎会不知大补也伤身呢?更何况,小姐是孕妇,现在月份还小着,只需调养即可!”刘大夫一脸责备。

        徐氏像是个犯错的小孩,只得连连应声。

        温寻儿看徐氏这副模样,大抵猜出来什么。

        温书在她膝下这么多年,每日在她眼前晃悠,如今跟温如海这一走,做母亲的自然心空落落了,闲下来就会忍不住多想,所以便把眼睛一心盯在了温寻儿身上!

        可是温寻儿自己是假孕,若是被徐氏知晓了,只怕她会伤心。

        温寻儿细细想后,决定给徐兰找点事情做。

        她不是喜欢做生意吗,徐家又是做生意出身,干脆在皇城盘一家酒楼出来,让徐兰去当老板,这样一来,她就不会把注意力全集中在这些事情上面了!

        说干就干。

        温寻儿找了秋月去打听酒楼的事情,另一边则是玥妃的怀孕。

        想玥妃放弃这个孩子几乎不可能,所以她得想出可行的对策!

        六月十三,大暑。

        天气逐渐炎热起来,连睡觉都能热出汗,温寻儿决定得找个时间卸货。

        好在这几天徐氏刚接触酒楼,忙得不亦乐乎,她若是说个实话,徐氏的精气神只怕也用不到她这边,反正只要不是小产,怎么都行!

        所以这天晚上,温寻儿在徐氏房间里守着,想着等她回来就跟她坦白。

        可这天晚上,她竟没等回徐氏,却等来了春月慌乱的眼神。

        “小姐,刚刚从宫里传来的消息,皇上今日和使臣一道在皇宫北苑骑马射箭,一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下来了,到现在还在昏迷!当时姑爷也在场,大皇子直接命人封锁了现场,现下姑爷被扣在宫里了!”

        温寻儿猛然站起身来。

        剧情又提前了!

        原书中,皇帝摔下马的时候,萧霁危都已经在北寒耀武扬威,把持朝政了,可是现在,萧霁危只是个陪客的小喽喽,皇帝就已经出事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突然眼前一亮。

        朝堂的纷争她不在乎,反正对温家最致命的是萧霁危,现在只要温家安全,别人的死活与她何干,她只在乎玥妃。

        玥妃对皇帝确实是真爱。

        当初她如花的年纪入宫,嫁给皇帝一个糟老头子,确实怨恨了温家许久。

        可是再大的怨恨也抵不过皇帝的呵护,自她入宫,皇帝就把最好的宠爱都给了他,对温家也是格外恩宠,就连她这个侄女的婚事,玥妃一句要九皇子,他就把自己的儿子给了出去,丝毫没有犹豫!

        自古帝王心最是不可测,想得到帝王心更是痴人说梦,可皇帝却如此宠爱温家宠爱玥妃,玥妃就是心再硬也抵不住这种放在心尖上的呵护,数十年下来,早已动了真心!

        /134/134823/32131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