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23章 另谋出路

第023章 另谋出路

        一线职业医师、医技技师、药剂师、护士、医务行政人员……这一次医德医风警示公告来得非常突然,院方事先居然没有透露半点风声,从同事们的反应来看,绝大多数人应该都不知情。

        电子版公示通告名单果然有刘丽菲的名字,边沐数了数,一线职业医师,她排在第17位。

        整个中医科上榜的就8个人,刘丽菲排在最前面。

        通告大意可谓言简意赅,经过为期24个月的综合测评,由高到低,评定结果分为a、b、c、d、e五个等级,d级为“医德医风基本合格”,e级为“医德医风以观后效”,刘丽菲等人都属于e级。

        眼睛盯着通告内容,边沐猜测,那所谓的测评结果名单里,自己可能勉强得了个d级。

        “综合测评?天才知道具体都什么测评标准,也许……压根就没定标准,上牙一碰下牙结果就出来了,小地方的事,不好说啊……不过,刘丽菲那么八面玲珑一個人都给刷下来了,要说一点根据没有好象也说不过去,咦?!小刘就一药剂师,他怎么也给刷下来了?成天药房待着,他的负分咋得的?”想到这儿,边沐通过聊天软件给小刘发了几条短消息。

        没过多一会儿,药剂师小刘回了个电话。

        “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制定的狗屁测评标准,我一个药房的能扣啥分啊?这里面百分百有猫腻,你小子福大命大啊!居然漏网了,说说吧!陈副院长那边你都送啥了?”

        “切!我要是懂请客送礼的门道还用在中医三科坐冷板凳?你还别说啊!这回测评确实透着某种古怪。”

        “因人而宜而已,不过,听说绩效占比被刻意拉低了,你小子可是逮着便宜了。”

        “天知道咋回事,兴许正式下岗名单上就有我了呢!你们反倒没事了,这就跟那什么打预防针似的,呵呵……”

        “净瞎说!以后咱们可得把眼睛争大点才行,否则,真有可能让咱卷铺盖走人呢!”

        “说是那么说,这方面我外行得很,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再怎么着也没用!”

        “咱俩这样讨论一万年也没戏,陈副院长不是挺欣赏你的吗?要不,找个适当的时机,帮我问问?你一身本事,上哪儿也能混口饭吃,我不行啊!可替代性太强了!我还指望在咱这儿领退休金呢!”

        “快拉倒吧!陈副院长……算了,总之我跟她可没你想的那么熟,有这闲功夫你还不如找找蔡大姐问问呢!”电话里,边沐帮小刘出了个主意。

        “她?!嘴严得跟那什么似的……她是个看人下菜碟的主儿,还是自己想办法吧!得!同学约我出去谈点事,拜拜了您呐!”说罢,小刘把电话挂了。

        挖机司机这回是真睡着了,边沐怕他着凉,上医用储物柜里拿了条薄毛毯轻轻给他盖了点。

        站窗前琢磨半天,边沐发现所谓的“医德医风“测评哪哪儿都透着古怪,以正常逻辑标准是无法参详其中奥妙的,干脆!还是另谋出路吧!

        ”看这架势,我在这儿还能混段时间,钱小通说得好听,天知道‘晖康’那边到底咋回事,不如改天约下他,我先上那边看看,实在不行,这边我先请几天假,上那边试试医?”边沐心下暗忖道。

        ……

        闹铃响了,边沐如梦初醒一般,连忙将艾灸架子尽数拆除掉。

        “先别急着起来,穴道都张开着呢,外面风大,再着了风寒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翻个身躺会,待会儿咱们一起走!”说罢,边沐开始整理诊室各个角落。

        跟老妈一样,边沐打小就特别爱干净,走到哪儿整理到哪儿,浇花、清扫灰尘、关窗……哪怕明天不来上班了,今天也得认认真真把班值踏实了。

        “您还给我盖一毛毯,谢谢!这二年,象您这样的大夫可不多见了!我虽说没啥文化,不过,感觉得到,您是个好大夫!”挖机司机真诚地恭维了边沐半天。

        “少说好听的,以后做事最好摸摸良心,别动不动就乱拆人家房子。”

        “那是,那是!我不是没什么文化嘛!就这么点手艺,唉!别的咱也不会啊!”

        “哎!以后贾老六那边要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就是看着跟平时不大一样那种事,记着跟我通个气。”边沐装着不经意的样子样说道。

        “怎么?您家该不会也是拆迁户吧?”

        “我要是拆迁户倒好了,切!公房!别说拆迁补贴了,连回迁资格都没有,我不是有一病人嘛!西羊小区西9楼,我们关系挺不错的,他儿子在外地上大学,家里没个撑门户的,我担心贾老六他们胡来再把那个病人给惊着了,你那边发点消息,我也好过去劝劝不是。”

        “边大夫心是真善啊!您放心,打今儿起,没事的时候我就给您盯着贾老六,那王八蛋害我挨这顿打,要不是您医术高明,我可能就废了,我还跟他过不去呢!咱是一头的,以后您要有什么吩咐,随时联系我,别的本事没有,老乡还是认了不少,关键时候还是有点蛮力的。”

        “那倒不用,你只要暗中将他的行踪透露给我就行,我好有个思想准备。”

        “包在我身上了!”

        “时候差不多了,咱这就走吧!记着,每隔三天过来理疗一次,脉象差不多了咱再停。”

        “成!全听您的!”说着话,那个挖机司机毕恭毕敬地陪着边沐离开医院各回各家了。

        ……

        晚上十点半,边沐骑着自行车上三中校门接上边悦,兄妹俩一路说说笑笑着很是亲近。

        “小悦!明天下午我请半天假上市里转一圈,我打算给自己谋条后路,那边具体咋回事咱也不清楚,所以,这事你知道就行,咱妈问起来就说我上那边学习去了。”

        “知道了!伱真打算跟着钱大哥干啊?”

        “先去试试,具体咋回事,眼下还说不来呢!”

        “我觉着还是市里医院有前途,小县城有什么好,你在那儿待着就是屈才!我支持你!”

        “先跟那边接触一下再说吧!”边沐笑着回应道。

        ……

        下午三点半,丽津市“晖康”医院门诊大楼,人力资源部副主任办公室。

        “咱们班那帮同学也就你有独立办公室吧?”一进门,边沐笑着说道。

        “切!我要有你两下子,鬼才稀罕这个破职位,钱挣不了多少,成天还事事的,你喝咖啡还是茶水?”

        “别忙活了,我这会儿过来,不会打扰你吧?”

        “怎么会!你就是我近期最重要的工作呀!走!我陪你四处参观参观!”

        “方便?”

        “跟我还客气什么!走着!”说着话,钱小通取来一件崭新的白大褂让边沐穿上。

        “怎么?胸卡都给我做好了?”一边说着,边沐取下胸卡仔细打量了几眼。

        “那是当然了!命中注定你就不该在小县城浪费生命,这儿才是你施展才华的正经平台!边大夫,请!”说着话,钱小通表情夸张地打个手势敬请边沐出门。

        “你呀你!还那样!”说罢,边沐也没客气,迈开大步走出房门准备四下里参观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