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72章 改善人际关系

第072章 改善人际关系

        晚上七点半,边沐收工下班了,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边沐说他不回去吃晚饭了,随后约上小贺同学去了“黑龙潭”。

        “这玩意儿叫夜钓,你之前没有经历过吧?来,试试!也算是平添一层生活体验吧!”说着话,边沐顺手递给小贺同学一团线钩。

        “为什么不用鱼竿呢?那样不是更容易借力吗?”小贺同学不解地问道。

        “要不说这种鱼挺神奇呢!它有个名字叫‘望天白’,什么意思呢?就是这种鱼喜欢晚上出来,简直就跟文人雅士一样,尤其阴历十五,它们就会成群结队地出来欣赏迷人月色,奇特吧?”

        “今天也没见圆月啊?好象不是农历十五吧?”说着话,小贺同学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斜月。

        “今儿不是农历十五,不过,这种神奇小鱼晚上出水面透气的习性是改不了的,呵呵……看,那里的气泡,就是它们的活动轨迹。”说着话,边沐指点了一下小贺同学。

        “看到了,我直接往那边下钩吗?另外,您一直没说呢,为什么不用鱼竿?”

        “是我忘记了,这种鱼在水下的视力相当好的,白天黑夜,鱼竿都会留下阴影的,一见到鱼竿的影子,这些鱼说死也不会露头了,如此一来,再厉害的垂钓高手一条鱼也别想钓着!好多年了,我没事就往这边跑,白天黑夜的,我可是观察了不少垂钓高手,无一例外!”边沐笑着解释了一番。

        “好神奇!那我应该往哪一片甩鱼钩呢?”小贺同学问道。

        “相反方向,朝阴湿之地,对!岸边陆地,目测一个30度斜角,尽力使出你能使出的最大手劲,甩一鱼线试试!”

        “好嘞!”说着话,按照边沐的指点,小贺同学将手中的鱼线用力甩了出去。

        鱼线太轻,小贺同学跟没甩出去没什么区别。

        边沐笑了笑,随手接过线头扯回鱼线,手上使了点暗劲儿将鱼线远远地抛甩了出去。

        二人说说笑笑着等候了二十多分钟,小贺同学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呢!就见边沐一提手就拉上来一条个头挺大的活蹦乱跳的“望天白”。

        第二条,第三条……次次不空手,边沐一共钓上来八条。

        “可以了!这种事不能太贪,否则将来容易招致报应,走!咱们找家小店,吃红烧鱼。”说着话,边沐将八条鲜鱼装到一个大塑料袋子里,拉着小贺同学返回县城。

        随便找了家食客稀少的熟悉的干净小饭店,边沐请老板娘给自己红烧两条“望天白”。

        坐着也是坐着,边沐随便点了四個小菜,要了点啤酒,跟小贺同学有说有笑地吃了起来。

        等红烧鱼上桌,边沐笑着说道:“你体内郁积了不少怨气,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怨气全都化解到气血里了,使得你整个人由外及内收缩了许多,所以,从望气的角度来看呢,你已经没有多少年轻人的样子了,今儿算你运气好,这两条红烧望天白就是解药,你要知道,这可是比人参都值钱的东西呢!更何况它还这么对症,一口别剩下,全吃了啊!”

        “啊?!怎么听着象是讲神话故事呢!您不吃吗?”

        “唉!要不是为了给你治病,我哪敢一下子捕捞8条,等着将来招报应啊?”

        “我吃了就没事了?”

        “嗯!这就是所谓的天道伦回,等你将来结了婚,当了爸爸,你可能慢慢能明白一点,运气差的话,可能这辈子也不会理解太多,看缘分吧!快吃,待会儿再放凉了药效可就差多了。”

        一听这话,再也不敢有丝毫迟疑,小贺同学态度极其认真地吃起了面前珍稀红烧鱼。

        边沐要了两份饺子,有滋有味地陪着小贺同学在旁边吃着。

        一边吃,小贺同学随口问道:“那您垂钓的另外6条也不是自己用吧?”

        “差不多吧!我得想办法调到晖康医院就职,那样的话,我就能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医术就可能得到大幅提升,也就能救助更多的病人,也能做更多的善事,上天就会明白我的苦心,自然就会原谅我夜晚捕鱼的苦衷哟!”

        “啊?!好古怪的逻辑,听着象是迷信耶!”

        “你还小,慢慢长大了就会明白的,快吃吧!”

        饭罢,边沐付了帐,将剩余6条鱼拎回了家,小贺同学自然回快捷酒店休息去了。

        ……

        第二天一大早,边沐将钓来的6条鱼全都交给了刘丽菲,大约过了半小时,边沐给匡衣衡打了个电话。

        “匡老师,一共6条望天白,您收好喽!”

        “嗯!谢了!”

        “不客气!”说罢,边沐把电话挂了。

        放下手机,匡衣衡气得够呛,明明6条,自己从刘丽菲手上只收到3条,好家伙,精心培养的徒弟开始算计自己了。

        从这一刻起,匡衣衡心里埋下不少阴影,对刘丽菲的看法也大有“改观”。

        边沐太了解刘丽菲了,心里猜着她至少会截留两条,随手打个电话,在他们师徒之间掺点沙子,将来对自己顺利调动多少管点用。

        ……

        扎针之后,小贺同学感觉可是好多了,可能也是心理作用,食用两条红烧望天白之后,小贺就觉着自己变得开朗了许多,不过,他到底是大三高才生,边沐医生所说的那些玄而又玄的东西他到底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边大夫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或许,这也是一种心理暗示疗法?管它呢,反正都是为我好,听他的也就是了。”想明白这一条,小贺同学释然了许多。

        辞别了边沐医生,小贺同学乘坐班车开开心心返校了。

        ……

        由于边沐及时调整了心态,做事也比之前灵活了许多,匡衣衡看在眼里,心里也开始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在他看来,一百个刘丽菲也比不了半个边沐,晖康医院那边的大门要是彻底堵死的话,边沐也只能在自己手底下委曲求全。

        于是,匡衣衡慢慢开始放下架子,有啥好事也开始招呼边沐了。

        边沐心里有数,表面上对匡衣衡更加客气,不过,他还是跟老主任刻意保持一种比较适当的距离,有些事也都婉拒了。

        如此一来,反倒搞得匡衣衡有些更加看重边沐,一心想着将其收于门下好好调教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