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玄幻奇幻 - 镇守凡尘三百年,我于人间无敌在线阅读 - 50、有人修妖法(1/2求追读)

50、有人修妖法(1/2求追读)

        以夺取妖族血脉修妖法,世间生灵皆敌!

        这是凡俗世界的铁律!

        人族有武道功法,妖族也有血脉传承。

        妖可以修行人族武道功法,但人族却没办法修妖族的妖法。

        除非,拥有妖族血脉。

        这血脉,可以是夺来的。

        “你是说,这洛京有人修妖法?”元和道人一愣,急道:“妖法哪那么容易修行?”

        “此人是用我鲛人族的血脉练功,至少残害了两位鲛人族才能血脉稳固。”虞红姑红了眼眶,仿佛同族惨死就在眼前。

        “还有,他要想保证血脉力量不干枯,还需要常年用人族的气血浇灌。”

        说到这,虞红姑看向章立:“上仙,修仙者的真元对于修妖的人来说,是无比宝贵的中和之物。”

        “吞噬真元与妖之血脉,可以直接提升修为。”

        就是说,用修仙者的真元中和,加上妖的血脉力量,就可以不需修行,直接提升修为。

        这等提升,比章立顿悟来的还容易。

        这般说来,最近洛京中的凡人被残害,修仙者被杀,还有这妖在云彩舫潜伏,都能解释的通。

        云彩舫中,妖是为了青月的妖族血脉而去的。

        要不是刚好章立他们去,说不定最终青月会被残杀。

        “你说,洛京要出大事?”章立看向虞红姑。

        虞红姑点点头。

        她微微沉吟,看向一旁的元和道人,还有远处的赵虎等人。

        “上仙,百年前,我曾将我鲛人族的修行法留下……”

        低下头,虞红姑轻声开口。

        虞红姑将自己族群的修行法交给了两个人。

        赵国国相东方镜。

        景元观当时的观主,雨辑道人。

        如今有人修了鲛人族的功法。

        “我妖族寿元是比人族悠长很多的,”虞红姑面色复杂,低低声音传出:“他说,会等我从镇妖塔中出去。”

        他。

        哪怕深居简出,很少去管俗事,章立也听说过镇妖塔中红姑跟国相东方镜的八卦。

        当然,不是虞红姑开口,章立也不知东方镜曾有这样承诺。

        “你的意思是,东方镜修了妖法?”

        章立看着虞红姑。

        东方镜成就大宗师是在百多年前,他的寿元也不多。

        “他不可能会修妖法。”虞红姑面上透出一丝温柔,低声道:“若是他想修,百年前就修了。”

        不是东方镜,那就是,雨辑道人?

        章立转头看向那伏在水泊里的身影。

        “不可能,祖师不可能会修妖法。”元和道人冷喝一声。

        “雨辑那小道士当时伤很重,说不定真的修妖法——”远处,瘸着腿的黑脸中年话没说完,已经瞪大眼睛:“上仙饶命,我错了——”

        巢季,黑狼妖。

        章立指尖一道淡淡的雷光交错,好似在跳舞。

        雷光一闪,巢季的惨叫声传遍镇妖塔地下一层。

        其他的那些被关押的妖,都将头往后缩一缩。

        修了妖法的那人心有余悸,不由浑身一颤。

        雷光消散。

        清静了。

        “雨辑道长说会将那修行法放在景元观的藏书楼,不会翻阅,只做珍藏。”虞红姑轻吸一口气,看向章立。

        妖族修行法在景元观的藏书楼,就算不是雨辑道人修的,也可能是景元观中人修了。

        从雨辑道人离开,景元观没有强者坐镇,需要借助妖法之力提升景元观的实力。

        不是没有可能。

        雨辑道人曾是大宗师,如果他修了妖法,实力之强,怕是大宗师境无敌。

        景元观是赵国道门魁首,镇国宗门,若是有人修妖法,牵扯之大,不敢想象。

        站在一旁的元和道人神色凝重。

        不管是景元观中人修妖法,还是雨辑道人修妖法,都如虞红姑所说,洛京之中要出大事。

        但他不信,景元观中会有人修妖法。

        师祖,更不可能。

        章立看着那伏在水泊中身影。

        他的双目之中闪动一丝金光,将幻境看穿。

        他能见这满脸鳞甲的人一双血红双目瞪着自己。

        “你是谁?”章立问道。

        那人咧嘴,满嘴尖牙,透着狰狞。

        “啪——”

        一条金色长鞭甩了出去。

        章立最恨人对自己龇牙。

        那种金光火焰四溅,便是隔着铁门,也能将锁在其中的妖抽打得鳞甲粉碎,皮开肉绽。

        元和道人第一次见到金鞭符箓的力量。

        一鞭之下的威猛景象,让他不觉握紧手掌。

        那妖的鳞甲可是连景元观中所藏精品剑器都斩不破,在这长鞭之下,竟是碎裂一地!

        自己手中,也有一张这样的符箓,是师叔送的!

        直到那妖被抽昏死过去,章立猜抬手将威能已经不多的符箓甩给元和道人。

        “多谢师叔。”元和道人紧紧攥紧手中符箓。

        “还有半年,”虞红姑看着章立,低声道:“当初我入镇妖塔,三位大宗师约定,只关押百年。”

        “还有半年,我就可以出去了。”

        这事情章立不知。

        放不放虞红姑出去,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在他看来,唯一要小心的,就是确定谁修了妖法,会不会比自己更强。

        要不,回去之后再寻几件宝物护身?

        走出镇妖塔,章立在元和道人躬身相送下离去。

        他没有回自己小院,而是直接往景元观前殿方向去。

        虞红姑说,景元观中有妖法收藏,他要去看看。

        洛京之中修妖法的如果真是大宗师境,对于现在的章立来说,都有威胁。

        大宗师境武道修为,加上一身妖力加持,战力如何,章立也不敢确定。

        此事,要小心对待。

        元辰殿。

        章立从当初来景元观时候到过这里外,这是第二次来。

        “师叔出关了?”接章立进大殿,王庆阳笑着道:“一直想将灭妖的奖励送给师叔的。”

        大殿之中,除了王庆阳还有掌管外事的元庆道人,另外一位谪凡修仙者,供奉长老乔成也在。

        看王庆阳将十块灵石,两柄长剑,还有两块玉牌送到章立面前,元庆道人和乔成面上都露出一丝羡慕。

        不客气的将灵石抓起,收入衣袖,章立看向长剑和玉牌。

        长剑是千锤百炼的青锋剑,虽然比不上修仙界中的半法器,也已经是凡俗世界极好的剑器。

        “这两块玉牌是景元观藏书楼和皇族供奉堂藏书楼中观阅功法秘籍的凭证。”王庆阳轻声道。

        藏书楼?

        正好,省得开口了。

        “没有这玉牌,便是我也不能进藏书楼。”王庆阳再次开口。

        章立点点头,将玉牌收起:“那剑器着人送我院子里吧。”

        这些都是他擒拿妖的奖励,是他该得的。

        “真是羡慕章道友运气。”乔成看向章立,面上露出感慨之色。

        他和景元观中其他几位供奉,还有洛京城中几位修行者研究过,章立能擒妖,实力或许有,更多的是运气。

        若不是那妖入水,凭一道雷符怎么可能伤到?

        雷道遇水则烈,这是修行界共识。

        他们一致认为,章立手上有一张价值不菲的雷符。

        虽然雷符珍贵,可换回十块灵石,加上其他奖励,绝对大赚。

        至于修行雷法,便是有,凭一个镇守弟子,一次能激发几回?

        如果当日是其他人遇到那妖,有武王赵城出手抵挡,在一旁好好准备术法,说不定也能一击擒妖,名利双收。

        只能说,章立的运气太好。

        至于那两位灭妖盟的镇守弟子陨落,那是太蠢,哪有修仙者与妖近身搏斗的?

        章立站起身,将一块黑色的鳞片放在桌面上。

        “洛京的妖不止一位。”

        “前几日祝兄在洛水上遇到过。”

        “乔成供奉长老有心捉妖,机会还有。”看一眼目瞪口呆的乔成,章立大步走出元辰殿,往不远处三层的藏书楼去。

        “还有,妖?”王庆阳面色阴沉。

        元庆道人神色凝重。

        乔成神色变幻,想说自己等人去灭妖,一时间又觉得好像实力有点不太够。

        “观主,出事了!”大殿之外,一脸焦急的青寻道人大步进来。

        “今日洛水上有数人被杀,伤口,极似妖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