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42章 大医如山

第042章 大医如山

        齐尚歧毕业于南歧医科大学,正经八百科班出身,主修临床医学,毕业后在丽津市中心医院心内科待了几年。

        后来受岳父启发突然改修中医,遵照旧礼拜在温病派大家罗自衣门下,一边上班,一边苦学中医六技,最终熬成当地一号难求的名医。

        于针灸一道,齐尚歧更是自成一派,名动四方。

        恩师罗自衣曾经多次告诫过齐尚歧:不要轻易收治危重病人以及特别繁难的疑难杂症患者。

        罗自衣的逻辑简单而清晰:重症得大治,那得是那种大中医级的人物才能胜任,勉强而为的话,特别容易坏名声,一个象样的医生,名声一臭,后面的路也就没法走了。

        博大襟怀、大思维、大处方、大型医疗设备……胆子还得特别大。

        今天亲眼目睹边沐做治疗前准备工作,再联系到两千多年前匈奴医官抢救大英雄苏武的具体细节,刹那间,齐尚歧这才算彻底领悟恩师罗自衣生前所说那些话的深层含义。

        “表面看起来,小县城、小医院、小年轻……眼前这个小中医处处透着一个‘小’字,然而……大胆作为、大胆突破既有的诊疗程式、大方行针……边沐处处又彰显着‘大中医’的风范,跟他比起来,我怎么反倒处处透着一股小里小气的寒酸气呢?!”想到这儿,齐尚歧忽然心生几分惭愧之心。

        遥想当年,恩师罗自衣对自己始终都不是特别满意,有些秘传神技最终也没有传授给自己,反观边沐,齐尚歧猛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连恩师罗自衣的背影都还没摸着呢!

        齐尚歧在心里草拟的治疗方案也有火灸治疗环节,不过,他选用的是“拔火罐”的方式,准确地讲,是不定期精准“拔火罐”,目的跟边沐一样,也是慢慢将朱顶顶体内淤血排除体外的思路。

        然而……

        这种治疗方案暗藏了一个医疗风险:一旦治疗周期被人为延长,朱顶顶很有可能由于长时间缺氧直接导致大脑受伤,有些伤可治,有些伤可能最终会演变成不可逆转的永久性伤害,小脑萎缩、智力功能区机能受限、感观区域行为能力受限……都有可能。

        也就是说,治疗过程中,朱顶顶或许可以苏醒,但是,重新睁眼的朱顶顶极有可能变成一个智力、行为能力受限的“半傻子”!

        一旦走到那一步,这病算是治好了?!还是……

        想到这儿,齐尚歧不敢往深处琢磨了。

        他心里最清楚不过了,再这么深究下去,他这几十年的“名医”到底是咋当的?!

        跟小地方来的小医生比起来,齐尚歧忽然觉得自己努力铸就的高大光辉的名医形象突然就变得有些支离破碎……

        齐尚歧觉得很不舒服,他得找点事做才行,否则,内心深处那种心绪不宁的感觉怎么压都压不住。

        齐尚歧猛然站了起来,周边医护人员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一個个不由地吓了一跳,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持相似的想法:姓边的年轻大夫一准是出大错了!

        “护士长!请你取几把椅子过来,就是那种老式的木头坐椅,咱们帮边大夫搭个架子,最好多找一些过来,那样选择余地还大点,待会儿咱们得帮边大夫把那块人形木工板架到炭火盆上面。”齐尚歧冲护士长说道。

        “明白!王子祺、于小慧、张亚欣,你们三个上储物间找找,马小兰、赵玉娟,你俩到后勤保障部看看,跟王主任说东西是我要的,快去!”说着话,护士长立马安排五个小护士出去搜罗老式木质坐椅去了。

        听齐尚歧如此帮衬自己,边沐连忙冲齐老躬身行了个礼,感谢老先生自降身份提携之恩。

        齐尚歧、边沐这么一联手,后续的治疗速度一下子就提上去了。

        欧阳子夜当时就傻眼了!

        真是弄巧成拙,不仅没有令边沐当众出丑,相反,反倒促成了他跟齐尚歧结成了朋友式的联盟关系,欧阳子夜心里甭提多别扭了。

        欧阳子夜身边那位漂亮女助理可是个心明眼亮的人物,会诊现场到底咋回事她早已看得清清楚楚,恩师欧阳子夜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大打折扣了……

        经齐尚歧协调,众人帮衬着边沐将患者朱顶顶抬到人形木工板上,脸朝下,木工板上端开了个脸形空洞,朱顶顶的口鼻恰好可以从那儿露出来正对着地上安放的一个洗脸盆。

        边沐随后的治疗如果起作用的话,朱顶顶得吐几口淤血,下面安放的洗脸盆正好也就接着了。

        担心再嗝着朱顶顶,护士长亲自上手,在各处铺垫了毛巾、床单之类的东西,如此一来,朱顶顶的前胸、口鼻透过木工师傅所开的空洞就露到下面了。

        边沐借助火钳子和白酒反复调节了老半天,炭火的温度、高度、方位慢慢也就调整好了。

        在场众人平生还是头一回见这么治病的,一个个惊讶得啥话也说不出来。

        好多人心中不由地暗自思忖道:“天呐!这不大烤活人嘛!这也能行?!”

        边沐取出钢针在朱顶顶后背‘至阳’、‘灵台’、‘神道’三处穴位各扎了一针,他出手极快,似乎并无特异之处。

        护士长在旁边一直等到边沐再无其它治疗动作,在一位漂亮女护士的帮衬下亲自上手给朱顶顶各处盖上几副床单,权当被子用了。

        边沐不敢有丝毫大意,蹲在地上不停地挪动三个炭火盆以便朱顶顶均匀受热,稍有不慎再把他给灼伤了那可就麻烦了,偶尔,护士长在旁边也帮衬一下。

        时间渐渐过去,朱顶顶的鼻息也开始变得渐近正常……

        在场众人不由地面面相觑,直到此时,包括欧阳子夜在内这才在内心视边沐为真正意义上的职业医生。

        头一回以这种方式给人治病,边沐心里也不是百分百有把握,一会儿查验一下患者的鼻息,一会儿检查一下脉搏,再过一会儿还得查看一下患者前胸皮肤的颜色、性状、体温……

        慢慢地,边沐的额头、前胸、后背可就见汗了。

        ……

        估摸着醒针时刻也该到了,边沐站起身将双手消杀了一下,以一种极慢的速度开始起针。

        齐尚歧看得十分消楚,此时此刻,边沐正在施展一种被称作“透天凉”的针灸技巧,那是一种难度系数在中等偏上的针灸技术,准确地讲,那是“透天凉”针灸术的一种变种。

        “下面炭火烤着,谓之至阳;上面施以‘透天凉’针灸疗法,称之为渐阴,一阳一阴,阴阳互通互补,患者体内积聚的那股子阴毒外邪之气可就让他给慢慢引导到前胸了,高明!他这脑子还真不白给啊!”齐尚歧不由地暗自赞叹了几句。

        齐尚歧身边站着的全是他的得意门生,其中有两位,一男一女,有时候,他们也能把针灸针扎到“透天凉”的程度,不过,那得看患者的体质、病情,有时候,还得参考施针的季节、时间节点、治疗环境,总之,他们一直无法做到信手拈来,随心所欲。

        这二位两眼紧盯着边沐的手法,心里顿感骇然,二人心里那点小心思大体差不多:“看这架式,这家伙施针水平似乎已经达到不分时间、不分场合都能随心所欲地扎出‘透天凉’的治疗效果,这怎么可能呢?!”

        欧阳子夜在针灸方面也有较高的造诣,“透天凉”他也扎出过几回,不过,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还是他父亲手把手地教着他才扎出“透天凉”的治疗效果。

        自打欧阳子夜独立行针以来,他还从来没有扎出“透天凉”、“烧山火”之类的针灸效果。

        如今见识到边沐的真功夫,欧阳子夜顿时变得面如死灰,心里沮丧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