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54章 血痰

第054章 血痰

        边沐说话方式透着“绵里针”式的软刺,嗜爱钓鱼那位患者直接气得手脚发冷、怒火爆燃。

        “怪不得欧阳大夫都让你给挤走了,今天一见,你算个什么东西!纯粹找抽啊!”说着话,该患者站起身上手打算揪住边沐狠狠地抽扇一顿。

        边沐早有防备,缩脑藏头、移肩拧腰,轻轻巧巧地就躲开了。

        “宋先生!真话向来比较刺耳,您着什么急啊!呵呵……原来您是欧阳大夫的病人啊!那您腿上的“火鳞斑”怎么一点没见好转迹象呢?该不会只是消消痒而已吧?!”边沐笑着点破了那点名医手下的尴尬。

        经边沐这么一刺激,宋姓患者当时就气疯了,追打几次难以得手,直接抡起候诊椅朝边沐砸了过去。

        边沐一边躲闪一边护着林护士躲到楼道去了。

        林护士正待呼叫保安上楼制暴,被边沐拦住了。

        “别管他!信我这一回,保证啥事没有!您不如叫个保洁阿姨过来,待会有事麻烦她。”

        半信半疑地看了边沐两眼,林护士到底还是呼叫保洁阿姨去了。

        宋姓患者几次三番没法得手,直气得差点背过气去,见消毒液抓起来就往边沐头上招呼。

        后来实在抓不眷东西了,心一急,一个趔趄就摔地上了。

        这时候,医护人员,患者、陪同家属……纷纷冲到楼道看热闹,不少好事者拿出手机拍个不停。

        一时间,场面就显得有些混乱。

        一不慌,二不忙,边沐笑着冲宋姓患者说道:“哎哟!您倒是悠着点啊!气大伤身、摔跌伤骨,旧疾未除,新病再起,那可有您熬的了。”

        围观众人都听出来了,眼前这位年轻医生这是不嫌事大啊!

        宋姓患者尝试了好几次才从地上爬起来,听边沐还在挑衅,怒气攻心,一口气没接上来,右腿一软,半跪半摔地再次跌倒在地。

        “卟……”的一声,宋姓患者嘴里喷吐出一大口散发着血沫子的东西,随即就不醒人事了。

        见此情景,围观众人顿时失声惊呼一片,有那胆小的甚至失声尖叫起来,其中有几个吓得还把手机跌落于地。

        当时的场面就透出几分恐怖色彩了。

        边沐将双臂展开,冲围观众人做了几個“下压”手势,示意众人稍安毋躁。

        边沐心里清楚,此时此刻,不论他怎么解释也于事无补,倒不如沉着冷静地做个示范。

        “林护士!麻烦您取个护理盘过来,我要采集病理样本?”

        “这会儿不是应该先抢救患者吗?”林护士立即质疑道。

        “放心!他没事,地上温度低,给他凉凉血,万一真出什么事,我会承担起所有责任的。”边沐异常镇定地回复道。

        “这就好!”说罢,林护士撒腿如飞地冲向附近最近的护理站。

        林护士反应过速,反倒把边沐看愣了一下,回望林护士修长身影就此消失不见,边沐不由地1暗自赞叹道:“唉!我们医院像她这样的护士还真不多!”

        ……

        “边大夫!还是我来吧?”林护士轻声征求道。

        “别!血污马虎的,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着话,伸左手接过护理盘,边沐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将采样器械清点了一遍。

        还不错!一样不多,一样不少,看来,“晖康”医院的护士基本业务素质还是很过硬的。

        转过身,边沐快步走到宋姓患者近前,半蹲在地,护理盘就手搁在地上,手法熟练地将常规病理样本采集好。

        一扭头,就瞧着林护士已然悄悄侍立在一旁了。

        “让其他护士送去化验吧!一定要全套的,最后检验结果一定要加盖医院公章,辛苦您给他拿个枕头过来,他还得凉凉血。”

        “马上照办!”说罢,林护士协调几位同事去了,她的业务素养确实不错,虽然边沐尚未提及,她已经开始安排担架准备抬人了。

        不仅如此,萍水相逢的,她还无法完全信任边沐,与此同时,她还协调了一下急诊科,请他们随时准备急救一名患者。

        ……

        感觉差不多了,边沐伸右手掐了个“二指禅”手诀,照着宋姓患者右胁下连点了两指。

        劲力迸出,那力道直接把旁边站着的林护士都给惊着了。

        “天呐!这力度还不把患者肋骨给点断了啊?!”林护士着实吓了一跳,瞪圆一双大眼睛使劲盯了边沐几眼。

        “诶?!我怎么躺这儿了?!你小子……”话音未落,宋姓患者猛然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就要撕扯边沐。

        冷冷一笑,边沐右手化指为掌,身形陡转,绕过宋姓患者正面,在其右侧颈动脉处不轻不重地“砍”了一记手刀。

        就在宋姓患者再次晕厥浑身瘫软之际,边沐左手拉扯了一下宋姓患者,就势半蹲了一下,算准方位、部位,肩顶腰挺,顺势将宋姓患者扛在右肩上,步履轻松地朝自己诊室走了进去。

        林护士等人当时就傻眼了。

        这都啥医风啊?!

        谁见过?!

        来不及细想,林护士赶紧追了进去。

        “林护士!这是患者的手机,麻烦联系一下他们公司大点的领导,越大越好,然后再联系一下家属,省得他省来再胡闹!”

        “好!没密码?”

        “我拿出来屏就没锁,赶巧了吧!管它呢!能用就行!”

        “好!马上召集他们到这儿集合。”

        “辛苦了!”

        “看您客气的,我让人给他拿条被子盖上点不?”林护士到底心细。

        “也好!请下一位病人进来吧!”说着话,边沐就座准备接诊下一位患者。

        “好嘞!”答应一声,林护士急忙出去先招呼候诊病人去了。

        没过多一会儿,林护士一个人回来了。

        “不好意思!病人可能全吓跑了!这会儿怕是正排队退位呢!”

        “哈哈哈……”边沐当时就被逗乐了。

        林护士也哑然失笑了,轻轻摇摇头,出门打电话联系患者社会关系一众重要成员去了。

        边沐乐得轻闲,随手拿起一本新出的医学专业期刊杂志翻看起来。

        ……

        边沐精通数学,时间节点自然掐算得奇谁,等宋姓患者亲友聚集得差不多时,他将检验报告递给宋姓患者妻子。

        “您先看看,完了让大家都传阅一下,大家别紧张,困扰宋先生多年的顽疾已治愈大半了,他这会儿好着呢!”

        困惑中众人传阅了一遍,没一个人看得懂,其实也就走了一遍程序而已。

        最后,大家将目光集中在一个矮胖矮胖的老男人身上,等着他拿个主意。

        林护士介绍过了,此人乃是宋姓患者所在公司一位挺有实权的副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