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158章 同行

第158章 同行

        “是啊!原来小娃娃听得懂!”

        温寻儿尴尬一笑:“这个词,你从哪里学来的?”

        “哦,这是我师父经常挂嘴边的,我跟随在他身边多年,耳濡目染,偷学来的!怎么样?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温寻儿连忙认同的点头,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有没有可能,这个词其实不是这么发音?是不是应该说‘小case’?”

        老者目光圆瞪,忽然眼睛发直盯着她:“你再说一遍!!”

        “小case?”

        纪申猛然抓住了温寻儿的手,激动得热泪盈眶:“就是,就是这么说的!这么多年,我已经再也没有听到这个词了!小娃娃,你果然和师父是一类人,我总算是找到你了!”

        他趴在温寻儿手上,哭得像个孩子。

        温寻儿讪笑着一边安抚的拍着他的背,一边思虑着他口中的话。

        她好像猜到了一点什么了。

        这纪申的师父八成就是现实世界里的人,说句不好听的,她都怀疑人家看过她的小说,否则,怎么会一再说她是救世主?

        不过,他又是如何断定她一定会穿书呢?

        温寻儿心头顿时掠过一抹可惜。

        若是老先生这位师父还在,必然能解她心头疑惑,只可惜,人家都过世几十年了,所有的答案也就无从知晓了!

        萧霁危再进来的时候,老者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

        “当我的学生可没那么简单,我的要求很严格,你可不许拿你的身份来压我!”

        见老人家同意,萧霁危面容上分明掠过一抹喜色:“学生一定谨遵师父教诲,绝不敢逾越!”

        说罢,他一掀衣袍,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先生在上,请受学生一拜!”

        他跪了下去,实实在在的磕了个响头,然后接过春生递来的茶呈给纪申。

        纪申板着脸接过,喝过茶后,放在一旁:“行了,起来吧,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纪申第……”他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第七个弟子了,你上头还有六个师兄,不过都死了,你可以一人独大!”

        “是。”

        “好!”恰在这时,楼下传来一声爆喝,紧接着是掌声如雷。

        温寻儿还没细看,纪申居然已经走到窗边,打开了窗。

        一眼瞧见楼下的歌舞,他蹙了蹙眉:“身段倒是不错,可惜有其形,没有其魂。”

        温寻儿转头往楼下看去,舞女戴着面纱,围着中间的柱子飞舞,脚底下还踩着丝带,且有花瓣自天而降,俨然花神一般的存在,这老者居然说人家没有魂。

        一个普通人能把舞跳成这样,可谓天花板级别了,他竟然还有得挑剔!

        一转眸看向温寻儿脸上来不及收起的嫌弃之色,老者忽然眼前一亮:“小娃娃,你若是去跳,肯定比她好!”

        “别!”温寻儿连忙摆手,“我四肢不协调,跳不得舞!”

        “四肢不协调?”纪申露出一脸的奇怪,走上前来,摸向她手臂上的骨头,待仔细摸过之后,他认同的点了点头,“骨骼有力,臂力惊人,确实不适合跳舞!”

        但话音刚落,他忽然一笑:“不过在我纪老头眼皮子底下,就没有不好的筋骨!”

        他手指成风,忽的在温寻儿身上点过,温寻儿还没觉察出什么来,整个人已经被他拽起。

        他极其快速的捏动着她身上的骨骼,温寻儿都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只觉得浑身上下又酸又麻,还是不是听到“咔擦”的骨头拼合声,再缓过神来,她已经瘫坐在椅子上了,而纪申的手已经伸向了她的伤脚。

        “这点小伤还用得着包成这样?”他捏住温寻儿的脚踝,也不知怎么动作,“咔擦”一声脆响之后,一直隐隐作痛的伤处居然仿佛麻痹了一般,竟一点也不痛了!

        “站起来看看!”

        温寻儿站起身来。

        伤处有些酸麻,知觉迟钝,但走起路来居然半点都不影响,仿佛没有受过伤一样!她忍不住看向老者,难掩激动之色:“居然真的能走了!”

        纪申挑着眉梢站起身来:“小克丝。”

        温寻儿纠正:“是小case!”

        “哎呀,一样一样!”纪申转头看向萧霁危,刚才得瑟的小表情立刻转为嫌弃,“看你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来,把手伸出来,让我把把脉!”

        萧霁危巴不得他能理理自己,当即伸出手。

        一番把脉之后,老者又捏了捏他的骨头,脸上嫌弃的神色更重:“小小年纪,全身上下硬得跟木桩子似的,这个样子怎么好称作是我纪申的学生?起来!”

        众人适才已经亲眼见证他是如何治好温寻儿的伤腿,这会儿见他在萧霁危身上一番鼓捣,不仅没有上前阻止,还一个两个露出满脸期盼的光来,就等着看接下来的成果!

        一番操作之后,纪申也去看了萧霁危的伤脚。

        他受的是皮肉伤,不像温寻儿那样是骨骼上的,故而并没有什么特效手法。

        果然,纪申松开他的脚:“等回去,我给你开贴药,你拿来泡脚,要不了几日,这些伤口都会愈合!”

        萧霁危眸底迸射出欣喜的火苗,连忙应下,看得出来,他对纪申求贤若渴,甚至于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这会儿欢喜的情绪已经不加掩饰。

        “那先生便随我前往太子府,日后,便在府内住下!”

        纪申点了点头,忽然打了个哈欠:“行吧,老夫这三年都没好好睡过觉,赶紧的!”

        萧霁危立刻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行人刚下了楼梯,却忽然有一人从拐角处冲了出来。

        “太……哥哥,居然真的是你!”萧慕可穿着一身红色纱裙,满脸惊喜,后面跟着李云霓和沈魏。

        两人的目光从裹着帽子,只露出花白胡子的纪申身上掠过,而后停留在萧霁危和温寻儿身上,略略点头,算是礼数。

        “你们这是,要走了吗?”萧慕可满脸可惜。

        春生应了下来:“小姐,公子事务繁忙,只能劳烦小姐多担待,替公子好好接待两位贵客!”

        萧慕可的目光这才落在一旁的纪申身上,了然:“行,那你们去吧,我继续带他们玩!”

        她回过头去看向沈魏和李云霓:“二位走,这里面可好玩了,等下我带你们去搓澡!”

        李云霓面上一囧,猛然拉住萧慕可:“公主,能不搓澡吗?我们不太习惯!”

        “啊?”不知是不是温寻儿的错觉,只觉得萧慕可脸色有些不正常,竟然有些害羞?

        她看向二人的手,这才发觉李云霓拉着的是她的手腕,离掌心寸步之遥。

        “也行,那等下看你们喜欢什么,我们再玩什么!”

        萧慕可带着二人上楼,萧霁危等人才得以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