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爱妃百媚一笑,反派君王不经撩在线阅读 - 第244章 活捉

第244章 活捉

        有那么一瞬,温寻儿仿佛瞧见他眼底冰冷刺骨的恨,犹如一条蛰伏已久失去耐性的毒蛇,毫不犹豫朝她张开血盆大口,拆骨分尸,那黑漆漆的冷箭恍若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罩着她眼底的恐惧,也吞噬着她仅剩的那一点生机。

        温寻儿知道,这一箭,她躲不过去了。

        认命的闭上眼睛,可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呼啸而过的风声中只听得“铮”的一声巨响,剧烈的光亮从眼前掠过,她震惊睁开眼,只看见两只相撞箭矢的余芒从眼前掠过,待回神,是一黑一白两只坠落在她脚边的箭矢,黑色是万阴射出的箭,至于白色——

        温寻儿回头,朝着山下看去,有人扑倒她跟前抱紧了她,声音带着哭腔:“阿姐,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受伤?”

        眼前的温书两眼红肿透着血丝,虽身着青衣,模样清秀,却依旧遮不住眼底的恐慌疲倦。

        温寻儿握住他的手,恍恍惚惚回神:“书儿,我没事,我没有受伤!”

        “阿姐!”温书听罢,却哭得更厉害,“爹爹走了!”

        温寻儿身子陡然一僵。

        她早知这个消息,可如今听温书说出来,恰似尘封依旧的伤口突然被人挑开,再次鲜血淋漓。

        她没说话,只哑着嗓音低声开口:“我知道……”

        有一双鞋出现在她眼底,黑色的靴头,沾着山下的泥土以及深夜的露珠,温寻儿顺着靴头往上,看见了绣着龙纹的黑袍,再抬目,才是顾允之那张英俊清雅的面容,可不同于往日的温润,他眉目冰冷透着肃杀之气,火光落在那张无双的脸容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着盔甲的缘故,整个人好似镀上了一层阴郁之色,只在触及温寻儿的视线之时,眼底的寒意这才散尽,涌上了一丝温润之色,她朝温寻儿伸出手来:“伤到了吗?”

        温寻儿瞧见他另一只手握着的弓。

        身后的侍卫手里攥着箭筒,筒里插着金色的箭矢,显然刚才的箭是他射出的。

        温寻儿这会儿才终于回神,拍了拍温书的肩示意他起身。

        温书回过神来,连忙扶起她,温寻儿站定之后才朝顾允之见礼:“多谢皇上救命之恩!”

        顾允之把弓递给身后人,意味不明看她:“救命之恩可不是这样谢的。”

        温寻儿一怔,尚未答话,又听顾允之问身后人:“温将军呢?”

        他指的是温嘉。

        “温将军先一步潜入山庄与我们里应外合,这会儿应该还在里面。”

        顾允之看向山庄方向:“抓活的。”

        温寻儿不知道抓活的对他有什么利益,但他既然这样下令,事情便无可改变,她转眸看向山庄方向,火势仍在继续,万阴早已不知去向,对上大炎的朝廷兵马,他再有能力也不可能与大炎朝廷抗衡,只怕这会儿早已跑路。

        至于顾允之的人能不能抓到他,就看他的本事了。

        顾允之让温书带着温寻儿去下面休息。

        温书扶着温寻儿来到下方空旷的山林处,从自己身上解下水囊给温寻儿:“阿姐喝吗?这是我的水。”

        温寻儿接过水囊喝了几口,目光再落到他脸上,只觉得几日不见,温书整个人不仅憔悴不少,脸容也瘦了一圈:“腿怎么样了?”

        温书的视线下意识落在自己腿上,当即嘴巴一瘪:“阿姐还记得……那一箭其实没射到骨头,只是皮外伤,养几日就好了!”

        他记挂着温寻儿是因为自己才入的敌方圈套,生怕她有事,所以即便是温嘉一而再不许他跟来,他还是求着顾允之跟了来,幸好,温寻儿没受伤,否则他绝对过不了自己这关。

        一夕之间,失去了父亲,他不想再失去亲姐姐!

        温寻儿摸了摸他的头:“不是你的错,别放在心上,这个人本就跟我有仇,他是因为我才从北寒跟到了大炎,说起来还是姐连累了你,要不是我,你的腿不会受伤……爹也不会出事!”

        说到后面,温寻儿的嗓子被夜风灌得沙哑。

        剧情变换,她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温如海最后还是因她而死!

        她辛苦了那么久,从大炎辗转到北寒,一路跟随着萧霁危,防着他辅佐他,为的就是不掀起两国事端,保温家无虞,可到了最后,萧霁危尚未成为那个祸乱天下的反派,两国的战事也并未开启,温如海却还是倒在了这一切之前,虽然和书中的死法不同,可一样是因她而死。

        温寻儿眼眶湿热,心口也抽痛得厉害:“爹爹走的时候,痛苦吗?”

        温书哭着点头:“他吐了好多血!”

        萧霁危的症状温寻儿曾亲眼目睹,纪申曾说这毒会侵蚀五脏六腑,最后血枯而死。温如海把唯一的龙髓草给了萧霁危,他的最后必然不会轻松。

        她想起与温如海的短暂时光,想起他看她时温柔又疼爱的眼神,想起他为她铺下的路……温寻儿闭了闭眼,眼底更加灼热。

        “书儿,以后不可以任性了,你要好好听大哥的话,爹爹没了,他就是温家的顶梁柱了!”

        “我知道!”温书重重点头,夜风吹得他脸色发白,头发凌乱,“阿姐,那你还走吗?”

        温寻儿沉默下来,没回答。

        温书虽小,却也明白过来,他抹了把脸站起身,把什么东西塞进温寻儿怀里:“这个给你,你在这里休息会儿,我去看看大哥回来没有!”

        他起身离开,温寻儿这才注意到他走路有些跛,显然是腿脚没好利索。

        夜风呼啦啦地吹着山头,温寻儿靠着一颗大树坐着,山上的夜晚很冷,侍卫怕她冷,在她面前烧了一堆火,此刻火焰在夜风中摇摇晃晃,温寻儿捏着拿包点心看着远处山庄的方向,观察着那里的一举一动。

        很显然,她并不希望万阴被活捉。

        万阴活着不管是对北寒还是大炎都没有丁点好处,有其他知晓火药的事。

        火药对这个时代的诱惑力太大了,她连萧霁危都不敢告诉,更何况顾允之?

        曾经的顾允之她确实能一眼看透,那个身为男主的他,高洁、仁厚,重情重义,光芒万丈,那曾是她亲笔赋予他的性情,可是现在的他,看不清,摸不透,说不清哪里变了,就是觉得陌生,再不是从前那个熟悉的九皇子。

        至少,依九皇子的脾性,做不来不顾黎明百姓安危,掀起生灵涂炭的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