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东京文娱教父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从身边人下手

第一百二十二章:从身边人下手

        「松本近卫门?」文员问道,「是那个歌舞伎演员松本近卫门吗?」

        「就是他。」

        「藤原老师,资料室里应该是没有他的资料的。」文员回答道,「松本近卫门先生不算影视演员,他几乎不出演影视剧,所以资料室里没有预留他的资料。」

        「我记得他两年前出演过一部电影。」

        这时昨天晚上藤原圭用电脑现查到的,藤原圭还看了那部电影,故事一般,但是松本近卫门在电影中的表演水平绝对是在线的。

        毕竟是舞台剧演员,娴熟的剧场演员走向大荧屏,在演技方面几乎可以降维打击普通的影视演员。

        对于电视剧和电影来说,更看重导演的指挥艺术;而对于话剧和舞台剧而言,演员本人的临场发挥则更为重要。

        「那一次属于松本近卫门先生的友情出演,而除此之外,没有更多关于他的演出信息了。」

        「我知道了。」藤原圭没再多问,直接走出资料室。

        回到车上后,一番思考后,藤原圭拿起了车载电话的听筒,再次打给了有马桂香。

        电话铃声响了一阵后,无人接听,自动进入留言。

        藤原圭清了清嗓子,道:「有马,我是藤原圭,有事情找你,关于我的新片……如果方便的话,能给我回个电话吗?」

        留言过后,藤原圭挂掉电话,开车回了公司。

        「……我是藤原圭,有事情找你,关于我的新片……如果方便的话,能给我回个电话吗?」

        有马桂香坐在沙发上,电话就在她的手边。

        听着电话机里传出的藤原圭的声音,心跳声不受控制地像鼓点声般在她耳边响起。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不敢接藤原圭的电话。

        知道铃声结束,她悬着的心才稍稍下落,然后竖起耳朵听藤原圭的留言。

        过半个小时再回他好了……有马桂香心道。于是随便拿起一本杂志看了起来。

        她只觉得时间过了好久,于是放下杂志,便拿起电话听筒想要打回去,然而抬头一看墙上挂着的钟表,上面显示时间才过去不到十分钟。

        有马桂香愣了愣,有些讪讪地再次放下听筒,又过了十五分钟,才打了回去。

        「藤原……不好意思,刚刚没听到铃声,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有空吗?出来吃个饭吧。」藤原圭和松本近卫门唯一的交集就是有马桂香了,所以打算好好磨一磨她,想办法忽悠她把自家老爹拉进《古畑任三郎》的拍摄现场。

        毕竟除了麻原照生外,松本近卫门是藤原圭在这个世界见过的第二个与古畑任三郎这个角色高度适配的人,甚至适配度极限接近田村正和。

        昨天晚上在电视上看到他的一瞬间,甚至恍忽了一下,觉得田村正和本人也来这个世界了。

        在网上大致了解了一下松本近卫门的一些个人资料,他今年48岁,年纪也十分符合。

        「可以。」有马桂香故意做出犹豫片刻的样子,然后说道:「吃什么你决定吧,孤独的美食家。」

        藤原圭在听筒里笑了一声:「好的,如果不好吃的话你来打我。」

        「什么时候见面。」

        「晚上六点吧,你来新大桥这边,这附近有一家法餐店,味道很好。」

        「好,到时候不见不散。」有马桂香说道。

        挂断电话后,有马桂香继续拿起杂志看了起来,但是杂志上本来精彩纷呈的忽然间就有点看不下去了。

        中午的时候,有人敲响了有马桂香的卧室房门,有马桂香打开门,六十多岁的女佣向有马桂香笑道:「小姐,吃饭了。」

        「嗯,这就来。」有马桂香道。

        她现在是在自己家里,而不是在外面租住的公寓。

        有马桂香下了楼,坐在母亲对面,主座还空着,松本近卫门还没来,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没落座,其他人就不能动快,于是一帮人等着松本近卫门入席。

        两分钟后,穿着睡衣的松本近卫门趿着木屐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本子,嘴里念念有词。

        「abandon,放弃……」

        最近松本近卫门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他一个曰本国家艺术的传承人,竟然忽然学起了外语。

        据他所说,他是想将歌舞伎表演这一伟大艺术推向世界的舞台,甚至不久后以后能在百老汇表演,所以最近学得很积极。

        松本近卫门坐在了座位上,把单词本放在一边,忽然用舞台上的唱腔说道:「开动吧,儿郎们。」

        「你不要那么奇怪。」母亲责怪道。

        「英语真的好难啊……」松本近卫门忽然感慨道。

        「慢慢学呗。」母亲说道。

        「间斋,最近《连狮子》练得怎么样了,能和爸爸上台表演吗?」松本近卫门问道。

        有马间斋正在对着一颗土豆泥大快朵颐,听到松本近卫门有些严厉的质询声,忽然露出有些扫兴的模样。

        「还可以,爸爸。」

        「吃完饭后,我们排练一遍,这个月我打算和你正式演出。」

        「这么快,我还没做好准备……」

        「那就现在做准备。」松本近卫门用不由分说的口气道。

        「好……」

        《连狮子》是歌舞伎着名剧目,曰本的歌舞伎世家世代父子传承,所以父子同台表演《连狮子》也是传统,意味着儿子不久后将正式从父亲手中接过衣钵。

        这时有马诗织用胳膊肘捅了捅松本近卫门,冲着有马桂香微微努了努嘴。

        有马桂香端着饭碗,一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松本近卫门反应了过来,连忙也对女儿表达关心,「桂香,你最近工作怎么样,最近有新剧要忙吗?」

        有马桂香摇了摇头。

        松本近卫门脸上挂着一丝讨好的微笑:「《悠长假期》爸爸一集不落地看完了,真是非常精彩。」

        有马桂香没再说话。

        有马夫妇以为女儿又生气了,便不再吱声。

        虽然有马家属于那种日式传统家庭,但是松本近卫门本人并没有重男轻女的习惯。从小对女儿也十分宠爱,有马桂香小的时候也很崇拜父亲在舞台上戴着狮子头威风凛凛的样子,所以很小的时候,有马桂香便立志成为歌舞伎演员,想要继承父亲的名号。

        当时的松本近卫门知道有马桂香这一理想后,还非常高兴,于是在有马桂香很小的时候就教她表演,甚至带她上舞台。

        然而,等有马桂香长大,她不得已接受一个略显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女子是无法进行歌舞伎表演的,而且只能承袭松本隆樱这一女子艺名,【松本左卫门——松本近卫门——松本勘太郎——松本武鹤】这一传承,是女儿家无法参与的。

        有马桂香知道这件事后,伤心生气了一阵,但很快也接受了现实。从此以后很少以松本隆樱的名号进行表演,而是离开舞台以有马桂香的本名,成为了一名影视剧演员。

        因为是女孩,所以无法继承白鹤屋的衣钵——这似乎是有马桂香与父母之间唯一的芥蒂。

        有马夫妇以为有马桂香又是在生气这件事,于是便不再说话,但实际上,有马桂香脑子里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吃完饭后,有马桂香回到房间,脱了衣服走进

        卫生间开始洗澡,不一会儿便裹着浴巾光脚从浴室走出,开始在偌大的衣柜前挑选衣服。

        穿哪件好呢……这件似乎有点暴露啊,可这件又太保守了。

        考虑了许久后,有马桂香才选好的衣服,然后又在化妆台用心装扮一番,然后准备走出房门。

        刚一打开卧室房门,只见有马间斋站在门口,看到有马桂香这副样子,愣了愣,说道:「你要去约会吗?」

        wap.

        /110/110236/28653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