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20章 神钓

第020章 神钓

        终于下班了。

        不知怎么搞的,整个下午总共才诊断了5位患者,边沐却觉着浑身上下非常困乏,大脑甚至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边沐变得不象从前那么自信了。

        2号患者,依照常规疗法收治的话,边沐也能应付,他完全可以像刘丽菲那样,先安排张先生住院,制定一套中西医相结合治疗方案,事先告之患者他的病耗时费力,得慢慢调养,先攻头痛,再攻胸闷,只要姓张的愿意在医院里耗着什么都好说。

        不仅如此,以边沐目前的医术,完全能够做到让姓张的患者觉着自己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对中医科而言,这样的患者最受欢迎了,边沐的绩效评分很快也就提上去了。

        至于能不能完全治愈,甚至彻底除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边沐深知,以自己目前的医术,成功概率最多占六成。如果姓张的不太配合治疗的话,边沐连三成的把握都没有。

        那个3号小患者情况就更复杂了,边沐从医经验不足,完全没有治疗儿科患者的经验,更何况,那个小朋友病情复杂、年纪幼小,各种中医治疗、调养手段如何掌握适当的分寸他是一点经验也没有。

        总不能拿孩子当试验品吧?!

        边沐相信,聂易雄、岑松雪肯定有办法,甚至于,匡衣衡都比自己有经验,他那人做事向来刀切豆腐两面光,轻轻松松就将两位病人“治好”了。

        潜意识当中,边沐一直暗自认定自己是整个中医科水平最高的大夫,他甚至认为全院有点良知的同事背地里应该都是这么默认的,只是大家心照不宣而已,比如,陈副院长、蔡总护士长。

        现如今,边沐深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失落感一点点打心底浮起,渐渐充积在胸口,边沐感觉很不舒服。

        窗外,夜幕渐起,华灯璀璨,下班的人流、车流在光影中穿梭,整座县城渐渐变得安静下来……

        老妈和小妹还沉浸在乔迁之喜的喜悦当中,这会儿应该做好了晚饭正等着自己回家呢!不知为什么,边沐忽然不想回家了,起码现在不想。

        静静地坐在窗前,眼望多姿多彩的街景,边沐渐渐有些怅然若失……

        “‘晖康’那可是私企性质医院,各种考核标准只会更具体、更繁难,竞争肯定比这儿激烈多了,就我这两下子在那儿能站得住脚吗?将来要是在那儿也待不住的话,我的个人声誉可就毁得差不多了,到那时,我还能继续从医吗?!”想到这儿,边沐变得有些茫然,忽然意识到自己怎么变得有些四六不靠了。

        进退维谷的感觉原来如此尴尬,边沐感觉自己的生活空间突然缩小了好多,天下之大,似乎并没有可以容纳自己的合适地方。

        突然,手机响了。

        陈总夫人的电话。

        “边大夫!方便出来坐坐吗?”电话里,陈总夫人说话口气很是客气。

        “您还没回丽津吗?”

        “老陈在你们这儿有個工程,项目不大,手底下那帮人无能,总也推不开,他一着急就过来看看,经你诊断之后我就不那么慌乱了,晚几天回去不碍事的。”

        “如果方便,您有什么事还是电话里谈谈吧!”边沐不想跟有钱人走得太近,将来不定哪天都是麻烦。

        “请别误会!约你出来只是想找个比较方便点的地方聊聊老陈的病,你年轻有为,医术方面很有一套,我看得出来,有些话你可能不方便明说,不过……事关我家老陈的健康,我还想详细了解一下,否则,我会心神难安的。”

        “那……随便找家茶社坐坐吧!”边沐也不想耽误陈总的病情,信口也就答应了,不过,他还是不愿接受患者家属的吃请,那事关他的医德医风,他可不敢大意。

        不管周围同事平日里如何为人行事,边沐深信:医德医风对于一个合适的职业医师永远至关重要。

        “边大夫应该还没吃晚饭吧?你要实在介意的话,我们不妨找家小餐馆,最好是你们当地的特色餐馆,我们aa制,边吃边聊,如何?”

        “好吧!我们当地有种特产,名叫‘望天白’的胖头鱼,别处应该见不着的,城北西华路东头有个豆芽巷,巷子里有家叫‘老郭小炒’的小饭店,老板是个外地人,厨艺还不错,那地方比较偏僻,不容易碰上我们医院同事,您先去那儿等着,我上‘黑龙潭’抓几条‘望天白’给您尝尝鲜,菜我点,饭钱您出,如何?”

        “好啊!那可比五星大酒店有趣多了,待会儿见!”说罢,陈总夫人那边把电话挂了。

        ……

        “黑龙潭”,夜钓的老客们都还没来,外行又不懂夜钓的诀窍,边沐骑车到那儿的时候,四周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边沐打小练就一手垂钓绝技,就见他从一个手提塑料袋里取出软丝鱼钱,串好秘制鱼饵,不远处各种灯光多少能照点亮,边沐站岸边观察了五六分钟,水泡浮现,暗流涌动,他循迹听声琢磨了半天,认准一个坐标区域,边沐将鱼钩远远地抛甩了出去。

        边沐钓鱼向来不用浮子,全凭手上的感觉。

        “这条太小了,不行!这条太大了,留着以后有大用,这条不错,诶!?怎么还给跑了,滑头!好久没钓了,鱼饵太干了?!没事,再等等……咦!这条不错,这条不给她,拎回去孝敬我妈吧!”心念闪动,边沐开始收线,感觉时机差不多了,手腕突然发力猛拉狠拽,偶尔还特意绕几个大回环圈子。

        “望天白”再奸滑它也经不起边沐这么一通折腾,没过多久就晕菜了。

        一条、两条、三条……边沐几乎一手也没放空。

        “五条,我自留两条大点的带回家,剩下的招待陈总夫人好了。”想到这儿,边沐将灌好潭水的黑塑料袋分作两份,一份带回家,一份用来待客。

        ……

        “老郭小炒”小餐馆,食客基本坐满了,边沐一进门就瞧见陈总夫人独自一人坐在靠里边的角落里正在那儿摆弄手机。

        店老板老郭正在后厨忙活,耳边就听他老婆轻声提醒了几句。

        “边大夫来了!”

        “你过去接下鱼,问问他,哪份用来招待客人,哪份他带回去。”头也没抬,老郭随口回应道。

        “好嘞!”答应一声,老板娘满脸堆笑地快步走到边沐跟前就手将两袋子鲜鱼接在手上。

        “婶!左边那袋我拿走,右边那袋麻烦你们做道清蒸小锅。”边沐笑着说道。

        “知道啦!茶已经给你泡好了,快过去歇会,待会儿就上菜!”

        “辛苦了!”

        “总这么客气!呵呵……”说罢,老板娘拎着两袋子鲜鱼进后厨拾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