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184章 救他的办法

第184章 救他的办法

        清晨的街道人来人往,他们一路驾着马车走过熙熙攘攘的官道终于抵达城门口。

        像是鼓励众人观摩一般,城门口虽设立了守卫,门禁却和平时一样并不森严,甚至比平时还要松散很多,因为门口还有守卫在城墙根聊天,而来往的百姓几乎是自由进出。

        他们将马车停在城内,步行去了城外。

        出了城才发觉城门口多了许多商贩,像是知晓这里有人聚集,专门来做生意。

        跟随着聚集的人群,温寻儿抬目看向城墙,当清晰瞧见上头悬着的那道熟悉身影之后,一瞬间险些站不稳脚。

        “公子!”

        秋月在一旁搀扶住她,眼眶也忍不住发红:“上头有人看着。”

        温寻儿这才发现高高的城墙之上有一双眼睛正如鹰一般搜罗着人群,似乎就等着拿下有异常之人。

        她强行稳住了身子,朝着城墙之上那人看去。

        被悬了一整夜,萧霁危看上去明显狼狈,一双手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看见一片黑红,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被勒出血了。

        他脸色苍白,一张脸几乎毫无血色,就那么闭着眼睛,似乎了无生息。

        “听说他就是那个大炎来的奸细,皇上都封他为太子了,他居然还不满足,竟逼死皇上谋权篡位!”

        “可不是!这奸细残暴得很,西北勤王两家那么多人,全被他一夜之间杀了,还有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呢!”

        “我呸,这种人,就该下油锅进猪笼,居然还想当我们北寒的皇上,他要是真做皇上了,那咱们北寒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对!就该杀了他永绝后患!”

        “对对!”

        底下看热闹的人一个劲儿对着上头指指点点,也不知道是谁忽然拿出了一张弓对着上头的萧霁危便射了过去。

        弓箭离弦而出的那一刻,谁也来不及阻止,直接稳稳钉入萧霁危的胸口,昏迷中的他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我射中了,我射中了!”那人激动得大叫,张远第一个要冲上前去,被温寻儿紧紧拉住,“先别动,跟着他!”

        她声音已然沙哑。

        张远应了一声,跟过去了。

        春生在一旁眼眶发红,死死捏紧了手:“这样折磨下去,公子迟早受不住!”

        温寻儿的视线却是盯着城墙。

        像是有所觉一般,那头的萧霁危忽然将视线投了过来,隔着层层叠叠的人群,他准确无误找到了她,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温寻儿只觉得呼吸都停止了,那一刻分明有什么情绪从胸口涌了出来,鼻尖酸得要命。

        萧霁危怔忡了一下,随后竟勾了唇角,朝着她的方向微微摇了摇头。

        温寻儿越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不敢去看。

        萧霁危胸口的箭扎得很深,很快有血从上空滴了下来。

        眼见着射箭能伤到他,那些仇恨萧霁危的百姓忽然就从地上找到了石子,尖锐的树枝,一个两个朝着城墙上悬着的人影抛了上去,场面一度混乱。

        眼瞅着石头砸中萧霁危额头,磕出鲜血,有树枝还插到他腿上,一旁的春生气得几乎要冲上去:“这群狗东西,我杀了他们!”

        “春生!”

        温寻儿阻止住他,眸底透着厉色:“你这时候去,不是等同于自投罗网吗?我让你带的东西带了没有?”

        春生这才反应过来什么,稳了稳情绪,将衣袍里的东西给了她。

        是一把小巧的袖箭。

        这东西经由纪申改装过,制作精密,射程极远,杀伤力极强,她原本带着只是以备不时之需,但是现在,若是不出手,只怕萧霁危真会没命!

        但她也不会傻到“劫囚”!

        袖箭在手中握稳的那一瞬,她的视线直盯城墙上的那个守卫官。

        如今场面混乱,所有人都在对着萧霁危出手,他分明也吓到了,紧急找来手底下的人商量对策。

        就是现在!

        温寻儿抬手,直接盯着那人的脑袋,箭矢脱手的那一刻从萧霁危头顶飞了过去。

        萧霁危艰难抬目,便只听得城楼之上有人惨叫了一声,紧接着场面混乱。

        他抬目看向下方,正好看见温寻儿收袖箭,而一旁春生拉着温寻儿:“快走!”

        他们几人迅速趁着混乱逃回城内,也在这时,上面守卫官身死的消息才传了下来,下头守卫火速开始围困百姓寻找凶手,一时之间,百姓逃窜,场面更加混乱。

        而温寻儿等人早已躲到了城内的角落,那些人根本找不到他们。

        另一头的张远也发现了异样。

        当看清城墙之上发生了什么,他火速上前一步,拍了拍射箭那人的肩膀,在他回过头来的时候,一刀命中他腹部要害,眼看着那人不可置信朝他身上倒去,张远恨恨道:“你伤他一箭,我要你一命,这是你应得的!”

        那人在他肩上咽气的瞬间,张远推开他迅速隐入人群。

        看见了死人,四周的百姓瞬间慌了,惊叫跑开。

        “杀人了,杀人了!”

        场面彻底控制不住。

        张远也随着人流伺机入城。

        和温寻儿会合后,一行四人入了一间酒楼。

        张远找了人去打探消息,得知萧霁危仍被悬挂在城门之后,他气得狠狠一拳头砸在桌子上:“看来这群人是狠了心要殿下的命!”

        “殿下受了那么重的伤,这群人居然不救治他,还把他悬在城门!再这样继续下去,殿下定会有危险的!”

        春生一想到萧霁危刚才的惨状,一个控制不住,眼泪都落了下来。

        “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没看到小姐已经在想办法了吗?现在情况这么乱,你别给小姐添堵了行不行?”秋月眼瞅着他这一路上眼睛就没好过,气到不行。

        春生委屈得眼泪掉得更凶:“夫人高烧那几天,你不是哭得更惨?现在不是你的主子,你就不心疼了是吧?”

        秋月一滞,拿起桌上的茶壶就要砸他。

        “别吵了!”

        温寻儿站起身来,走到窗前。

        街上很明显多了巡逻的官兵,但因为死的只是一个守卫,他们也不会大张旗鼓搜查凶手,只是在街上四处寻人。

        她把窗户关上,看向几人:“既然他们还不肯放人,那就添一把火!”

        张远等人的视线朝她看来。

        “张远,你替我去找些东西来。”

        她让店家拿来了纸张,将需要的东西一样样写在纸上:“越快越好。”

        张远接过了纸,有些茫然:“夫人要这个做什么?”

        “你别问,去做就是了!”

        张远当即去安排了。

        等回到住处,温寻儿立刻又把纪申给找来了。

        纪申在得知她要的东西之后,细细回想:“你说的这个东西,很多道观都有,可你要这个做什么?”

        “你别管了,你去帮我搞,越多越好!”

        纪申不明所以,但看她神情严肃,似乎那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便照做了。

        两个时辰之后,所有的东西都准备齐了。

        温寻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细细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