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34章 看错黄历做错事

第034章 看错黄历做错事

        明眸皓齿,鼻秀如玉,肤白凝脂,乌发披肩,换掉防护服之后的焦悦芸看着活泼开朗,青春四溢,丝毫不见技术灰领那种层次的沉闷、乏味。

        正值风华正茂年纪,边沐自然对焦悦芸渐起好感,年轻人在一起,聊什么都是那么自然、开心,无形之中,二人都有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

        车队快行驶到长途汽车站的时候,边沐准备下车。

        “麻烦你在前方停车场边上停一下,我在那儿下车就行。”

        “哟!这就到了啊!真快!让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焦悦芸!”

        “边沐!很高兴认识你!”

        “幸会!多亏你帮我解围,否则,今天我就得第一个带头深入沟底玩命!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碰上这种窘事,来的时候大家还说说笑笑的,我一女的,还是个组长,站沟外等着就是了,谁承想,同事那边出事了,他们几个当时就怂了,磨磨蹭蹭就是不挪地儿,我要是强迫他们下去也不是不行,实在是人命关天,当时我还真开不了口……尴尬死了!”

        “小事一桩,不必客气!对了,贵公司内部是不是已经正式立项准备开发‘红泥沟’了?我也算半个药农,所以比较关注这事儿,我这么问,你不介意吧?”

        “没事儿!这车是我的,咱们现在就是私人间闲聊,再说了,就算已经立项也不是什么商业机密,我们只是奉命采集样品而已,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这事是你们县自己主动牵头的,骆总对这事一直持谨慎态度,这不刚刚又出了车祸,不大吉利,再说了,我们回去走正常流程也得段时间,别的不说,仅风险评估一项就得一个多月,早着呢!”

        “这样子啊……这事直接牵扯到药农的利益,大伙儿都挺敏感的,你下回再进山一定要多加小心,轻易不要跟当地药农起冲突。”

        “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下次进城办事的时候,一定联系我哦!我個人单请你!”

        “呵呵……再说吧!届时你要不忙的话,我倒是有心上贵公司参观一下。”

        “好啊!随时恭候!”

        “时候不早了,就此别过,一路顺风啊!”

        “嗯!常联系啊!”说罢,焦悦芸下车陪着边沐将自行车一应之物悉数卸下,客气几句,就此驾车绝尘而去。

        ……

        回到家里,太阳刚刚落山,小妹边悦估计也快放学了,老爸还没下班,老妈正在厨房忙着做水煎包。

        “妈!您还没开始包吧?”

        “没呢!咋啦?”

        “山上采了点灵芝,太小太碎的可以掺肉馅里。”

        “太浪费了吧!能卖不少钱呢!”边母有点心疼钱。

        “太小太碎的没办法加工的,弄不好还会长霉点,到时候扔了可惜,吃也不能吃,更不能入药,那才可惜呢!”

        “好吧!少放点啊!剩点我给你奎叔家送过去。”

        “好嘞!待会儿分好我给您搁阳台上。”说着话,边沐就手将散碎灵芝分作两份,少的那份清洗清洗手撕了几下搁肉馅里搅拌了几下。

        多的那份边沐将塑料带扎上口放置在阳台角落里,老妈哪天上奎叔家串门捎着也就带走了。

        边沐正帮着老妈擀皮呢,手机响了。

        钱小通的电话。

        边沐打小有个习惯,没把握、无定论、前景不明……之类的事从不在父母面前提及,“晖康”公司那边到底待得住不他其实心里也没底,相关谈话自然不能惊动老妈,省得她陪着担心。

        洗了洗手,边沐躲到客厅角落里给钱小通回了个电话。

        边母翻了翻眼皮瞧了儿子两眼。眼神里透出的目光多少有些复杂,儿子大了,心思杂了,大事小情的跟自己商议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说他孝顺吧,可是这心里怎么总觉着儿子跟自己越走越远了呢?

        “不定有啥事瞒着我呢!这孩子……”一时间,边母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你那边准备得咋样啦?我可听说欧阳子夜拜访了好几位名医,裁判组架式拉得可是够大的,看样子他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跟咱哥们过不去啊!”电话那头,钱小通关切地问道。

        “估计他也是枉费心机,打擂台之约怕是会黄。”说着话,边沐把山间点卜一事简单介绍了一下。

        “我靠!神鬼之事也能信呀!你是不是喝高了啊?我可是正经八百地请你过来帮我撑事的,伱这么满不在乎的,合适吗?”电话里,钱小通好象有点不高兴了。

        “呵呵……急啥!听我跟你详细说说这里面的道道。”说着话,边沐将他和老裴的分析过程拣重点复述了一遍。

        电话那头,钱小通半晌无言。

        “有道理!不过……他们一个个的老奸巨猾的,就这么高高举起,不吭不哈地就放下了?”电话那头,钱小通不无疑惑地质疑了几句。

        “太自负了呗!你想啊……医学世家子弟,博士学历,业界名医……这些心理优势叠加在一起会滋生什么样的心理?对吧?在他们眼里,小县城医院过来的毛头小伙那还不跟只小蚂蚁似的?只须伸出个小指头我的小前程也就土崩瓦解了。”电话这头,边沐笑着解释了几句。

        “嗯!逻辑上说得过去,他既然已经露出这么大一破绽,我要是不意思一下还真有点对不起他,呵呵……行!我心里有底了,伯父伯母还好吧?”

        “我爸还凑和,我妈身体有点走下坡路的意思,要不我咋急着多挣点钱呢!”

        “只要你在我们这儿好好干,钱不是问题!回头哥们帮你搞套差不多的房子,早点把他们接到市里,小悦一住校,你正好腾出精力给伯母好好调养调养,很快就没事的。”

        “但愿吧!我这边还有点杂事,一时半会儿可能还不能直接上你那边上班,等欧阳子夜彻底歇菜了,我能不能在先在你们那边试试医?”

        “没问题!欧阳子夜怕是干到头了,得罪我?!看错黄历了吧!”

        “得饶人处且饶人,为我这点小事犯不着的,不显山不露水地让他那些险恶用心落空也就得了。”

        “你就是心太软!要不匡衣衡他们随随便便就敢拿捏你呢!王总!哈哈哈……瞧您说的,改天再聊吧!我过去应付一下,试医一事没啥大问题,欧阳子夜这边一了结,我马上通知你过来试医。”

        “辛苦你了!”

        “切!自家兄弟不说外道话,挂了啊!”说罢,钱小通那边把电话挂了。

        电话里时不时传来几声嘈杂的声响,这个点钱小通估计正参加什么宴会呢!

        ……

        边家水煎包也算是一绝,边沐正吃得香呢,就听小妹边悦忽然来了句:“妈!听说奎叔把贾老六的人给打了?”

        “嗯!失手伤了好几个人,其中一个已经被送到市里医院了,你奎叔这回怕是摊上大事了。”

        闻听此言,边沐一下子就联想到那位挖机师傅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