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55章 初战告捷

第055章 初战告捷

        宋姓患者所在公司一位副总正准备开口问问到底咋回事,宋姓患者忽然醒了。

        “王八蛋!你是不是给老子下药了?!赵副总?您怎么来了?!”一骨碌从处置床上翻身下地,宋姓患者惊讶地问道。

        边沐发现宋姓患者眼神透着难以掩饰的慌乱。

        “果然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还真让我给蒙对了。”边沐心下暗忖道。

        所谓赵副总狠狠瞪了姓宋的一眼,回过头冲边沐沉声说道:“如此兴师动众,总得有个合适的说法吧?!”

        赵副总眼神里透着十二分质疑,看得出来,他心里其实是非常恼火的。

        “您先请坐!宋先生太能闹了,满楼道追打我,不把您请过来,宋先生的病根本没法治!”边沐笑着解释了一番。

        “那……治得咋样了?”

        “已经好了一多半了。”边沐笑着回复道。

        “你放屁……”宋姓患者忍不住怒骂了一句,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当即收口再不吱声了。

        边沐没理会他,径直面句赵副总、患者妻子耐心地解释了一番。

        “宋先生天生至阳火性体质,偏偏又特爱去荒僻至阴水域垂钓,不仅如此,寻常花鲢、草鱼、鲤鱼……他还看不上,非要钓那种腥味轻淡、肉质鲜美、体型适中的深水鱼种,久而久之,阴阳互激,水火难容,自脚底涌泉穴等穴道那里慢慢输入大量阴邪至寒之气,宋先生吃饭又是高歌猛进的风格,高油、高脂肪、高蛋白、高度白酒……大量摄入,毫无节制,由此,至阳难消的胃火之气一路下沉,与至阴之气相撞,几经反复,最后全都积在小腿附近,上不去,下不来,硬生生憋在那儿了,另一路胃火之气朝上走,使得宋先生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就上手打人。”

        宋姓患者平时钓的鱼没少孝敬赵副总,边沐这么一解释,赵副总觉得眼前这个年轻大夫说的还算合理。

        宋姓患者的妻子天天做家务,老公平时拿回什么样的鱼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年轻大夫一猜一个准,她就猜着她老公今儿这是遇上高手了。

        看病、钓鱼都很在行的高手。

        宋姓患者听完也傻那儿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赵副总那是见过世面的人,遇事向来不轻易表态,他心里明白得很,眼前这个年轻医生如果没两下子也进不了这家医院。

        “我已经问过了,如果不是你一再挑衅,他也不至于发那么大火,你又作何解释!”赵副总表情平静地质疑道。

        “没办法!综合所有能查到经方资料,突然激其发怒是眼下唯一的治疗方法,宋先生血脉多处发生堵塞,那是一种悬停式堵塞,前后还各有一小截回旋余地,宋先生还这么年轻,所以,这种活塞式雍堵暂时尚未对他造成较大影响,随着时间推移,向上的阴邪之力终究会占据上风,雍堵现象渐渐向心肺推进,大家想想,那将会是一個什么样的结果?!”说罢,边沐不再多说什么,留点时间让人们自己琢磨去。

        静默片刻,陈副总还是半信半疑。

        “这都是你的主观臆测吧?!怎么证明?”陈副总质疑道。

        “你们刚才看到的检验报告就是那种雍堵式斑块突然集聚在一起,随后由宋先生吐出的血淤排泄物检测结果,怒气渐盛它有个发展过程,在此过程中各种雍堵斑块被怒气牵引,达于四肢,最后喷吐于口,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成本也最低,宋先生要是性格稍微内向点,我也不敢行此险棋了。”边沐耐心解释了半天。

        “那都是一家之言,怎么证明你这不是故弄玄虚,标新立异?!”陈副总到底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继续追问道。

        “您不妨问问宋先生,他小腿感觉如何?”边沐笑着朝宋姓患者瞧了两眼。

        众人不由地将目光一齐投向姓宋的。

        这时候,宋姓患者这才想起自己上医院干啥来了。

        他突然发现,两个小腿那种奇痒难当的难受劲早已消散得无影无踪。

        不过,他不愿意当众承认这是边沐的治疗效果,撇撇嘴两眼向天开始装傻充楞。

        得亏他爱人是个明事理的人,扭头看他脸上的表情就啥都明白了。

        “大夫!肯定有效!那这后续治疗怎么个安排?”姓宋的爱人心里明白得很,只要能把怪病治好比什么都强。

        “您爱人有点特殊,所以,有些事必须做在人前,否则,将来有些事很难说清楚的,要不麻烦您过去帮大家看一下,此刻宋先生小腿不适处应该已经软化了,之前那种硬邦邦的现象再也不会出现了,另外您不妨试试用手掌从下往上推挤一下,会有趣现象发生的。”边沐笑着解释了几句。

        姓宋的爱人冲边沐礼貌地欠了欠身,径直朝姓宋的走去。

        姓宋的抬脚想躲,立马被他爱人给阻止了。

        “这都啥时候了?!别胡闹!”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姓宋的多少有点惧内,不情愿地站在原地没挪窝。

        依照边沐的指点,姓宋的爱人分别试了两下,边沐基本说的全对上了。

        “咦?!大夫!这皮质屑怎么变硬了?!哎哟!一推挤还掉一层,这没事吧?!”一边尝试,姓宋的爱人连声询问。

        “呵呵…那都是正常现象,三个月之内不要沾水就好。”边沐人没离椅,就坐那儿叮嘱了几句。

        事已至此,陈副总意识到眼前这个大夫绝非等闲之辈,继续待下去已经没啥意思了,冲边沐点点头,陈副总起身朝门口走去。

        见陈副总这就要走,边沐起身礼送了一下。

        “陈副总您慢走!大家都可以回了,情况特殊才把大家请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大姐!您留下就行,我得给宋先生开两张方子,一份水煎内服,另一份外敷!”说着话,边沐十分客气地礼送众人出门。

        姓宋的借机也混进人丛中跑了。

        姓宋的哪里知道,边沐这番生猛操作早就一并将其嚣张骄悍邪气也化解得利利索索。

        若干年之后,追忆往事,姓宋的才会真正领悟到边沐的厉害!

        ……

        诊室里就剩边沐一个人了,夜幕初垂,华灯初上,姓宋的一个人不知浪费了多少位患者的就医时间。

        “边神医!还在忙活呢!走!我请客!”话音中,钱小通晃晃悠悠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