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17章 医患间的微妙关系

第017章 医患间的微妙关系

        有时候,医患关系表现得也挺微妙的。

        病人患病,尤其是那些磨砾人的慢性病、缠人的顽疾、致命的重病,恨不得第一时间求助于世上最好的医生,以最快速度得到最精准的诊断、最有效的治疗,在最短时间里完全痊愈。

        人之常情嘛,正常!

        然而,患者挑选医生的同时,医生无形中也在选择患者,它是双向的,只不过,鉴于职业操守的约束,绝大多数医生不能随意拒诊而已。

        对边沐来说,眼前这位张先生绝对不是一个理想的患者,一旦沾上,以后的麻烦事绝对少不了。

        听对方有事先签定协议的意向,边沐就知道眼前这位患者轻易“请”不出去了。

        “鉴于您的病情比较复杂,我呢,又是半路接的诊,为避免日后彼此难堪,我同意先签署一个协议性质的备忘录。”医患关系微妙,既然对方主动提出来,边沐哪敢跟他们客气。

        闻听此言,患者张先生连同他身后那两位朋友当时就愣了一下,看得出来,他们其实就是客气那么一下,打心底压根没有签署相关协议的思想准备。

        “那……依边大夫的意思,这种协议具体怎么行文比较好一些?”张先生身后那位女性朋友率先问了问。

        “只要将张先生出车祸的实情、车祸后所有治疗要点写清楚就行,当然,还得附上病历复印件,谭、王二位主任以及相之相关的所有主治大夫都得在附件上签字、填写日期、按手印。”边沐毫不客气地亮明自己的态度。

        最近这些年,医患间时有发生激烈的冲突,边沐人单势孤的,家里还穷,他哪敢随便承接这种烫手山芋啊!

        更何况,边沐辞意已决,临走的时候再给自己弄个医疗纠纷尾巴,那不是吃饱了撑得嘛!

        一听说边大夫提出如此苛刻的条件,三人当时就有些傻眼。

        过了片刻,张先生身后站着那个男的开口说道:“边大夫这种要求怕是挺难办的,今天你肯定是拿不到这份协议书了,那我们这号就白挂了?”

        “那倒不会,我会尽力替张先生排忧解难的,协议未鉴之前,我先给张先生做个初诊,那就不下医嘱了,反正张先生突遭祸事,病情又这么复杂,一时半会的也不可能出现大幅好转的奇迹,什么时候协议签好了,到时候我再正式医嘱。”边沐神态严肃地亮明了自己的出诊态度。

        张先生侧身扭头看了看身后两位朋友,三人眼神交流了片刻,张先生笑着说道:“行!那就请边大夫先做個简单的初诊吧!”

        “那好!咱先把把脉!”说着话,边沐出手搭在张先生左手手腕上。

        “哦!典型的浮脉,脉象散漫而无根,节律不齐……脉力四散而不均匀,元气伤得不轻啊!听他说话中气还可以,脉象怎么象杨花一样四散奔逃,手指稍有松懈就难以把握了……这家伙要是治起来可是要费些周章呐!”心下暗忖老半天,边沐是真不想接诊该患者。

        十几分钟过后,张先生和他那两位朋友反倒安心多了,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位边大夫举止稳重,出手专业,一看就不是寻常医生。

        “张先生!您这病治起来是个慢活儿,谭、王二位主任并没什么处置不当的地方,您的确有些急于求成了,从脉象上看,您已经身处元气大伤的境地,所以……”

        “很难治吗?那得拖到多会儿啊?我老婆居家做专职太太也有两三年了,小儿子离不开人的,家里就我一人挣钱,这成天死不成活不了的,我们还怎么生活啊?”张先生显得有些急躁,说话的口气就有些冲。

        边沐并不介意,笑着回应道:“中医讲求整体调理,固本清源,争取在最短时间里将您消散的元气恢复到原先七成左右,到那时,您最多也只能争取一个居家办公的机会而已,请问,您在哪一行高就?”

        “高就不敢当,就一码农而已。”

        “it人士啊!那您应该算是高收入阶层了!”

        “高个屁!对不起!对不起,一时口误,我不是冲你,累死累活一年到头最多也就挣个20来万,家里家外的,房贷、车袋、教育贷……我都快cd市贷王’了,边大夫!再这样下去,我们全家都得饿死!”说着说着,张先生显得有些急眼了。

        “言重了!您现在已经出院居家休养了吧?”见张先生没有身着住院部的专用号服,边沐随口猜测道。

        “居家静养也有一个多月了,再这么待下去,就算不疯也得得个重度抑郁什么的,tmd!”说到最后,张先生突然爆了句粗口。

        装作没听见,边沐笑着追问道:“那您每回如厕平均花费多长时间?”

        “啥?!蹲厕用多少时间?是这意思吧?”

        “对!大概用时多少?”

        “那我得想想……20分钟左右吧?”

        “哦!您如厕有翻阅手机的习惯?”

        “对呀!有些工作在手机上就能完成,怎么了?这习惯不好吧?”

        “这不是什么习惯不习惯的,这也是种疾病的表现,看样子,您肾气外泄也有些年头了,这跟车祸、手术并无多大关系,我也不是吓唬您,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您若是不能及时调整的话,一旦走到‘鱼翔’脉象那个地步,您的麻烦怕就不是能不能早日上班那么简单了。”

        “什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很严重吧?”张先生有些茫然若失了。

        微微一笑,边沐在处方纸上写下“鱼翔”两个大字就手递给张先生。

        “手机上啥都能查得到,你们三位不妨自己上网查查看。”说着话,边沐起身走到门边招呼小刘护士请3号患者及其家属进屋。

        3号患者是个13岁初一小男生,陪他来看病的是四位老人,分别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边沐也年轻,这种家属阵容他还是头一回见识。

        经询问,眼前这个小患者有些厌学,多名专家教授将其诊断为轻度自闭症。

        边沐耐心和蔼地问了小男孩几个问题,小朋友口齿很是伶俐,问什么答什么,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一时间,边沐也有些吃不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