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74章 推拿高手穆师姐

第074章 推拿高手穆师姐

        碍于杜县长的身份,县医院中西医大夫给杜县长母亲看病多少都有些顾忌,开方抓药、制定治疗方案都是慎之又慎,如此一来,治疗思路就有些受限。

        边沐认为,与其这样,真不如送到丽津三甲医院看西医。

        或者,马院长、匡衣衡等人利用他们的关系将丽津那边的专家教授请到丽石那也行啊!

        也许,早就请过了,没啥效果,所以才……

        边沐觉着这病不难治,不过,这一回,他也有所忌惮:马院长的感受、匡衣衡的禁区、其它院内领导的讲究……

        稍有不慎,自己或许就很难顺顺当当地离开县医院,医师职称评定、工资定级定标、医保养老等级……立马就会受到影响。

        边沐必须慎之又慎。

        边沐打算把这份大人情敬送给匡衣衡,同时,随时关注马院长的反应。

        “耳朵竖起来,眼睛亮起来,好好表现一下,争取早日离开县医院。”打定主意,边沐心里踏实多了。

        另外,边沐还有个小心思。

        丽石县人民医院按摩三科有个推拿女高手,三十出头,姓穆,离异,一个人带着个小男孩在县医院附近租了个一居室过日子。

        这位穆师姐虽说医术相当高明,可惜,行业面有点狭窄,一年到头根本不敢请假也挣不了多少钱。

        无奈之下,穆师姐只得利用业余时间或给小诊所打工,或给人家上门做推拿按摩服务,一年到头也能挣几個钱,不过,身体损伤日益严重,边沐看着心里特心酸。

        整个县人民院,除了药房小刘之外,就数这位穆师姐跟边沐关系处得亲近了。

        边沐精通中医六技,推拿按摩方面也是高手,不过,边沐水平高很大程度取决于他有传武底子,单就专业化水平,还得是穆师姐更胜一筹。

        于是乎,边沐传授穆师姐传武心法,使得穆师姐直接走捷径,于传武一道突飞猛进,再给患者做推拿按摩就会用巧劲了,身体损伤渐渐降到了最低。

        感念边沐雪中送炭,穆师姐将自己多年总结的临床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边沐。

        边沐聪明灵秀,一点即透,于推拿按摩一道自然也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久而久之,二人自然而然地关系就走得很近了。

        边沐甚至产生带着穆师姐一起前往“晖康”医院就职,反正靠真本事吃饭,在哪儿租房子不是租啊!

        不过,这事边沐从来没跟穆师姐提过。

        边沐自己到了“晖康”那边还不知道咋回事呢,冒冒失失将穆师姐介绍过去,中间再出了什么差错,那不是害人嘛!

        这一回,杜县长母亲生病,边沐计划好好设计一番,让穆师姐露露脸,扬扬名。

        ……

        晚上八点多,匡衣衡打电话将边沐约到“凯迪尔”酒店吃饭,边沐累了一天,原打算回去泡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休息。

        匡衣衡这么安排,边沐本无心前往,碍于匡衣衡此刻微妙心理,边沐到底还是勉为其难了一下。

        匡衣衡点的是烧鹅系列,边沐觉着鹅类菜系吃多了不好,他又点了点家常菜搭配了一下。

        边沐精通望诊之术,今儿头一回跟匡衣衡近距离同桌吃饭,这才真正仔细端详了几眼。

        “他久吃烧鹅类菜品,中鹅毒已经有些年头了,要不要提醒他一下?!还是算了吧……咱这边操好心,谁知道他老人家往哪儿想呢!算了,好在他中毒不算深重,将来找个合适的时机再提醒他吧!或许,他自己早就知道,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就跟那抽烟喝酒的毛病一样,终生难改,要真是那样,我还提示个什么劲啊!吃饱了撑得!”想明白这一节,边沐只字不提鹅毒一事。

        “小边!尝尝这个,烧鹅菜中的极品。”说着话,匡衣衡拿起公筷指了指刚刚上桌的“鸭掌醉西湖”。

        “好的,好的!我自己来!”出于客气,边沐尝了一块鹅肉,嘴上不忘赞不绝口。

        其实,一点也不好吃。

        “小边,见过老太太了?”

        “是的,表面看着还挺重的,恶梦缠人,心脏压力相当大,心胞积液现象已经很严重了,您老神断,水气凌心五期,可得好好治治了。”

        “嗯!不错!最近这半年,你这进步可不小呐!那……你打算怎么个治法?”匡衣衡语气平静地问道。

        “在您面前,我就是班门弄斧,哪敢自行制定治疗方案,大框架还得您定!我跟那边也是这么说的。”

        一听这话,匡衣衡乐了,那是一种期盼已久有所得的微笑,非常自然的舒心的笑容。

        匡衣衡心情一下子变得好太多了。

        “今儿高兴!来!咱俩干一杯!”说着话,匡衣衡主动跟边沐碰杯。

        边沐赶紧起身毕恭毕敬地跟匡主任意思了一下。

        酒是好酒,三千多块钱一瓶清香白酒,边沐识货,有意无意地就多喝了几杯。

        察言观色间,匡衣衡意识到边沐的酒量远在常人之上。

        “小边!假如我远赴外地学习,你来主事,杜母的治疗方案打算如何制定?”匡衣衡还不死心。

        “打电话请示您呀!我一个人根本无法胜任此事,加上您,至少得三人小组才行吧!”

        “此话怎讲?”匡衣衡似乎有些听不懂了。

        “推拿去心水这一关咱们怎么也绕不过去吧?”边沐笑着说道。

        “没错!”

        “老太太不是女的嘛……还是女医生方便……”

        “喔……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老糊涂了,那你的意思?”

        “您看穆莳叶咋样?”

        “嗯……可以考虑,最近这几年,小穆医术进展神速,就推拿技术而言,早就数一数二了,那就她了。”

        “行!具体细节我跟她谈谈?治疗大框架您定,我给咱们这个医疗小组打打杂,您看行吗?”

        “好吧!我任组长,你副组长,小穆普通组员,让张爱琴打杂,就咱们四个好了。”

        “全听您的。”

        “好!这事就这么定了,明天下午六点以前争取把治疗方案报上去。”

        “行,全凭您老作主!”

        “来!今儿高兴!再干一杯!”匡衣衡心情好极了。

        边沐笑着陪了一杯。

        喝到最后,一瓶半好酒下肚,边沐也就刚刚尽兴,匡衣衡早就醉得一塌糊涂了……

        这么多年,匡衣衡还是头一回喝这么多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