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都市言情 - 东京文娱教父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家访

第一百六十二章:家访

        藤原圭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吃怀石料理是《白夜行》大卖后,板垣和彦带着他去公款吃喝。

        这算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吃的第一顿价格昂贵的饭,当时觉得无比美味。但是后来又带同事来了几次这里,却觉得味道也一般般。

        想来,第一次让他感觉到美味的,不是料理的味道,而是成功的味道。

        「外行,一看就是外行。」有马间斋见藤原圭把他带到了银座的怀石料理店,顿时鄙夷地道:「全曰本最好的怀石料理店在京都,东京只能算是第二梯队;但是矮子里选将军的话,东京最好的怀石料理应该在池袋才对。」

        「池袋那家怀石料理的老板今年九十岁了,以前是侍奉皇家的,他们的手艺世代传承,口味也最正宗。」

        有马间斋摇头晃脑地道,他从小出入高档场所,说起这些事来如数家珍。

        到达餐厅时,有马间斋也是轻车熟路,井上森又则左顾右盼的,显得十分好奇。

        藤原圭点了定食,有马间斋吃饭时一直不停地和井上森又搭话,而井上森又却只是敷衍地搭话,然后眼睛不停地注视着窗外的东京塔。

        「藤原老师。」这时井上森又忽然开口问道:「您是东京人吗?」

        「不是。」藤原圭摇了摇头,「我是千叶人。」

        「我是东京人哦。」有马间斋在一旁道。

        井上森又没理他,继续说道:「藤原老师,怎样做,才能变得像您一样有钱?」

        「我也不知道。」藤原圭摇摇头说,「每个人的人生经验对外人的指导意义都是不大的,就像一个成功的画家没有办法指导拳击手怎么去获得冠军一样。」

        「但是森又,你现在已经走向通往成功的路了,或许你自己没感觉到,但实际上作为儿童演员,你是相对幸运的一个。」

        「有很多像你一样大的孩子,梦想着成为明星,但是却连出演广告的资格都没有。你有成为艺人的天赋,也有一定的运气,照着你现在脚下的路去走吧,会获得令人艳羡的成就的。」

        「藤原老师。」井上森又这时目光灼灼地看着藤原圭,「等我有钱了,我会请你吃更贵的晚餐的!」

        藤原圭笑了:「好,我等着。」

        「对了,藤原老师。」吃着吃着,井上森又又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他没有女朋友,但是他有绯闻。」有马间斋抢答道,「和我姐姐的。」

        藤原圭:「……」

        「和桂香小姐吗?」井上森又有些惊讶。

        「嗯?你不知道?看来你不关注八卦啊。这可不行,圈子里的要闻有时候你得时刻注意,这可是行业动态啊。当艺人不关注八卦,就像出租车司机不关注油价。」

        有马间斋这么说其实还真有一定道理……之前和有马桂香闲聊的时候,她说过一件事,她本来不太关注行业八卦。可后来她在参加一档综艺节目的时候,随口说起和圈内另一位女演员相处时发生的事,结果同台的一位女艺人脸色大变。

        后来才知道,她口中的女演员撬了对方的老公,所以从此也开始关注这一类的行业前沿咨询了。

        从这点看来,有马间斋的确比有马桂香意识要完善些。

        「是这样的吗?藤原老师和桂香小姐在交往当中。」井上森又追问道。

        「咳咳,我和间斋姐姐还只是朋友。」

        「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啦。」有马间斋竖起小拇指道。

        井上森又点点头,似乎若有所思。

        吃完饭后,藤原圭又带他们去抓了娃娃,藤原圭和有马间斋都两手空空无功而返,而井上森又却在抓娃娃机面前大显神威,抓

        了整整一兜子的娃娃。平素有些苍白的脸色上,也因为喜悦多出了几抹潮红。

        吃过玩过,藤原圭开车送他们回家。

        一路上,有马间斋依然时不时地和井上森又搭话,但井上森又经常不理他。弄得他有点委屈。

        藤原圭把有马间斋送到有马家,然后又掉头开向井上森又家。

        汽车开到井上家门口时,井上理穗已经在门口等待,藤原圭下了车,井上理穗鞠躬说道:「真是麻烦你了,藤原老师。」

        「没关系。」藤原圭打开车门,却发现森又已经睡着了。

        「森又,醒一醒。」井上理穗轻轻拍打着森又的脸蛋说道。

        但是森又却睡得很熟,怎么叫也叫不醒,理穗试着去抱她,森又很轻,但是理穗也十分瘦小,抱起来十分吃力。

        藤原圭索性直接从理穗手中接过森又,道:「让我来吧。」

        「麻烦您了。」

        藤原圭抱起森又的时候,森又下意识地用手臂挽住藤原圭的脖子,藤原圭低头看了一眼,森又的睡相恬静又乖巧,像个小婴儿一样。月色笼罩下来,睫毛翕动,湿润的嘴唇上泛着光。

        走进房间后,藤原圭将森又放在榻榻米上,她立刻侧卧着睡了起来。

        藤原圭将她放下后,刚想离开,森又却一个转身,忽然抱住藤原圭的小腿,口中喃喃道:「爸爸,别走……」

        「哎呀,森又……」理穗有些尴尬,赶紧去掰森又的手,但是森又的两只胳膊却忽然变得像两只铁钩一样,死死地勾着藤原圭的腿。

        「藤原老师,请莫见怪。」理穗说道。

        「无妨,再坐一会儿也行。」藤原圭也坐了下来,轻轻地触摸森又滑嫩的脸蛋。

        「这孩子是想她父亲了。」理穗看着森又,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怜爱。

        藤原圭知道森又的父亲去世了,但是具体情况并不太清楚。

        「您的丈夫是什么时候……」

        「四年前。」理穗从冰箱里给藤原圭拿了饮料,「晚上给您喝茶怕您会睡不着,喝些玉米汁吧,是我自己做的。」

        「多谢。」

        「外子本来是一家小会社的社长,做些对外出口的小生意。但是四年前,因为国际形势的变化,生意变得难做了。本来熬一熬也能成功转型的,但是这时银行却逼着我们还款,导致公司最后被破产清算了。」

        银行晴天借伞,雨天收伞,可不是《半泽直树》对银行业的污蔑,而是这时代曰本民间企业家的普遍感受。在你的公司如日中天的时候,一帮业务员像苍蝇一般的不舍昼夜地骚扰你,恨不得腰枝折成两段,软硬兼施地让你借他们的钱。

        然而只要生意稍微出现了一点点的麻烦,他们的腰板就会瞬间挺直起来,态度强硬地要求你还钱。

        在很多曰本人的眼里,银行家比黑道还要可恶。

        「外子破产后,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缠绵病榻三个月后……跳崖自杀了。」

        90年代,因破产而自杀的曰本人不计其数,甚至「自杀」这件事成了曰本社会的文化现象之一。甚至出现了一些着名的景点,就是因为在这里自杀的人太多而出名的,比如说富士山下的青木原树海,就是着名的自杀森林。

        富士山下没有陈奕迅歌里那些爱意,有的只有累累白骨。

        听到这儿,藤原圭也忍不住有些唏嘘,拿起果汁喝了一口,一抬头,这时才注意到墙上贴着许多的画。

        大部分都是漫画,画风却各异,有的还上了色。因为导演要画分镜头,所以藤原圭在美术方面还有些功底,一眼就看出几张画里蕴含的功力不俗。

        尤其是一张少女扔棒

        球的漫画,人物的动作画得极其流畅,虽然只是一张静态图片,却能乍看出动态的效果。

        「井上小姐,这些是你画的吗?」藤原圭问道,「画的真不错啊。」

        「不是,我哪会这些。」理穗笑道,「这些都是森又的作品,这孩子一直很喜欢画画。」

        wap.

        /110/110236/28653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