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玄幻奇幻 - 镇守凡尘三百年,我于人间无敌在线阅读 - 4、藏书楼中,武道典籍

4、藏书楼中,武道典籍

        云岚道宗跟修行界大多数宗门一样,门中弟子需要完成各种任务,获得宗门功勋积分,换取修行的资源。

        按照修行界中流传的说法,有付出才有收获,此为平衡因果。

        在章立看来,这都是借口,屁的因果。

        所谓的功勋积分换取修行资源,不过是寻了一个合理压榨低阶修行者的理由罢了。

        修行世界完全是金字塔结构,修为高深,寿元悠久的各宗门高层,心安理得接受无数低阶后辈弟子的供养。

        当然,修行世界靠实力说话,那些前辈强者拳头大,他们说的算。

        云岚道宗的宗门功勋积分可以换取修行典籍,宗门中的丹药、法器。

        很多东西都是外面坊市之中禁止售卖的。

        这样,就保证了修行传承的纯粹,还有修行宗门的超然。

        “灵石换功勋积分?”柜台后面,一位头发蓬乱的老者站起身,将储物袋和玉牌都收进去。

        “内门弟子杜江,兑换十八万三千六百灵石,折合功勋积分一万八千三百六十。”

        将空着的储物袋和玉牌递回,老者眼睛扫一下章立。

        “又是哪家准备去开宗?”

        章立可不会答这话,只是将东西收了,转身就往不远处的藏书楼方向去。

        “杜江,杜江,”看着章立背影,老者双目之中微微一动,“这名字不是朱武师兄让我留意的六个名字之一吗?”

        看一眼四周,他掌心探出,一道黄色纸符化为淡淡的飞鹤虚影,展翅飞出外事堂的大门,往云岚山后方飞去。

        那边,是宗门精英和高层所居之地。

        章立来到宗门收藏修行典籍的藏书楼,拿出自己的身份牌,让门前值守的弟子查验之后,大步进入。

        藏书楼算是宗门重地了,光是查验身份就有三道关卡。

        直到走进古朴的三层楼阁,章立方才松一口气。

        “外门弟子,只能兑换藏书楼一层所藏典籍。”前方站在青木长案后的五旬老者淡淡开口。

        章立点点头,目光投向那摆在一层的一排排书架。

        修行功法。

        术法典籍。

        修行密录。

        炼丹术。

        炼器术。

        ……

        分门别类,包罗万象。

        这就是一家大宗门的底蕴。

        那些门中没有金丹强者的宗门,哪里能搜罗到这么多的传承功法?

        修行界中有的那种一脉单传,一辈子只修三两种功法术法的散修。

        在章立看来这种没有组织作为后盾的修行者,真的很难走远。

        这也是他一直没有脱离宗门,去做个散修的原因。

        按照他的推算,他要是去做散修,估计活不过百年,金手指的秘密就要被人发现,然后死无葬身之地。

        书架上,一本本书册都只有三两张薄薄的纸页。

        《寒冰道诀》

        修一道冰寒真元入体,然后融灵气化于丹田,一身真元充满寒意,可凝练冰属道术,配套冰箭术与寒光术。

        此功法能修到练气六重境界,后续修行可转《寒冰道法》、《冰霜诀》、《风寒劲》等冰寒之法。

        三功勋积分可兑换全本,修行功法不可外传。

        《炎火道基》

        火属功法,可修至练气三层,凝一道火属真元,适合练气初期兼修炼器、炼丹弟子修行。

        此功法一功勋兑换,附赠控火术。

        《青阳剑术》

        一气三元剑术基础,道门基础剑诀之一,青阳、赤阳,烈阳,三阳剑功之首。

        此剑术一共六式,凝一道青阳剑芒,到大成境界能化三寸青阳剑气,无坚不摧。

        剑术修行讲求天赋,三年不成,切勿强求。

        此功法需要五功勋积分兑换,不得外传本门功法。

        ……

        章立在云岚道门三年,除了外门弟子所修的基础功法《云岚静功》之外,也就多修了两道术法,还有一道身法和一道粗浅的剑术。

        这当中剑术和一道术法都是不需要花费灵石的。

        宗门之中的外门弟子,绝大多数都日子紧巴巴的,哪里还拿的出兑换功法的功勋来?

        但今天不一样了。

        有钱人,就该有有钱人的样子。

        章立毫不犹豫,直接将书架上能见到的书册都拿起来。

        功法。

        道术。

        剑法。

        炼丹。

        炼器。

        见闻。

        ……

        厚厚一沓。

        转头,他看到角落里放着一层落满灰尘的书册。

        “凡俗武道?”

        这里的书册赫然是记载凡俗世界流传的各种武道修行法门。

        凡俗世界灵气枯竭,仙道修行断绝。

        但天无绝人之路,无数前辈筚路蓝缕,开拓出一条武道修行的途径。

        武道功法修肉身真气,层层突破。

        外炼筋骨皮,内练一口气。

        武道力量在凡俗世界展现出来的霸道强横,并不差于修行者。

        修行大成,也是搬山拿岳,力拔山河。

        炼形、壮骨、易筋、感气、凝气、化气、先天,武道七境二十一层。

        炼形,壮骨,易筋,以外功为主,修气力筋骨,到巅峰之境,可有千斤巨力。

        感气之境,是江湖高手之间的分水岭。

        感气境大约相当于修行界踏入练气一重,初入练气之境。

        感气而凝气,踏入凝气之境。

        凝气境万人中不出一,真气之力加持,不逊于仙道修行的练气二层境界。

        凝气圆满,入化气之境。

        化真气为罡煞,气劲由虚化实,凝聚不散,摘叶飞花皆可为兵,踏浪凌波,虚空可渡。

        此等强者,号称武道宗师,战力可敌练气三重。

        先天境界,凡俗世界武道巅峰,号称武道大宗师,大约战力能敌修行界练气四重。

        如果再进一层,就能在凡俗秘地破开天地壁障,飞升修行世界。

        藏书楼中的武道典籍,都是一些凡俗飞升而来的前辈所留。

        章立看着这一捆只要一個功勋的武道典籍,面上露出笑意。

        自己要去凡俗世界镇守,这些东西刚好用得上。

        没有犹豫,他直接将那些落灰的书册都搬过来。

        “执事前辈,麻烦将这些书册的后续修行法都兑换给我。”将书册放在青木长案上,章立恭敬开口。

        这藏书楼中的执事,都是宗门之中背景深厚,修为高深的。

        二楼三楼都是门中长老坐镇。

        那位身穿青袍的五旬老者看一眼章立,对他的行为似乎并不奇怪。

        抬手接过书册,翻看之后,开口道:“一共八千六百三十功勋积分。”

        章立忙将那块兑换过积分的身份玉牌递上。

        老者也不看玉牌身份,直接按在青木长案上的阵盘之上。

        灵光一闪,玉牌之中的积分便少了八千多。

        递还玉牌时候,老者手上多了十多块玉简。

        “这些功法已经都记录在玉简中。”

        “莫要随意探查。”

        长老点点头。

        很明显,这位是将自己当成跑腿的了。

        就像之前遇到的那些人一样。

        也是,哪个外门弟子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功勋积分。

        向着老者躬身,章立转身离开藏书楼。

        就在他离开藏书楼大概一刻钟后,两位身穿内门衣袍的三旬左右弟子来到藏书楼前。

        两人拿出身份玉牌,交给门前值守的弟子查验。

        “二位师弟,不知杜江师兄可还在藏书楼?”

        两位内门弟子当中一位摊开手任值守弟子查验,一边装作不经意的开口。

        听到他的话,负责查验身份的那位弟子愣一下,然后摇摇头道:“我并未见名叫杜江的弟子来藏书楼。”

        没有来?

        两位内门弟子相互看一眼。

        “呵呵,想是郑师兄记错了吧,杜江师兄是说明日来藏书楼吧。”另外一位内门弟子笑一声,拍拍那询问的内门弟子肩膀。

        “对,应该是我记错了。”

        两人应和着,走进藏书楼。

        到藏书楼中转一圈,一楼二楼看遍,并未见到他们要找的人。

        “这位师叔,不知可见一位叫杜江的内门弟子来?”两人走到青木长案前,低声开口。

        坐在青木长案之后的五旬老者抬头,面上神色带着不耐,摆摆手:“藏书楼的规矩都忘了?”

        这话让两位内门弟子身躯一僵。

        “我们是青居峰弟子,奉陈志师兄之命——”那弟子还未说完,青袍老者一声冷哼,抬手一挥,一道淡青色风卷将两人身躯裹住,直接甩出藏书楼。

        “这两人十年之内不得再入藏书楼。”

        藏书楼外,值守弟子躬身领命。

        老者看着藏书楼外,双目之中露出深邃神光。

        “偌大的云岚道宗,尽是些蛇鼠之辈……”

        ……

        日落之前,章立跑遍了藏书楼,丹药阁,炼器堂,还有符堂和阵堂,将所有的积分都花干净,方才回到自己小院。

        推开门,他浑身一震,看向小院中坐在石桌前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