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57章 严厉的质询

第057章 严厉的质询

        “毽子王”是个城市公园小网红,分别在两个门户网站拥有300多万真粉丝,每天早晨,吃过早饭,他都会上街心公园以“毽”会友,同时还在网上直播。

        一个高难踢毽子神动作刚做完,“毽子王”突然倒地身亡。

        网上当时就炸开了锅……

        网络世界独有的神奇链接逻辑开始发酵、演绎、蔓延……

        边沐的“神预判”很快也被翻腾到网上……

        没过多久,骆家铭的“失语症”、朱顶顶起死回生等成功医案被人发到评论区……

        边沐的大名很快就成了高频词,很快就引起相关部门敏感人士的关注。

        ……

        连带着核查其它事项,相关部门有关工作人员顺便把边沐“请”来质询了一下。

        为首那位组长姓严,五十多岁一女士,眼神犀利,表情森严。

        “第一个问题,关于那位孙姓网红先生猝亡的真实病理,你既然预诊在先,还请本着科学、严谨的学术原则加以解释一下,现代中医发展几十年,玄而又玄的色彩几近于无了,你还年轻,今后行医的路子还长着呢!待会回答问题请慎言。”严组长言语犀利如刀锋。

        不知怎么搞得,边沐听在耳中,突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略微调整了一下情绪,边沐坦然回复道:“经本人诊断,孙先生属于至阳气血体质,人群占比大约17%,他还有一年两次保养性输液的习惯,如此一来,在患者体内反倒形成若干节段性血栓……”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节段性血栓?依据呢?”严组长打断边沐的病理陈述,质询了一个关键细节。

        “听诊结果!”

        “听诊?!请讲具体点!”

        “就是传统听身脉的意思。”

        “身脉?意思你有能力给患者号身脉?”显然,严组长表现得非常专业。

        “可能那次运气比较好吧,患者在这方面的生理体征表现得特别清晰、完整,所以我就参考手脉、望珍、神视……方方面面的生理表症,最后确诊孙老先生患有严重的脑梗、心梗重疾,不仅如此,该患者酷爱踢鸡毛毽子,不幸的是他还跑得特有水平,如此一来,那些节段性血栓随着血流四处游荡,我当时大体估算了一下血脉压差,以24小时为一個单元换算的话,最多72个小时,他就有可能突发脑溢血、心梗之类的重病,所以……当时我就建议他住院治疗,可惜……后续的人事诸位都知道了。”边沐十分专业地解释了一番。

        “哦!跳鸡毛毽子这种十分有益身心的健身活动反倒成了病情恶化的催化剂?!真是前所未闻呐!边大夫还真让我们长见识了!”显然,严组长对边沐的解释尚有存疑成分。

        “诊断过程中,我要求患者做过体型动作演示,结果显示,孙老先生其实是个身心俱懒散之人,之所以长年坚持上公园踢鸡毛毽子乃是出于虚荣心、网络收入去的,所以……那些不断游走的节段性血栓犹如几十枚定时炸弹,不是不爆,一爆就是一条命!”边沐随即又补充了几句。

        这一回,严组长总算轻轻点点头,算是通过了。

        沉默了片刻,严组长再次提出质疑。

        “民营医院不比正规公立医院,在管理方面难免出现漏洞,边沐医生在没有办理正式辞职手续情况下就来‘晖康’医院参加所谓的‘试诊’,我们对这种行为持严重质疑,王副院长!麻烦贵院在类似问题上加强管理,下不为例!”说着话,严组长表情严肃地警示了一下“晖康”医院作陪的三位院领导。

        “是我们监管不严,马上改正,马上改正!”那位王副院长赶紧冲严组长歉意地欠也欠身,态度表现得特别虔诚。

        “严组长!有您时不时监督一下,我院最近几年才得以取得明显的成绩,在同类医院中深受好评,不过,有个细节我想补充说明一下,没别的意思,还请严组长和各位领导多多包涵,边沐医生在我院坐诊,其实是……是以专家会诊的名义特聘的,这是相关手续,还请各位领导审查一下。”说着话,年纪看着最年纪的一位院领导起身走到严组长跟前,将边沐在“晖康”医院临时坐诊的正规手续拿走她看。

        严组长审阅得非常仔细,尤其日期什么的她看得尤其上心,好象唯恐“晖康”的人事后补办假手续刻意蒙蔽她似的。

        过了一会儿,严组长将那套聘用手续轻轻搁在一边,好坏压根儿没表态。

        “边沐医生!不管你个人医术达到什么程度,本人认为还是应该踏实些好,在县医院就把本职工作做到精益求精,有心寻求更好的发展就走正规调动程序,你说呢?”

        “您批评的是,今后本人一定多加注意。”

        “嗯!你现在可以走了!谢谢对我们工作的配合,另外,你所说的‘身脉’一事,我们事后还会找相关专家教授进一步求证的,希望今后你也会对自己今天的所有陈述负责。”

        “请严组长放心,我对自己所有的陈述承担所有责任。”

        “那就好!希望以后好自为之。”

        “各位领导辛苦了!”客气了一下,边沐起身离开了小会议室。

        ……

        严组长的训诫并没有就此中断边沐的试诊工作,下午两点半,边沐依旧安坐在自己诊室里准备接待新患者。

        “边大夫!听说你面对严组长那才叫有范呢!你是不知道,咱们这种医院平时最怕的就是严组长他们,人家那边动动嘴,咱们这边立马就得忙断腿,大家都可怵她呢!”林护士笑着恭维了边沐几句。

        “实事求是嘛!问心无愧就好,麻烦你叫病人进来吧!”

        “好嘞!”答应一声,林护士出门招呼病人去了。

        ……

        晚上快八点的时候,边沐才把最后一名患者礼送出门,整整一下午,边沐总共接诊了22位患者,工作量还真有点大。

        起身活动了几下,收拾收拾边沐下班了。

        快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手机响了。

        小妹边悦的电话。

        “哥!新医院待得咋样?”

        “挺好的!爸妈还都好吧?”

        “放心吧!都好着呢!咱们住的那老院全拆光了。”

        “哦?!达成协议了?”

        “好象是,听说一声都没吵,各让了几步,全拆了!”

        一听这话,边沐不由地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