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232章 俘虏

第232章 俘虏

        “本座还以为皇后娘娘能多坚持一刻,怎么,这点程度就受不住了?”那人开口,声线透着诡异的嘶哑,像是声带受过伤,可依稀还是能辨认出万阴的声音。

        “你果然没死!”

        虽预料过他很可能没死,可真正见到他人,温寻儿心头受到的震惊还是不小!

        那么高的悬崖都没摔死他,这种千万分之一的概率都能被他遇到,也不知上辈子是积了多少德!而且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没死的话,那事情就变得更加难办了!她甚至隐隐觉得,从给萧霁危下毒起,他真正的目的便并非萧霁危,有或者说,掌控北寒固然是他计划里的一环,但他的野心或许比掌控北寒更大,又或者说,就连坠崖都并非是真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太可怕了!

        “让皇后失望了!”万阴一身黑袍缓缓走近,“上天怜我大仇未报,放我一条生路,所以我想着,既然活下来了,那总该要做点什么对不对?”

        “你想做什么?”

        “很简单,请皇后娘娘走一趟!”

        温寻儿拧眉:“你确定你没有找错人?”

        内心的想法越来越强烈,而这一刻,温寻儿反而镇定了下来。她倒要看看,万阴的真实目的是不是与自己所想的一样!

        “很简单,只要你替我研制出那日你轰炸城墙的东西,你爹的解药包括那个人的解药,我统统给你,不仅给你,还能送你赤红曼陀的毒,你也知道,这毒毒性极强,什么样的人在它的毒性之下都毫无反抗之力,你只要把它下在大炎皇帝得身上,那整个大炎对于北寒来说不是轻而易举!”

        “阿姐!这是什么人,他在胡说八道什么?!”温书终于听出了不对,挣扎着从地上起来,“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休想在这里挑拨我姐和大炎的关系,还有,我姐姐是不会跟你走的!”

        “阿姐?”万阴盯着温书瞧了瞧,“这位,难不成就是温家小公子?”

        温寻儿侧身拦在温书前面:“你放了他们,我跟你走。”

        万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笑得前俯后仰。

        “皇后娘娘,你以为这里还是北寒吗?你们所有人都是我的囊中之物,你又有什么资格同我谈条件?”

        温寻儿也笑了,上前一步,毫不畏惧:“我有没有资格,取决于你对那个东西的看重,倘若你觉得那个东西不值一提,那我自然是没有资格!”

        万阴眯了眯眼。

        倒是他低估了。

        以前一直觉得这个女人被萧霁危保护得太好,即便背着将门嫡女的名声,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可取之处,除了那个东西。

        但现在看来,这个女人似乎比想象中要更聪明!

        也是,值得红缨性命相护,又被那个人如此保护,想来也不会太普通。

        不过这样也不枉费他布下这样一张天罗地网!

        不然,跟废物玩有什么意思!

        “很好!”万阴目色阴寒,“我可以放了他们,但你得服下这个!”

        温寻儿看向他手心多出的一颗黑色药丸。

        这人给的,自然是没有好东西,若是以前,她定会毫不犹豫吃下去,可是现在,她不能那么做!

        “夫人!”青染着急。

        温寻儿摆手,示意她不必开口,而是看向万阴道:“我怀孕了,药我不会吃!”

        身后,温书睁大了眼睛:“阿姐,你……”

        温寻儿没有回头,只道:“若是连我自己和孩子的命都保不住,我凭什么听你的?就为了救他们?那你未免把我想得太伟大了,只要我们中有一个人不能活,我都不可能帮你研制出那个东西!”

        万阴猛然伸手,掐住她的喉咙:“你再说一遍!”

        “皇后娘娘!”

        身后,青染和玄明纷纷拔出了刀,要与他决一死战。

        温寻儿伸手制止住他们,坦然面对万阴凶狠的目光:“再说一百遍还是一样,除非,你现在就掐死我!哦,对了,如果你现在掐死我的话,以你现在的玄神教势力别说拥有天下了,便是这个漠北你都出不去!”

        万阴手上蓦地用力,温寻儿闭了眼,也不挣扎,一幅坦然赴死的姿态。

        身后,青染和玄明眼瞧着万阴直接将她整个人掐了起来,急得眼睛都红了,那头的温书更是疯狂挣扎起来,却被玄明和青染死死拦住。

        “放开我阿姐!你放开我阿姐!”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硬气!”万阴松开手,忽然一个闪身便直接将地上的温书提了起来,转而掐住了他的喉咙,“那就先拿你这个弟弟陪葬吧!”

        “阿姐,你别管我,你快走!”温书被掐得脸色涨红,额头的青筋都抱了出来,拼命挣扎的同时,却没忘了向温寻儿喊话。

        温寻儿拢在袖中的手指悄然收紧,忽然,她摸出匕首直接朝着自己的脖子抵去。

        “你干什么!”万阴心下一悬,赶忙松了手。

        温寻儿眸底闪动着厉色:“你敢伤害我身边人,我有一万种死法让你拿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你信不信?”

        匕首锋利,抵着喉咙很快出血,只需稍稍侧横便能直接切断动脉。

        万阴终于有些慌乱,再不敢多做什么,收了手。

        “本座依你便是!”

        他背手站在一边,温寻儿连忙吩咐万阴和青染:“你们快带他走!”

        “娘娘,我们的职责是保护你!”

        “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吗?”温寻儿盯着二人,“还是说,你们效忠的根本不是我?”

        “娘娘……”

        “这是命令!”

        青染与玄明对视,纷纷从对方眼底看出一丝灰败,但面对温寻儿的命令,他们没法拒绝,只能答应了下来。

        夕阳西下,青染和玄明架着温书远去,温书在玄明的背上不断呼唤着温寻儿的名字:“阿姐,阿姐——我一定会来救你!”

        一行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沙尘底下,万阴站在温寻儿身后:“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吧?”

        温寻儿弃了匕首,坦然转身:“带路。”

        万阴一个示意,立刻有人上前拿了一块黑布蒙住了她的眼睛,然后她被扶上了一辆马车,须臾,耳边便只剩马蹄声以及马车车轮子碾压过地面的声音。

        温寻儿靠坐在马车里,平静地闭上眼睛。

        她知道万阴就在她对面。

        不知过了多久,身下的马车这才停了下来,她被扶下马车,朝一个方向走去。

        开始的时候还能听见人声,紧接着声音越来越远,然后四周全部安静了下来,甚至于整个周遭的环境也凉了下来,好像是进入了室内。

        等她眼睛上的布被彻底解了下来,她才看清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一处山庄。

        只是那山庄似乎是处在一处峡谷内,且四下都是树林,极为隐蔽,远处还能听见瀑布清晰的流水声,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漠北的哪个山头。

        她置身的是一处堆满药石的房间,万阴这会儿出去了身上那件黑斗篷,面具也换了,只是这次遮住的只有半张脸。

        他指着眼前的屋子:“这就是你研制玄火的地方,你要的材料只管吩咐下面的人去备,里面有床可以休息,但你可得珍惜时间,毕竟那两个人的日子不多了!”

        温寻儿面无表情盯着面前立着的一面大丹炉:“想来,你应该是早就让人试过了吧?只是迟迟不成功?”

        万阴不悦地压下嘴角:“少废话,你弟弟我已经放了,你剩下的任务就是早日研制出东西来,倘若一日不成功,那两位的危险就多了一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配方。”

        万阴立刻让人呈上他的配方。

        温寻儿看了看,心头暗暗吃惊。

        这个万阴果然是早有准备的,这里面的东西基本上是齐全了,只差了几样细微的差别,所以才无法成功,由此可见,这人是花了大功夫来研制的。

        只是他既然一直都想得到这个东西,当初为何没在第一时间把她抓来?却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还是说,以前他并不知道这东西是她做的?

        温寻儿几乎肯定这个猜测,否则,以他的身手想要抓她简直不要太容易!

        “这东西的制作流程十分复杂,稍有差错都会失败,所以我需要时间以及绝对的安静!”

        “可以。”

        “留两个人给我就行。”

        万阴立刻从自己手下跳出了两个人来。

        温寻儿扫了一眼,却略过二人,随手指了后方两名侍卫:“就他俩吧,这二人,我怕我使唤不动!”

        万阴脸色沉了沉,知道她这纯粹是借口,但左右都是他的人,换两个也无妨。

        “随你。”

        他带人离去,整个院子这才安静下来,温寻儿注意到,她这个院子是完全独立的,有一套完整的生活设备,有山有水,还有一小片花园,虽然面积不大,但几乎应有尽有,环境算是不错。

        而万阴给她准备的房间就在里间,相比较外面而言,房间就显得十分简陋,只有一张床以及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品,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你们下去吧,累了一天了,我需要好好休息下,放空下大脑,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沉默片刻才答应了下来。

        等二人离去,温寻儿立刻忍着激动将刚才的那个配方铺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