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东京文娱教父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还真又见面了

第十三章:还真又见面了

        板垣和彦桌上的电话响起,他赶紧接起:“是,是,来了吗,好的,我这就下去。”

        川口编辑长这时站在板垣和彦身后说:“是藤原老师吗?”

        “是的,部长。”

        “带他随便参观一下,直接来我办公室好了。”

        “是。”

        岛田样人惊讶地和同事对视一眼,连部长都……

        这个藤原老师到底是何许人也?

        “莫非是藤原良作?”菊地洋平抠着脑袋,嘟囔道。

        藤原良作是文坛的大前辈,得过芥川奖的,不过貌似写的是纯文学,和杂志的风格好像不太匹配啊。

        没一会儿,板垣和彦就领着一个人上来了,背对着岛田他们,看不太清楚他的脸。

        不过能确定的是,这是一个年轻人,不是藤原良作老师,藤原良作今年可五十多岁了。

        二人直接进入了部长的办公室,没一会儿,女助理也走了进去,出来后,岛田样人叫住了她。

        “坂田小姐,我想问一下,那位老师是什么人?”

        女助理摇了摇头:“没有见过,是生脸孔,很年轻。”

        生脸孔?很年轻?岛田样人皱了皱眉。

        “不过啊,部长好像很重视这個年轻人。”女助理又道。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部长刻意嘱咐我,让我泡他珍藏的红袍。”

        岛田样人愣了愣,他知道川口信的办公室里有许多待客茶叶,分为好几个档次的。

        你做错了事情,请你去喝茶是一个档次;

        普通作者和普通编辑是一个档次;

        名作者和立下汗马功劳的编辑又是一个档次。

        顶尖作者和上司是最高档次。

        而红袍就是最高的档次,说明部长对这位作家十分看重。

        “到底是什么人……”岛田样人不由得嘟囔道。

        过了好一会儿,办公室内,藤原圭站起身来,与川口信编辑部长的手握在了一块。

        川口信道:“藤原老师,那我们合作愉快。”

        “一定,能为春秋社供稿,我感到非常荣幸。”

        “对了,川口先生,我还有个要求。”

        “请说。”

        藤原圭想了想,道:“我不想用真名来发表作品,我想使用笔名。”

        “哦?”川口信倒也不是特别意外,起笔名是很多作家的常规操作。但是绝大部分作家都是使用本名的,作家在曰本很受尊崇,大部分作者都恨不得把“我是作家”四个字纹在脸上,没人想着去隐藏身份什么的。

        “因为我即将去企业供职,不太想让同事知道我在写小说……”

        “藤原君不打算做全职作家么?”

        藤原圭笑了笑:“是有这样的想法,但也要看一下书的最终销量如何。我即将毕业,还是先找一份符合专业的工作最稳妥。”

        川口信愣了愣:“藤原君还是在校学生吗?”

        “是的,我是东京文艺大学在籍生。”

        川口信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藤原圭,本以为能写出《白夜行》那样作品的人,再年轻也该有三十岁了,有一定社会阅历和感悟才能写得出来。

        本来还以为是长得嫩,没想到是真年轻啊。

        按道理来说,你不全职,就意味着连载不稳定,但是藤原圭已经将《白夜行》全稿奉上了,所以也没有什么。

        “没问题,藤原君打算起一个什么名字呢?”

        藤原圭已经想好,说道:“就叫司马圭太吧。”

        这么一个有些中式风格的名字,也算是对前世的致敬了。

        “没有问题。”川口信笑道,转头望着板垣和彦,“板垣君,去带藤原君去吃饭吧,藤原君想吃什么都可以,给你充足的预算。”

        “哦,不用客气,我……”

        板垣和彦拍了拍藤原圭的肩膀,“别推辞了,确定连载后,编辑请作者吃饭已经默认的行规了。”

        “那恭敬不如从命。”藤原圭笑道,真是好久没吃烤肉了……

        再次确定了一下连载的细节,川口信道:“第一笔稿料费会在两个工作日内打入你的户头,注意查收。”

        “好的,多谢。”

        板垣和彦带着藤原圭走出部长办公室,他也很开心,一来是帮助《白夜行》获得了连载,二来是编辑带作者出去吃饭,他也能大快朵颐一顿,反正能报销,还能尽情摸鱼。

        所以刚刚藤原圭下意识婉拒的时候,他坚决反对!

        走出办公室门的时候,岛田样人赶紧抬头,想看一眼这让部长都青眼相看的年轻作者究竟是谁。

        但当他和藤原圭四目相对的时候,不由得呆住了。

        是这个嚣张的家伙?

        岛田样人当然对他有印象,那天在牛肉丼店,这个年轻的作者一边放着狠话,一边将名片退还给了他,气焰嚣张至极,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藤原圭迎上岛田样人的目光,直接站定,和他对视。

        二人互看了四五秒钟,岛田样人先受不了了,下意识地回避目光。

        然而当他做出这下意识反应的时候,又后悔了。这不是认怂了么?

        于是再瞪回去,但是藤原圭已经笑着和板垣和彦离开了。

        “喂,岛田,这小子不是……”菊地洋平也认出了藤原圭,捅了捅藤原圭的后腰说道。

        “对……这家伙和板垣……这两个人怎么会认识的?”

        “不知道,板垣这小子,还是喜欢在犄角旮旯里挖掘作者。”菊地洋平笑道,“这个作者好像是写社会派推理的吧?”

        “对。”

        “《春秋文赏》的版面是不会给一个新人的,听说好像会安排在增刊上。”助理坂田小姐这时忽然说道。

        “真的吗?”岛田样人连忙确认。

        “当然是真的。”坂田小姐道,“我亲耳听到的。”

        “唔……”岛田样人心下稍安,增刊比起本刊的销售量可差远了,也和他们无法形成真正的竞争。

        而且据他所知,增刊创刊一年,上面连载的小说单行本销量最高的也就八万册,实在是不足为虑。

        岛田样人不断在内心安慰着自己,心中不安焦虑的感觉逐渐消失。

        这时他又想起了不久前,在那家牛肉饭店里,藤原圭将名片摁在桌子上时,说的那句话:

        “或许,我们还会见面的。”

        “还真就又见面了,不过,那又怎样呢?难道你还能破销售记录不成?”岛田样人嘟囔道。

        wap.

        /110/110236/28614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