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60章 挂号的多了也是个麻烦

第060章 挂号的多了也是个麻烦

        边沐指出廖津声处置方案的一处漏洞,廖津声内心其实是认账的。

        只不过,这么多年,他和同行们一直都是依照标准流程处置的,中间也有病情反复的,好在他们都有应对预案,反复处置多次,病人病灶或慢慢自己吸收,或转科另行处置,还有的则须重新手术。

        不管怎么说,类似病情在廖津声手上还没有出现过不治病历。

        各种应急预案唯独没有考虑过中医介入。

        边沐突然介入,廖津声无形中多出一种选择方案,略微迟疑片刻,廖津声选择信任边沐。

        廖津声率领他的团队密切配合,边沐尽最大可能减少出血量,妙到毫巅地扎了两针,随后拿出十二分的小心开始推宫过血……

        ……

        众人神情紧张地等候了二十多分钟,就见患者嘴角渐渐渗出一些黑色淤血。

        边沐早有准备,指导众位护士小心翼翼慢慢调整病人上半身的位置,直至所有淤血全部排尽。

        边沐随即将钢针起除,冲廖津声说道:“可以了。”

        冲边沐点点头,廖津生将所有致命创面复查了两遍。

        还好,几乎没什么渗血,大出血的风险也一并排除了。

        二人肩并肩站那儿观察了十几分钟,虽说医学视角各不相同,不过,血压、心率、血氧饱合浓度……都是二人监测的共同归结点。

        眼看着患者的生命体征渐趋平稳,廖津声笑着冲边沐说道:“因为你,他不知道少受多少罪!走!回值班室坐会!”

        “那都是您处置得当,我只是略帮点小忙而已,学长请!”说着话,边沐十分礼貌地打了个手势,同时向侧后方退让了两步。

        多年以来,廖津声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明礼的同事,心下颇有些触动。

        “医术如此高明人还表现得如此恭敬礼让,这将来没准还是个医学大家的苗子呢!”廖津声心下暗忖道,与此同时也回敬了一个“请”字手势。

        二人有说有笑地朝值班室走去,途中,边沐手机响了。

        钱小通的电话。

        “诶!你在哪儿呢?我在你宿舍门口。”

        “我跟廖大夫在急诊科值班呢!有事吗?”

        “切!能有啥事,上我家喝点呗!你上急诊科值班?!啥意思?!”

        “观摩学习,廖大夫很厉害的,我是受益匪浅!”

        “真有你的!这才来几天呐!已经这么投入了,那……你继续值班?还是看看我爸妈?”

        “今天太仓促了,明天晚上吧!手头正好有点东西,送伯父伯母最合适不过了。”

        “你说的好东西铁定没地方买去,那我让保姆好好做几道硬菜,咱们好好喝几杯。”

        “好嘞!”

        “别整太晚啊!明天还得出门诊呢!咱们医院每天都会出诊评测通报,同科室当中,你已经移居前十了,客观地讲,仅就医术而言,你已经十分接近副主任医师数据了,可喜可贺!”

        “哪里,哪里!贵院医疗资源丰沛,人才济济,我不过就是借了点贵宝地的人气而已,方方面面可学习的地方真是太多了!”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别搞太晚啊!明天还得出门诊呢!好多人在背后盯着你的出诊评测数据呢!”

        “我会小心的。”

        “挂了!”说罢,钱小通把电话挂了。

        ……

        急诊科医师值班室,廖津声提出二人共同发表一篇急诊方面的技术论文,这方面,他有很硬的关系,一准过稿。

        “您的意思是从中西医结合的角度论述一下急诊抢救的新思路?”

        “嗯!这方面的论文一直是个空白,很容易过稿的,今天如果不是碰上你,我这辈子也不会起类似念头的,对于中医之道,恕我孤陋寡闻,一直认为你们只是在某些慢性病方面有些技术优势,总体来说,还是西医作用更直接、疗效更直观,更容易巩固,今日一见,跟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所以……这篇论文的实际影响可能比伱我想象的还要大得多。”

        “我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太过微小了,还是您来主笔吧,我最多算个第二作者,旁助也行。”

        “那可不行!算咱俩的,明天下午我就动笔,中医部分你来主笔,哪天抽空咱们在文字上推敲一下就行了。”

        “那好吧!正好借机跟您学学真正学术论文该怎么写,英文方面一直是我的弱项,希望您不吝赐教!”

        “年纪轻轻的,怎么总是表现得这么谦虚呢!怎么?不当我是朋友啊?”廖津声笑着开了几句玩笑。

        “您说笑了,都是真心话,在我们那儿,就算干到退休也很难遇到你这样的学长,那还让我们怎么进步啊!”

        “打住,打住!实在听不下去了!呵呵……我现在先起個写作大纲,你要不要一起?”

        “不了,论文的框架还是您来定,我把中医介入部分细节完善后发给您就是了,您先忙着,我还是过去看看那位患者,同时将相关治疗数据整理一下给您拿过来。”

        “也好!辛苦你了!”

        “应该的。”说罢,边沐出门探视那位车祸重伤病人去了。

        不出所料,那位车祸重症患者病情没有出现任何反复,各项生命体症都很平稳……

        边沐甚感自豪。

        ……

        刚过子夜时分,廖津声到底还是把边沐劝回宿舍了,他郑重其事的告诉边沐,以后甭管什么理由,能不熬夜绝对要规避。

        ……

        夜深人静,边沐站在落地大窗跟前远眺窗外美丽的都市夜景。

        “还是大城市好啊!啥时候能多挣点钱,在这儿弄套差不多的房子把爸妈小妹接过来在这儿生活啊!”想到这儿,边沐准备正式调过来在这儿好好拼搏一番。

        工资不用太高,只要先达到廖津声的一半他就满意了。

        边沐猜测,像廖津声这样的全科医生,每月薪酬至少得3万。

        第二天上午,边沐手上的患者整整多出一倍,看来,网络影响力还是不能小觑的。

        边沐诊病向来耗时费力,眼看着都过十二点了,其他同行都关门下班了,边沐手上还有一多半病人在门外等着呢。

        没办法,征得边沐同意之后,林护士将其余患者一一耐心劝离了,能等到下午过来的顺延到下午再过来,时间上不方便的,要么退号,要么改天再说,实在不行,只好建议他们另挂其他医生的号了。

        边沐心如止水,耐心看完最后一位病人,十分礼貌地将其礼送出门,略微整理一下这才准备下班。

        “真是不好意思,害你们俩受累了,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要不,跟他们反映一下,每天上午咱们仅限10个号?下午放宽到15个?”边沐跟林护士和另外一位女护士商量了一下。

        “好象不行!专家级医生才有限号权,你要真打算这么做,最好先跟钱副主管商量一下,再由他向上面申请特批,其实……我们早看出来了,你就是责任心太强了,有些病人,三五分钟差不多也就看完了。”林护士笑着回应道。

        “不行啊!中医讲究除根,人家挂我的号就是信任我,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他们最大限度早日康复,这是原则问题,不能退让的。”边沐神情认真地解释道。

        “那好吧!希望上面能给你面子,那我们先上食堂了,边大夫再见!”说罢,林护士拉着那位女同事上食堂打饭去了。

        边沐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知道自己饭卡级别比两位护士高多了,连忙在后面追上二人,用自己的饭卡给二人打了两份好点饭菜,算是赔罪。

        三人有说有笑地吃着可口午餐,林护士善意地建议边沐有些事最好学得灵活点,否则,以他这种行医风格迟早会招来非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