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05章 黑名单

第005章 黑名单

        相关标准规定,人体周身共有361个标准穴位,另外再加48个经外奇穴,边沐不仅精通这些经穴的医学意义,对其武学含义照样洞若观火。

        拇指按力、食指所戴牛角指套贯穿力相辅相成,接连作用到对方“内关”、“曲泽”、“青灵”三处穴位,肩头顶力直达那小子“神堂”穴,同时配合腰间甩抛惯性力,一气呵成,最先动手那个小子被边沐连拿带过肩摔直接扔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酒瓶子招呼到自己身上,边沐突伸右手照着贾老六肋下“腹哀”穴狠狠地戳了一指,贾老六喝了不少酒,一点儿防备也没有,脑袋一歪,直接跌坐在地,就此一动不动。

        其他几个男的早就喝得差不多了,让边沐这么一激,虚汗直冒,冷风再一吹,大多都开始犯“酒蒙子”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深提一口长气,左手连锁带拿,右手食指点戳,拇指按压,瞅准每个人的关键穴位戳一戳,点一点,转瞬间,与会男客们全都歪歪斜斜地坐倒一片,整個小院也就边沐一个人还在那儿站着。

        躺倒归躺倒,贾老六等人脑子一个比一个清醒,眼睛也都睁着。

        抬头看看天,长长吐出一口气,边沐胸口那块儿可是舒服多了。

        每个人的穴位差异非常明显,瞬间精准拿捏那可是边沐的强项,此时此境,倘若换作他人那肯定是玩不转的。

        这时,一股焦糊味传来,边沐连忙弄了点水将烧烤架全部浇灭,顺手还把桌上的酒精灯一一压灭,担心外面的动静再惊扰了贾老六父母,边沐抬头冲二楼喊了几声:“叔!婶!六哥他们都喝高了,没事儿!这儿有我招呼着呢!”

        就听贾老六父亲随口答应了一声,压根儿没朝窗外张望一眼,估计老两口这会儿正在楼上看电视呢。

        慢步走到贾老六跟前,边沐搬了把小木椅坐在他对面。

        “六哥!你跟别人签合同那是你的私事,拆迁办张榜公布拆迁期限那是公义,公义为大,您那点私事可就小多了,这是公理,您能认吗?”边沐试图跟贾老六讲讲道理。

        小县城,像贾老六这种没有固定职业的浑人就认两条:要么武力降服他,要么重金砸晕他,其它的,这怂货统统不认。

        边沐突然袭击先制住他,想着再跟他掰扯掰扯大道理,不求他心服口服,能退一步能给家里人挣来一点安宁就算不虚此行。

        “呸!还是操心操心你在医院的差事吧!看你那傻样,啥还不知道了吧?你们医院搞了个什么末位淘汰名单,上面就有你小子的名字,还跟老子在这儿装13,丢了工作马上让你吃土!快把老子扶起来,等老子酒醒了,要你好看!”人都躺地上了,贾老六说起话来还是又臭又硬。

        活脱脱一个泼皮无赖。

        闻听此言,边沐不由地心下暗吃一惊。

        “靠!就算我平时评分垫底,科里好歹也得留下几个真正看得了病的大夫,那帮院领导不至于糊涂到这份上吧?!”边沐显得有些半信半疑。

        “要说还是六哥人脉够广!我们医院那点破事也逃不过您的法眼,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我就一无业游民,边家大门也是你们可以随便踩踏的?!”话音未落,边沐突然出右手食指照着贾老六肩头“肩贞”穴,左腿“伏兔”穴连戳了两指。

        这是一种特殊的点穴组合,施用在别人身上可能没什么效果,贾老六身上本就有几种轻微基础病,挨这么两下还真够他受的。

        贾老六顿时就觉着自己左半身变得有些僵硬,右脸上的肌肉也渐渐变得越来越不自然,贾老六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种错觉:自己马上就会变成一具僵尸。

        惊骇之余,贾老六张嘴就想警告边沐几句,不曾想,舌头突然有些发麻,继而变得越来越僵硬……

        这下可把贾老六吓坏了!

        看着贾老六双眼浮现出特别恐惧的神色,边沐强忍住没敢笑场,表情平静地注视着贾老六双眼,一言不发。

        随着僵硬程度逐渐加重,贾老六吓得头顶开始冒汗了,两眼透射出的目光全是心惊胆战。

        感觉时机差不多了,边沐伸左脚不轻不重地照着贾老六右脚脚心“涌泉穴”正正地踢了一脚。

        诶!那种濒临死亡的僵硬感渐渐开始缓解,贾老六就觉着几丝活气开始从脚底慢慢泛起……

        “六哥!这天寒地冻的,各位大哥就这么陪着您在这儿‘锻炼’,好象不大合适吧!”话里话外的,边沐就有点挑拨离间的意思了。

        贾老六以后还得在众人面前混日子,立马服软他还真拉不下那脸。

        毫无征兆,突然起身,边沐疾伸右手食指照着贾老六左眼直直就戳了过去。

        “边大夫!边大夫!大家街里街坊的,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你家啥时候搬家,我多叫几个兄弟过去给你们帮帮忙。”贾老六到底还是服软了。

        原本就是虚张声势,听闻贾老六口气变软了,边沐自然也就收手不吓唬他了。

        “得!时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改天再请六哥喝酒。”说罢,边沐围着地上躺着的其他人转悠了一圈,或点指,或脚踢,边沐将所有人被封的穴道一一解开,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边沐那矫健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都好些时候了,地上躺着的那些家伙这才一一爬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将贾老六搀扶到椅子上坐好。

        贾老六自觉颜面尽失,啥话没说,低头扬了扬手将那些兄弟们全都打发走了。

        独自在院子里呆坐了好一阵子,贾老六这才缓过点劲来。

        “这小子哪学的这套邪门功夫?!tmd跟拍电影似的,不对!他手指上好象戴了个啥玩意儿?靠!王八蛋一准给我们下了药了!对!迷药!md!这回老子认栽!走着瞧!下回看老子整不死你!”愤恨不平地嘀咕了半天,贾老六起身开始收拾院子里的残席。

        ……

        第二天,边沐照常上班,病人还是特别稀少,好在他心态很好,一边打听着租房的事,一边琢磨着联系一下丽津那边的几位老同学,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好的从业建议。

        边沐成功医治骆总一事就跟没发生过一样,云淡风清,悄无声息。

        匡衣衡还是依如既往的老练、沉稳,走到哪儿都是一副名医大家的派头。

        偶尔在路上碰上边沐,陈副院长也只是含蓄、亲切地笑笑,骆总化险为夷一事她也是只字不提。

        马院长就更过份了,偶遇边沐直接把他当作空气一般,视若不见。

        边沐开始有点儿相信贾老六的警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