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177章 夜巡

第177章 夜巡

        “不提这些!带你去个地方!”他拦住温寻儿。

        “去哪儿?”

        “去了就知道了!”

        深宫的夜里,万籁俱寂,偶尔能看见巡逻的皇军。

        两人走了一刻多钟,才终于到了一处宫殿前。

        站在院子外的时候,温寻儿只觉得那地方有些眼熟。

        “原本还想过几日再给你看,但今日时机好,索性带你过来!进去看看?”

        温寻儿心头隐隐掠过什么,推开院门的那一刻,熟悉的景致映入眼帘,霎时间,竟挪不动脚步。

        不同于外面昏暗的光景,院子里点了满院的灯笼。

        莹莹火光照得整个院落明亮,就连院中那颗梨树也一如当初在温府时的模样,温寻儿缓缓步入其中,视线掠向左侧。

        抬高了门槛的左厢房映入眼中,她的脑海中蓦然便出现当初在温府时初见萧霁危的模样,那时他总一身白衫,羸弱不堪,整日脸色苍白,与现在的模样大相径庭。

        他会低眉顺眼坐在轮椅上,专注晒自己的太医,每每看见她回来,便会提前一步让春生推他进屋,故而温寻儿时常只能看见他素白的背影,还有那一头漆黑的墨发。

        “我按照春归园的布置让人将这里重新收拾了一下,过两日你便搬过来,这里离我的玉宸宫很近,以后你找我也方便。”

        温寻儿看了看他,抬步往里走去。

        屋内没有点灯,但外面的灯笼足以让人看见屋内陈设,一如当初在温府,里面的东西每一样都没有变化,甚至于,连床上的雕花都是一样的。

        “我知道你不适应这里的生活,在这一点上,我跟你是一样的!你我都算是背井离乡,虽说我父皇在这里,但我与他并无多少父子情分,就更别说高阳王了!寻儿,你我是一样的存在,我是你的唯一,你一样是我的唯一!”

        温寻儿撇了撇嘴:“你虽把这里弄得跟春归园一样,但这里毕竟不是春归园,你也不是从前的萧霁危!”

        萧霁危拧了拧眉:“哪里不是?”

        温寻儿盯着他身上的蟒袍:“从前你都是穿白色的!”

        萧霁危看向自己的身上。

        北寒虽与大炎不同,但再往前推两百年都同属于燕国,换句话说,除了民风的不同,官员制度,皇宫分布其实是有些类似的,而他今日这一身蟒袍便是太子的象征。

        沉默片刻,萧霁危伸出手来,果断把自己外面的那身衣服给脱了,剩下里头素白的里衣:“现在可是一样?”

        温寻儿惊了一下,慌忙拿起地上的衣服:“你疯了,大晚上的,这里又没有炭火,你把衣服脱了,染了风寒怎么办?”

        这里是北方,又不是大炎,晚上的低温能冻死人!

        她探手就把衣服替他裹上,萧霁危极配合的低下头,却就在手臂穿过袖子后突然一把将她纳入怀中,同时低头亲了下来。

        温寻儿手上一僵,被迫整个人都压向了他,一度站都站不稳。

        萧霁危干脆拥着她后退一步,转过身直接将她抵在了门上。

        不同于往昔的任何时候,今夜的他显得极有耐性,亲了她片刻之后便松开了她,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垂眸看着她。

        温寻儿缓过气,不由得抬眸,一下子便撞入他深沉的视线之中,近在咫尺的这张脸昳丽俊美,月光下的轮廓更是带着一丝清冷的弧度,像是高不可攀的神明,撩拨着她紊乱的心跳,以至于让她产生一种错觉,只觉得他在勾引她!

        “盯着我做什么?”她平复呼吸,别开视线,“我脸上又没长花!”

        “你躲什么?”萧霁危却抬起她的下巴,“不敢看我?”

        “我有什么不敢的?”温寻儿迎上他的视线,颇为英勇,“你又没有三头六臂!”

        “是吗?”他略微挑眉,指腹抚过她的下巴,移向她耳廓,轻轻摩挲,“那便不要躲闪,要不然,我会以为你现在怂得连看都不敢看我!”

        “我什么时候怂了?”

        萧霁危想了想:“大约是我成为太子之后?”

        温寻儿冷笑一声:“我那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难道不是一样的意思?”

        温寻儿咬牙,盯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容打算不跟他一般见识。

        她伸手推了推,想把他推开,眼前人却纹丝不动!

        这家伙,现在练了一身的力气,这胸膛摸着都比从前结实了不知道多少倍。

        她抬目愤而对上他的视线,却瞧清他眸底的奚落。

        “怎么?这么快就要落荒而逃?”

        落荒而逃?

        谁落荒而逃了?

        她用得着落荒而逃吗?

        他就是成心的,用言语激怒逼迫她,逼着她做出回应,她原本完全不用理会,可偏偏又吃这一套,弄得自己骑虎难下!

        可一想到要是今天认怂了,以后指不定处处被他拿捏,她心头刚升起来的那丝怂意立刻偃旗息鼓。

        不就是夫妻间那点事吗,他俩之前又不是没有过,有什么好怕的!

        她盯着他的脸半晌,忽然就上前一步,张嘴咬在他唇上,腥甜的血液涌入口腔,萧霁危吃痛,下意识后退,温寻儿却没让他得逞,直接拉下他的脖子反客为主。

        一盆又一盆的炭火被春生命人端进了屋子里,另一头,秋月将临时打包过来的温寻儿的随身物品放到了左厢房内,两个贴身男女对视了一眼,都不自在别开视线,各忙各的去了。

        次日一早,温寻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她看见窗外的阳光格外强烈,猛地坐起身来掀被子:“怎么都不叫我?不是说好今日去给丽妃娘娘请安的吗?”

        秋月掀开帘子进来,瞧见她下床,连忙蹲在地上帮她穿鞋子:“丽妃娘娘怕是不得空见你!”

        “怎么了?”

        “太子今日允了丽妃娘娘去照看皇上,这会儿在皇上宫里呢!”

        温寻儿动作微顿。

        秋月压低了声音:“有消息说,皇上怕是撑不过今晚了!”

        温寻儿看向天色:“他呢?”

        “太子天没亮便走了。”

        温寻儿想了想,越发觉得自己应该去拜见丽妃,不管怎么说,自他们来到北寒,丽妃是实打实站在他们这边的,如今皇帝成了这般情形,她没有理由再躲在房间里!

        她裹着衣服从床上下来,正想让秋月给她准备热水,却猛的身形一僵,又坐了下去。

        秋月不解抬目,却只见温寻儿面上透着可疑的暗红。

        “你让人备点热水进来,我先洗个澡。”

        秋月眸底透着一丝了然的笑意,立刻吩咐去了。

        温寻儿扶了扶自己的腰,心里忍不住把萧霁危臭骂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