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东京文娱教父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意外随时会发生

第二十一章:意外随时会发生

        “藤原君,速报的结果出来了,需要我告知你吗?”

        “是的,板垣先生,结果如何。”

        “排名第七,不算高,但也不算低,处于中间位置。”

        《乾坤春秋》的长篇连载一共十三篇,短篇两篇,《白夜行》刚好卡在一个中间的位置。

        不过《白夜行》的开头的确不算是特别引人入胜,换言之,这时代的文章写作方法不讲究“先声夺人”,倒也不需要把卖点一股脑地吐出来给读者看,读者还是有耐心的。

        太操之过急,反而无法吸引读者。

        “速报的结果只是一个参考,过段时间,等小正统计出来了我再告诉你。”板垣和彦说道。

        “行,麻烦您了。”

        挂断电话后,藤原圭回到了片场。

        在路过一群同期后,藤原圭下意识地向众人打招呼,但是不知为何,那群人主动无视了他,只有一个人转头冲他笑了笑。

        藤原圭也低头笑了笑,倒是也不甚在意,类似的事情在前世也是经历过的,这很正常。

        他继续和有马桂香搭戏,有马桂香拿出台本,把台词逐词念给他听。

        剧情似乎往苦情的方向发展了,接下来有马桂香的哭戏特别多,有马桂香表演哭戏有一個特点,就是喜欢抿着嘴唇,瞪大双眼,眼泪潸然而下,然后肩膀颤抖个不停。

        其实这算是有马桂香惯用的表演方法了,已经形成了路径依赖。

        很多演员,尤其是演技好的演员,都会有这种路径依赖。因为他们在表演方法上已经足够熟练,甚至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而风格这种东西,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

        这就是“千人一面”的表演方法。

        “千人一面”与“千人千面”两种方法之间其实并无明显优劣,两种方法都诞生过伟大影帝。

        比如说周星驰,成龙,金·凯瑞,就属于千人一面的演员;

        而梁家辉,任达华,张译则属于千人千面的演员。

        千人一面的方法重视彰显个人风格,容易让观众记住一个演员,然而这种方法也有一个弊端,就是容易让观众感到厌烦。

        比如说藤原圭前世的一个演员,外号加钱居士的那个,就是属于虽然演技很好,但已经形成风格,表演套路化了,经常会被人诟病演谁在演自己。

        所以藤原圭前世一直在规劝合作的演员,除非你打算成为周星驰那种个人风格明显的演员,否则还是尽量选择“千人千面”的方式,切记不要把一种演技带到所有场合上去。

        藤原圭本想这样告诫有马桂香,但想了想没说出口。

        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外遣的ad,当了一下男主角的替身罢了,别真的把自己当什么前辈了。针对剧本给出些意见还行,但指出一个当红演员的表演问题,他现在还不够格。

        更何况,这部剧已经演了大半了,之前都是那么“哭”的,忽然转变风格,也不合适。

        有马桂香哭着哭着,忽然抖得更激烈了起来。

        不止肩膀抖,整个身体都在发颤。

        藤原圭愣了一下,她抖得像是癫痫犯了一样。然而余光扫向旁边,发现有马桂香的经纪人也在抖。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发现抖的不止她们。

        “地震了……”

        曰本是地震多发国家,地震什么的简直是家常便饭。曰本人从向就接受应对自然灾害的训练,碰到这种事不会手忙脚乱。

        在短暂的愣神后,有马桂香和经纪人反应了过来,开始快步向摄影棚外撤离。

        剧组总共一百来号人,感知到地震后都迅速撤离,但是整个过程非常井然有序,并没有出现什么推搡和踩踏,撤离过程十分高效。

        然而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佐藤涉急得发出了人妖似的尖锐声音:“保护摄像机!”

        摄像师们赶紧抱着摄像机就往外跑,这些摄像机、镜头是剧组最珍贵的财产,必要的时候,很多工作人员是愿意就自己的头盖骨来保护它们的。

        藤原圭转头一看,就在自己十米开外的地方,有一架孤零零的摄像机,于是跑了过去打算带它一起逃走。

        然而却一不小心和有马桂香撞了个满怀,此事藤原圭也顾不得什么绅士风度,直接抓住有马桂香的胳膊就要把她整个人拽开。

        就在此时,一个灯架摇摇晃晃地倒了下来,刚好对着有马桂香刚刚站立的地方,灯架底座和地板摩擦发出刺耳尖锐的声响。

        藤原圭也侧身闪躲灯架,但却还是被灯架蹭了一下,藤原圭的袖子“刺啦”一声裂了一个巨大的口子,露出肉来,在手臂上留下一个白色的刮痕,微微有些发痒。

        有马桂香吓了一跳,像受惊的猫一样下意识地钻到藤原圭怀里,反应过来后,微微撤步,对藤原圭道谢:“多谢,你没事吧。”

        话音刚落,有马桂香随即一愣,她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怎么回事?我受伤了吗?

        藤原圭把摄像机拎起来,二话不说,带着有马桂香赶快撤离建筑物内。

        这时有马桂香才发现,受伤的不是她,而是藤原圭。藤原圭的手臂被划出了一个大口子,皮肉都翻了出来,露出肌肉和脂肪,鲜血不断地成股溢出。

        藤原圭也疼得嘴唇发白,但是面无表情,等到离开片场的时候,也只是找个直饮水龙头冲洗伤口,然后等待电视台的医务室医生。

        等救护车就算了,地震突发,一定伤者很多,自己这点小伤万一和重伤患者抢救护车是要遭白眼的。

        “藤原君,你伤得很重……”有马桂香走了过来,脸色有点发白,说话也开始有些结巴。

        藤原圭瞅了一眼,说:“没什么大事,一会儿我自己去医院处理一下就好了。”

        有马桂香脸色变得有些惨败,“谢谢,你是为了救我才……”

        藤原圭没说话,低下头掩饰尴尬。的确是因为伱,但不是因为救你,本来是嫌你碍事,想把你拉到一边的,没想到……唉,倒霉倒霉。

        受伤人员经过了紧急处理后,藤原圭便和另外几个同时,去医院打破伤风和缝合伤口去了。

        西村太郎告诉藤原圭,这段时间可以在医院休养,基本工资照发,曰本企业在这方面还算有点儿人情味儿。当然也是怕法律惩处和受伤员工砸高层车玻璃。

        这次地震,震中是在琦玉,东京也受到了影响,藤原圭也不知道在原来的世界里有没有这么一场地震,在东京统计地震发生的次数,着实是有些费劲。

        第二天,藤原圭没去电视台述职,而是回家休息了,电视台和制作公司给受伤员工放了几天的假。

        到了晚上,藤原圭在自家楼下买了一碗牛肉荞麦面,把筷子搓开后,刚打算用餐,忽然想到了什么。

        “牛肉是发物吧……能吃吗?”

        其实藤原圭前世对什么“发物”之类的中医理念一直是不太在意的,但是自从来到东京以后,孤身一人,开始对生命格外珍视了起来,不太敢冒险。

        藤原圭看着眼前还冒着热气的荞麦面,有些犹豫,就这么扔了岂不是太浪费。

        就在犹豫之时,门铃又想了,藤原圭起身打开房门,只见有马桂香戴着墨镜,和她的经纪人站在门外。

        wap.

        /110/110236/28614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