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123章 皇帝清醒

第123章 皇帝清醒

        萧霁危笑了笑:“你把张远给了我,我自当好好利用。”

        温寻儿明白了过来。

        张远作为匪寇的代表,在匪寇中颇具有威慑力,他若起兵谋反,自会有匪寇跟着附庸,毕竟这些匪寇常年做着打家劫舍的事,都有自立为王的心,若是能趁此讨一点好处,他们自然不会错失良机!

        再说,枪打出头鸟,他们只是小势力,随时随地都能见风使舵,只要能从谋逆中获得点好处,就不算亏!

        只是这样一来,也势必有伤亡!

        “比之大皇子登基后鱼肉百姓,现在的一切只是短暂的,再说,现在的局势,不可能没有牺牲!”看出了温寻儿心底的想法,萧霁危提醒。

        温寻儿叹了口气。

        有战争自然就会有牺牲,如今这是绊住顾羌脚步最好的法子,只有趁了这个机会,他们才能有所作为!

        “月华宫的守卫,这几日,我会调换一波,至于皇后那边,你也不必担心,她现在被头痛困扰,也顾不上这头,你要做的是照顾好皇上这里,让他早些醒来!”

        “皇后头痛困扰?”温寻儿眉心一跳,抬起头来。

        她总觉得一切事情发展得太过顺利,凭萧霁危现在的能力,他能做到这些吗?

        “嗯,她素来有头疾,每年都会发作几次,这次不巧,正好发作在这个时候,所以现下宫中空虚,若是能让皇上醒来,拿到玉玺,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温寻儿眼前一亮:“我知道了!”

        送走了萧霁危,温寻儿回到宫里,显得心事重重。

        玥妃不解:“怎么了?是不是他又对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温寻儿摊开双手。

        手上的伤势已经全好了,只是落了两道疤,每日得按时上药。

        “没有,我只是有些事想不明白。”

        “说来听听?”

        对上玥妃期待的目光,温寻儿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她与萧霁危的关系错综复杂,总不可能说萧霁危是书里的大反派,他们这些人全是书中她笔下的角色!

        “算了,我回头再想!”

        她去里头看了皇帝,皇帝的面色好了不少,看上去像个正常人了。

        就在这时,碧草来通传,说是皇帝的药送来了。

        送药的人是殷素。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皇后头痛的缘故,这两日那位惯常送药的嬷嬷便没有来,都是殷素端了药碗。

        看见她的那一刻,温寻儿脑海中飞快地掠过一个主意,只是一时又否决了。

        萧霁危说,会给她将月华宫外的守卫换一拨,倘若是萧霁危安排的人,日后进出月华宫应该没什么难。

        不过旁的人都好办,唯有这位殷素!

        她和万来福是一伙人,万来福跟着大皇子出宫了,现在皇帝跟前就剩了这个殷素一个眼线了。

        所以,若是解决了殷素,那整个月华宫就等于是在她和玥妃的掌控之中了!

        这件事不难,单凭她和玥妃的身手,足以将这位殷素控制住了,只不过,得等到晚上。

        等到殷素捧着空了的药碗离开,温寻儿才将心中的想法与玥妃说了。

        “有什么可留的?杀了便是!”

        “姑姑!”温寻儿有些犯怵,“她也只是替人办事,我们只需要将她捆了,看住即可!”

        玥妃摇头:“那她若是跑了,去通风报信,一切不是完了?”

        她摸了摸温寻儿的头:“寻儿,事情败露就是我们死,她站队的那一刻已经决定了她的命运了,成王败寇,自古如此!若是我们失败了,也一样逃不过!甚至比她更惨!”

        温寻儿迎上她的视线,没再说话。

        “对了,你的意思是说,现下大皇子出了宫,皇后受头疾所扰,整个宫中便只剩了大皇子一些旧部是不是?”

        温寻儿点了点头:“姑姑要做什么?”

        玥妃眸底掠过一丝狠色:“看来,我们的机会终于来了!”

        温寻儿眸底有些茫然,却见玥妃忽然抓住她的手:“寻儿,你去找九皇子,让他来接我们!”

        “接我们?”温寻儿更加摸不清情况,“姑姑要离开宫中吗?若是要离开,我可以想办法!”

        “不!”玥妃摇头,“我们离开能有什么作用,我们得把皇上一起带走!”

        温寻儿一惊:“你的意思是……”

        玥妃朝温寻儿招了招手,领了她到皇帝的龙榻前。

        在温寻儿疑惑的目光之下,她轻轻将皇帝的脑袋扶了起来,拉开被褥,露出床板上雕刻的花纹。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像是锁扣解开了一般,然后温寻儿便听到有木头推动的声音,只不过,并不在近前。

        那声音来得突然去的也快,根本就没捕捉到是从哪个地方传来的。

        就在温寻儿四下寻找之际,玥妃拉了她到一处壁画旁边,那里的墙面有一个壁龛,里头摆着一尊佛像。

        玥妃将佛像拿开,伸手往墙壁一推,温寻儿这才发现壁龛的内壁里居然是空的。

        然后,玥妃便将什么东西拿了出来。

        那东西用一个碧色的玉石盒子装着,打开,正是众人挤破头都想得到的玉玺!

        “这……”

        玥妃将东西归到原位。

        “自古玉玺关涉传国大位,自然是要藏紧一些,旁人就算是找到这里,找不到龙床底下的机关,那这个地方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壁龛,但因为壁龛里的机关是藏到里面的,所以就算有人找到了龙床底下的机关,也未必会找到这里!”

        玥妃说到这里,颇为动容:“皇后娘娘机关算尽这么多年,必然不知晓,皇上已将这危及身家性命的事情告知于我,像她那样的人,是永远不可能相信,帝王会把心交到一个女人手里!”

        皇帝与玥妃之间的感情,温寻儿自然不会怀疑,因为她才是那个设定人!

        只是原书中也没有提到过这一茬,没想到,书中的人物之间发展感情的方式比她想象的还要来得情比金坚!

        “皇上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告诉姑姑,可姑姑不也不顾自己的安慰来陪伴他左右吗?不过是互相扶持,夫妻同心罢了!”

        温玥猛然看向温寻儿:“现在你知道,姑姑当初为何要执意把你指给九皇子了吧?”

        温玥爱怜的替她理了理鬓角的碎发:“因为姑姑希望,寻儿也能得到这样一份真情!”

        温寻儿怔了怔。

        “咱们温家的女儿,生来就与寻常女子不同,对于她们而言,可能毕生找一个对自己好的人便是这一生的任务,可我却不这样觉得!”温玥缓步往前走,“若是想着荣华富贵一世,咱们温家家大业大,留在家里岂不是更好,何必要嫁出去给自己找气受?”

        “且不说做别人家的儿媳有多受制于人,一旦成了妇道人家,连出门都会被拘束,这样的日子一辈子又有什么意思?”她接过碧草递上来的茶喝了一口,言语间似是极为满意自己的决定,“咱们要嫁,就嫁一个自己爱的,就算是对方的心捂不热,大不了和离了便是,温家又不是没这个资本,但至少,咱们拥有过,此生再不会有遗憾不是吗?而不是,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就这么错过!”

        她看向温寻儿目光灼灼:“既然喜欢,就要得到!与其哀怨一生,不如握在手心由自己决定!男人可以为了自己的事业女人去争取去不择手段,女人为何不行?你说呢?”

        温寻儿没想到玥妃竟有这样的思想觉悟,一时之间,不由得心生震撼。

        “姑姑果然不愧是将门虎女!”

        “什么将门虎女?我顶多就算个土匪的女儿,你要真论将门,你才是!”

        温玥入宫前,确实是顶着土匪女儿的名声,但温寻儿就不一样了,她生长在温家,那时,温家早已归顺朝廷,是鼎鼎大名的将门!

        “娘娘,姑娘,出事了!”

        恰在这时,门外有人匆匆进来。

        玥妃和温寻儿一道来到外间:“什么事?”

        “殷姑姑死了!”

        两人同时一惊。

        殷素房间里,她嘴角流血倒在桌子上,地上有一个药瓶,看上去像是服毒自尽。

        此刻,已经有宫人把药瓶捡起来,闻了闻之后,面色大变:“这是……砒霜!”

        碧草连忙将药瓶接过去,查验之后,确定了这一说词。

        “下午可有人入殷姑姑房间?”她询问宫人,得来的都是否认的回答。

        碧草面露疑惑:“难不成,殷姑姑是自杀,可她为何要自杀?”

        “姑姑定是被逼的!”有宫女忽然恐慌地哭出声来,“昨日万公公离宫前便同殷姑姑吵了起来,奴婢也不知道是因为何事,只看见万公公当时十分生气的离开了月华宫,还让殷姑姑好自为之,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姑姑才自尽的?”

        她这么一说,其他宫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然的神情来。

        万公公投靠大皇子这件事,殷素原本是不赞成的,可她受万公公提拔,不得已才站在了他这边,想来这一次必然又是万公公要殷素办什么事情,殷素不同意才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就在所有人都伤心不已的时候,有人站出来:“要不要去通知皇后娘娘?”

        “死了个婢女罢了,也用得着去打扰皇后娘娘?再说了,她这会儿受头疾之痛,你们若是自己触了眉头,可别怪本宫没提醒你们!”玥妃一出言,宫人立刻噤声。

        之前有大皇子坐镇,这些人尚能反驳一二,可如今宫中无主事,她们自然不敢反驳玥妃。

        “碧草,你去处理了!”

        吩咐完碧草,玥妃便拉着温寻儿回了屋。

        可温寻儿却对殷素的死心存疑虑:“姑姑,按照婢女的说法,万公公是昨天同殷姑娘争吵,可早上她送药的时候神情并无异样,这殷姑姑怕并非自杀!”

        玥妃看向她:“就算不是自杀,她也活不了,又何必去追究她的死因?”

        她满目的不在意,温寻儿一时便没有再说。

        这个时代的人对人命的看法自然和现代人不一样,再加上玥妃位高权重,这么多年手上沾过的血只怕也不在少数,又怎可能为一个丫鬟的事情上心。

        可温寻儿总觉得心里不太舒坦。

        她从殿中出来,正好看见宫人将殷素的尸体抬走。

        有什么人行至她跟前,温寻儿一转头才看见是那个递手帕的侍卫。

        “夫人可是为殷姑姑的死担心?”那人竟这般称呼她。

        温寻儿转眸:“只是觉得她死得蹊跷,心头不太安生罢了。”

        那侍卫闻言立刻笑了:“夫人不必忧心,公子说了,现下的月华宫已经太平,夫人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温寻儿猛然转头盯着那侍卫。

        侍卫却只是躬身,告辞离去。

        萧霁危!

        居然是他!

        “姑娘!姑娘?”

        碧草连唤了两声,才唤醒温寻儿。

        “什么事?”

        “娘娘让姑娘收拾一下。”

        温寻儿心神一凝,这才想起什么来,连忙进殿。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残阳照得殿内一片火红,迎着霞光,她看见了内殿门口的温玥。

        她换了身衣服,一袭捐红色长裙将她的面容衬得格外靓丽,其实仔细算起来,她不过三十多,再加上保养得好,仍是满脸青春的模样。

        温寻儿迎上去:“姑姑。”

        “去换身衣服,然后眯一会儿,今晚有行动!”

        玥妃有自己人这件事,温寻儿自然知道。

        只是被困在月华宫这段时间,她一直没有让自己人行动,如今得了大殿下离宫,皇后有疾的好机会,自然是要有所行动。

        “今晚吗?”

        “嗯,九皇子那边,我已经通知过了,届时他会来接人!”

        温寻儿点了点头,拿衣服出去了。

        这一觉睡得不踏实,梦中居然梦到了温嘉身死时的情节,两军交战,战场之上全是厮杀声和尸体,触目惊心。

        等她被碧草唤醒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一片漆黑,已经入夜多时了。

        “什么时辰了?”

        “子时刚过!”

        温寻儿披上衣服起身,只见得院子外面灯火通明,正有人抬着沉睡的皇帝进了马车,玥妃朝她招手:“寻儿,快!”

        温寻儿走到跟前,才发现站在院中的领头人正是顾允之。

        他穿着一身铠甲,看上去相当英俊帅气,铠甲森寒的铁气扑面而来,莫名多了丝肃杀之气。

        看见温寻儿,他迎了过来:“温姑娘,我来接你们,上马车吧!”

        温寻儿看向众人:“你这样大张旗鼓的带人杀来,大皇子的人不会阻拦吗?”

        顾允之微微一笑:“若有阻拦,杀出去便是,事情到了这一步,没有什么比护着父皇更安全了!”

        温寻儿闻言,这才上了马车。

        虽说今日的行动看上去一切都像顺理成章,可她总觉得哪个地方不太对。

        起先是萧霁危引开大皇子和恰巧生病的皇后,接着是这么容易被掌控的月华宫,再然后就是现在如此顺利就能带着这么多人进宫的九皇子!

        书中的大皇子和皇后绝对是两个老奸巨猾的狐狸,他们的心机并不比别人差,尤其是皇后,久居深宫那么多年,早已练成了一身老谋深算的本领,就算是头疾,也不至于让一切如此脱离自己的掌控。

        眼瞧着车轮子碌碌碾压过青石板路,她心头的不安越发扩大。

        玥妃将一个包裹递给她:“这个,你拿着!”

        温寻儿托了一下,便知晓是什么东西,顿时一惊:“姑姑?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给我了?”

        玥妃看向温寻儿:“你做得一切,姑姑都知道,谢谢你把小昀救出来,让他免受牢狱之苦!”

        温寻儿一怔:“你都知道了?”

        玥妃笑了笑,却眼眶发红:“傻丫头,我自己的儿子,我怎么可能不去打探他的消息?其实我入宫,一方面是因为皇上,另一方面也有他的原因。我与小昀,只要有一个在他们的手里,另一个便能安全一些,他们要的无非就是牵制!”

        “而在找玉玺这件事上,留着我比小昀的用处强,所以,入宫前,我便求过九皇子,请求他务必保全小昀!”

        温寻儿没想到她私下还做了这一步,难怪入宫之后,她只字不提小昀的事情,她那时还以为,她是单纯的以为小昀安全,没想到,她一切都知道。

        “姑姑,对不起啊!”

        当时小昀被关进牢中,受了那么大的苦楚,可她却不敢告知玥妃,就怕她担心!

        玥妃摇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所以姑姑也绝对的相信你!”

        她把玉玺朝温寻儿面前一推:“其实,说对不起的,应该是姑姑!”

        温寻儿一怔:“姑姑何意?”

        玥妃看向身侧白发苍苍的老人,眼中再一次红了起来。

        “其实皇上,醒来过!只是,我没有告诉你!”

        这一次,是真的把温寻儿给惊到了:“怎么会?”

        玥妃看向她:“他的一双腿没有知觉了,我问过御医,他们说,就算皇上醒过来,余生也不能正常走路了!”

        “所以,皇上也知晓这件事?”

        玥妃点头:“我将近来宫中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他得知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可我看得出来,他很伤心!”

        “大皇子一直以来都被他委以重任,甚至因为大皇子,一直以来,他都未曾立储,却没想到,他等待精心培养了那么久的人,会在他昏迷之际,领兵逼宫,谋害他!”

        说到这里,玥妃忍不住握紧了皇帝的手,恰在这时,昏迷之中的皇帝居然睁开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