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26章 打擂台

第026章 打擂台

        在“晖康”医院,欧阳子夜向来有“儒医”的美誉,除了形象气质温文尔雅之外,主要是觉着他个人修养相当好,知书达理、待人和蔼可亲。

        今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欧阳子夜一反常态,刚见面就挑边沐的毛病,措辞严厉不说,口口声声还要跟边沐“打擂台”。

        钱小通深知,欧阳子夜虽说离中医大方之家还有段距离,作为医学世家子弟,他在医术方面还是可圈可点的。

        眼见着欧阳子夜把握十足地要跟边沐一决高下,钱小通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

        “边沐的医术肯定没什么问题,不过……临床经验方面到底还是不如欧阳子夜,这要是比输了,消息传到外边,他这辈子怕是只能在小县城混到退休了。”想到这儿,钱小通用征询的目光看了边沐几眼。

        大学宿舍一起混了五年,他俩自然早有默契,边沐冲钱小通展露出自信的微笑,表示自己应付得了。

        见此情景,钱小通轻轻点点头,表示支持边沐把这场擂台打下来。

        “欧阳老师!既然您一再坚持,那就麻烦您出面敬请几位专家教授评判一下,时间、地点由您定,晚辈就当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不管结果如何,晚辈自当服从客观医理。”边沐非常坦然地接受了欧阳子夜的挑战。

        见边沐答应得这么痛快,欧阳子夜当时就愣在那儿了。

        显然,欧阳子夜严重低估了边沐的实力,边沐神态自若的表现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沉默片刻,欧阳子夜阴沉着脸冷冷地说道:“那好……今天正好周五,周日下午三点,咱们市中医研究所见!”

        “好的!您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就不多打扰了,病人还等着您呢!”边沐这就准备告辞了。

        “嗯!钱副主管,请不要误会,诊断这种事来不得半点虚假,我这样做也是给边大夫一次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年轻人嘛!只有多锻炼才能进步,我这是对事不对人,若有冒犯之处,还请钱副主管多多包涵!”

        钱小通就当他放屁,淡然地回了两句:“好说!师弟,咱们这就走吧!”

        ……

        钱小通原本安排得好好的,按照原先设计好的行程,接下来他将陪着边沐分别拜会一下医务部主管、办公事务部主管、医院常务副院长、院长,一圈走完,钱小通准备请边沐上家里吃顿家宴。

        欧阳子夜这么一闹,原有计划自然全都打乱了。

        钱小通脑子转得挺快,通过欧阳子夜事件,他已经敏锐地嗅到一股不祥之气,那是一种非常排外的气息。

        “先回我办公室再说吧!”说着话,钱小通陪着边沐一路拉着家常返回办公室。

        “那个什么陈总到底怎么回事啊?”刚一落座,钱小通连忙问道。

        边沐就将陈总夫妇被马院长误诊一事简单介绍了一下。

        “陈总?搞房地产的?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那人全名叫啥?”

        “这人挺奇怪的,他送我的名片上明明写的是方董事长,可是,他周围那些人,包括欧阳子夜在内怎么都称呼他陈总呢?”边沐回应道。

        “名片上印的全名是啥?”

        “好象是方易……什么来着,当时我也没当回事,就没仔细看,小悦瞧着那玩意儿做工挺精致,拿去当书签了,想起来了!好象是叫‘方易钦’,对!就是这个名字,明代不是有位温病流派大家周易钦吗?这一联想我就记起来了。”

        “嗨!原来是他呀!没错!这人平时身上准备两套名片,遇上外人,他就拿那张姓陈的名片给人,遇上他看得上眼的,他就送人家一张姓方的名片,以后你真要有什么事求到他们公司,只要亮明那张姓方的名片,他手底下的人自然会热情接待,否则,直接客客气气地就把你打发走了。”

        “啊?!商界还带这么玩的?姓方?该不会是他母亲的姓吧?”

        “就是的,他就一富二代,他母亲就姓方,‘安泰’公司的创始人,听说前年生病了,如今在海外休养,公司大事由他舅舅决定,日常业务归方易钦管,说是董事长,其实就是个总经理的角色。”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他得那种病呢,成天鬼鬼祟祟的,不是啥好人。”

        “他到底得的什么病?严重吗?你有多大把握?”

        “肾功能出问题了,程度反正不轻,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应该有外遇了,而且为期至少在十年以上。”

        “呵呵……那不稀奇!我明白了,肾精渐亏,已经快到不可逆的边缘了?”

        “差不多吧!他在私生活方面八成非常不检点,不过,他也算是挺有本事的,他爱人,就是那位岳董事长,那么精明一个人丝毫没有察觉老公不忠。”

        “成天忙着挣钱了,哪有时间关注这個,你是不知道,一年365天,他们能在家里碰头可能连一个月都不到,我爸妈就那样,呸!呸!呸!我怎么拿我爸妈跟那种人相提并论呢!都是欧阳子夜那个王八旦害的,脑子转到别处了。”钱小通气得大骂了欧阳子夜半天。

        “欧阳子夜看着挺绅士的,怎么一上来就冲我开火呢!意思是担心我将来抢他的位置?”边沐奇怪地问了问。

        “他平时挺内敛的,今儿这是吃了呛药了!我猜啊!无非两件事,要么拿了什么人的好处了,要么受人挑唆真怕你将来影响到他在医院的地位,你有所不知,别看他出身中医世家,其实,医术方面就那么回事。”

        “怎么?欺世盗名的那种?”

        “那倒不至于,他在妇科病、老年病诊治方面还是挺有一套的,刚才你没见排队看病的大多都是中年妇女?在这方面,他可会哄人了。”

        “听你这意思,他在肾病方面并不擅长?”

        “是的,所以说要么有人出重金收买了他,要么有人从中挑唆,回头我查查,看他是不是跟你们医院的同事挺熟的,其实,中医圈子就那么大,有点名气的互相都加着群呢!对了,你还真打算应战啊?”

        “不然呢?!我们那儿实在不好待了,说不定哪天直接就让人家炒了鱿鱼了,没事,我心里有数。”

        “那就好!我就说嘛!除非聂易雄之类的顶尖高手出面为难你,一般中医名家还真镇不住你!”钱小通笑着恭维了边沐几句。

        “自家兄弟不兴互相吹捧,既然这样,那我回去好好准备准备。”

        “不急,先上我家坐坐。”

        “不啦,家里还有点事,我有点不放心。”说罢,边沐就此告辞回丽石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