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71章 心锁渐开

第071章 心锁渐开

        小县城这种地方,人头都熟得很,边沐担心恶意抽烟男子找小贺同学的麻烦,执意更换了一家快捷酒家。

        这家快捷酒店距离县人民医院更近了一点,硬件设施稍差了点,不过,房费便宜还干净,24小时热水不断供,另外还免费提供一顿早餐。

        三楼阳面靠边边沐挑了一间小单间,值班女服务员说她认识边沐,执意再将房间仔细打扫一遍。

        边沐没细问,猜着自己可能给她家亲友看过病,而且疗效应该还可以。

        边沐跟那位女服务员客气了一番,随手将小贺同学的简单行李放置妥当,夹着白大褂,陪小贺同学出去吃点东西。

        “咸德”饭庄,几十年老店了,主营地方特色菜肴,不追时代风潮。

        “这家店走的是怀旧的思路,不求发财,略有盈余即可,走!尝尝我们当地的风味。”说着话,边沐请小贺同学进店。

        “随便吃点就行,不必太复杂。”小贺同学笑着客气道。

        “好不容易来一趟,尝尝地方风味嘛!那边有客人抽烟,咱找个上风口的座位。”说着话,边沐挑选了一处临街近窗的座位,目测了一下风向,边沐特意走到窗前将西边推拉窗开了条二指宽的缝隙。

        边沐站在窗前试了试,还行!根本吹不着大伙。

        窗外,冬日暖阳正盛,晒得人后背暖乎乎的,好受用!

        半只“风火烤鸭”、一份“板栗醉烧鸡块”、“高烧麻山药”、“枸杞虾仁烩”,另外要了份“河鱼大乱炖”,主食吃素馅蒸饺。

        “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了吧?”小贺同学笑着说道。

        “吃得了!我最近门诊有点多,太耗神!名义上请你,实际是我得实惠!哈哈哈……”

        “呵呵……那是您待客真诚!跟其他大夫相比,您确实是全身心投入,是该补补!鸭子还能这么吃,头回见,我尝尝!”说着话,夹起一块鸭肉,照着边沐指点,小贺蘸了点老黑酱,滚了点椒盐芝麻,拌了点蒜苗丝,配了点黄瓜丝尝了几口。

        “嗯……太好吃了!别有风味,别有风味!”小贺赞不绝口。

        二人有说有笑地吃着,边沐下午还要当班,也就没要酒。

        见小贺同学吃得甚是尽兴,边沐趁热打铁地尽力消除他内心的阴影。

        “从进门到现在,你一声都没咳,呵呵……你是聪明人,自然知道问题之所在,你看,那几个抽烟的,一看就是普通工薪族,劳累一上午,抽支烟很解乏的,吸烟有害健康,但若完全禁烟,没有二百年是行不通的,我们得学着跟烟民共生共存才行。”

        “嗯!跟之前相比,我可是好多了,最起码我不用上哪儿都戴着防烟尘口罩了。”小贺同学开心地回应道。

        “那就好,不过,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在气血运行方面还是有些实质性问题,咱们还得继续扎扎针,如果疗效还行的话,一周来一次就行,学生嘛!免费!”

        “那可不行,我家境还可以,另外,我们公费生都有医保,只要校医同意赴外就医,您的治疗费应该可以全报的。”

        “是吗?名校是不一般啊!那你在这边住店还得花钱呢!”边沐笑着说道。

        “看病吃药哪有不花钱的,那点房费我家还是出得起的,您就甭管了!”

        “那由你吧!今儿下午咱们就开针。”

        “好的!谢谢边大夫!”

        “不客气!另外,你也见识过了,这世上又坏又硬的混蛋到底是极少数,更多的都是些欺软怕硬的浑人,只要方式方法得当,不断给他们施加一定的阻力,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会退缩的。”

        “您说得非常在理,不过……这种事对我来说……难度有点大……与之相比,高考的难度好象也没那么难了。”很明显,小贺同学的畏难情绪还挺重的。

        “说实话!刚才我是故意管闲事的,看你的反应一点也不孬啊!慢慢来,来日方长,我对你有信心!”

        “那……我要不要学点传武功夫?您好象练过。”

        “打小被姥爷逼着练的,水平一般的很,你现在从头练起……看你举手投足倒是协调得很,只要能吃苦,练一练还是有些用处的,顺便磨炼磨炼伱的性格。”边沐笑着回复道。

        “那您教我?”

        “我?!时间、地点都不合适,你们学校不是有体院吗?脸皮厚点,多求求人,从长拳开始练练吧!”

        “那好吧!我平时最怵求人了,这回磨炼一下自己吧!”

        “这就对了,等你练得精熟了再来找我,到了大街上,学院派长拳没什么用,到时候我再帮你改造成宋祖长拳。”

        “那为什么不打一开始就练宋祖长拳呢?”

        “你零基础呀!体院的老师帮我给你打打基础,他们有大把时间呐!”

        “原来如此!那我回去就去求人教我。”

        “脸皮厚点,带上学生证,一个老师一个老师地求教,退休的更好,放心!肯定有愿意传授的,逢年过节的,一定要有所表示啊!”

        “明白了!谢边大夫指点!”

        “大家一见如故,不必客气!蒸饺很好吃的,趁热蘸点酱料好吃!”

        “就冲这地方的美食,我每周也得来一趟。”

        “哈哈哈……欢迎欢迎!”边沐被逗得哈哈大笑。

        小贺同学一点都不懂,边沐这是替他高兴呢!

        绕了这么大一個圈子,边沐终于将他的心锁悄然打开。

        否则,十几年之后,小贺的咳嗽必定会转为实症,到那会儿,就算聂易雄那种中医圣手也会束手无策。

        长此以往,咳嗽将会引发一系列负面反应,直至将小贺心头锈锁彻底锁死。

        将来总会有那么一天,小贺差不多也该45岁上下了,或在办公室、或在地铁上、或在汽车驾驶室内……心锁突然锁死……

        小贺当即猝死。

        相关医院最后认定:心源性猝死!

        将来的结局一幕接着一幕、清晰如画地浮现在边沐脑海里,看着眼前这个风华正茂的大男孩津津有味地品赏着美食,一股人生无常的寒意忽然自心底油然而生。

        边沐禁不住在心头打了个寒颤……

        边沐立即联想到亲爱的老妈,暗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克服一些没什么意义的执念,灵活一点,变通变通,早点挣上几笔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