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75章 医者初心

第075章 医者初心

        杜县长老母亲到底该怎么治,匡衣衡其实心里也没底,边沐有特长他心里非常清楚,但是,边沐水平到底高到什么程度,他就无从而知了。

        是试探,也是诚心医疗合作,匡衣衡真心同边沐合作一把,具体商谈过程中,匡衣衡惊奇地发现,边沐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方方面面都十分配合。

        匡衣衡猜测,边沐在“晖康”应该没混出啥样子,所以才积极主动向自己以及医院其他同仁积极靠拢,重新规划他的从医之路。

        一顿饭吃过,匡衣衡更加确信边沐很有可能成为自己人,心底那道防线可就逐渐撤除了。

        ……

        第二天中午,眼看着刚过十二点钟,边沐抽空给师姐穆莳叶打了个电话,约她吃顿饭。

        穆莳叶早就下班了,这会儿正在超市买菜呢!一听说边沐请客,穆莳叶自然开开心心也就前往赳约了。

        跟一般人有点不一样,穆莳叶每次赴约,身边必须带着她儿子,一个正在上小学四年的男孩子。

        或许是上天垂怜吧!穆莳叶是混得不乍的,可人家有个特聪明的儿子,过目不忘、算术优异、学啥会啥……

        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很羡慕穆莳叶,都说那孩子是文曲星下凡,长大铁定高考状元。

        穆莳叶私下里也将其视为命根子,平素里更是呵护有加。

        ……

        烧烤一条街,“云飞扬”鲜烧小居,边沐早到了五六分钟,精心挑选了两份配菜,随时等候师姐母子俩到来。

        “听说你准备高升了?”一见着边沐,穆莳叶笑着问道。

        “高升淡不上,不过,我打算动一动。”边沐实话实说。

        “晖康那里吗?”说着话,穆莳叶给她儿子要了一大杯热果汁先喝着。

        “看来,我的秘密在咱医院早就人尽皆知了。”边沐笑着回应道,这时候,一串“虾烧”烤好了,边沐特意拿起那串“虾烧”递给穆莳叶那个金贵儿子。

        穆家小儿子平时最爱吃这一口。

        “那倒不至于……不过,同事们最近对你倒是有些议论。”穆莳叶笑着回复道。

        “是吗?大伙儿都说点啥?”

        “说你最近开始学得攀炎附势了,之前多清高一人呐!为了往上爬……呵呵……”穆莳叶笑着回复道。

        “是吗?说我借看病之机巴结杜县长?!”

        “差不多吧!也有的说你跟匡衣衡越走越近,这是打算走仕途捷径了!”

        “哈哈哈……这才哪到哪儿啊!师姐,你怎么看?说起给杜县长母亲治病一事,到时候还得请你出手相助才行。”

        “我?!干嘛?!给老太太推拿按摩?我在这方面比你也强不到哪去,怎么?这是打算拉着我跟你一起攀高枝?!”穆莳叶表情认真地回复道。

        “别逗了!跟你说正事呢!再过半年,你不是也该评职了?印象分现如今可是越来越重要了,守着一身本事却选择安守清贫?!对吧?你儿子这么优秀,不为你也得为他将来做些准备吧?”

        一听这话,穆莳叶立即就明白了。

        “老太太到底咋啦?!”穆莳叶问道。

        “表面看着吧,老太太病得挺重,其实,只要咱们三个通力协作,不出两周,老太太肯定正常下地行走。”边沐蛮有把握地回复道。

        “三個人?!除伱我之外还有谁?”

        “匡衣衡!”

        “你这算哪门子组合啊?!三股完全不同的力道凑凑乎乎拼凑在一起,那不糊弄人嘛!甭管你到底啥居心,我是无心介入这事,那不骗人吗?”穆莳叶觉着边沐有点故弄玄虚,里面不定藏着啥样的小秘密。

        穆莳叶早已习惯陪着儿子笑看太阳东升西落的平静生活,主业收入加上业余技术补贴,每月少说也有八千多块钱的进项,偶尔咬牙辛苦一下,收入也能上万。

        这样的生活甭管好赖,最起码是穆莳叶她自己乐于安过的,这不就是幸福之所在吗?跳那么高就一定v好吗?!

        穆莳叶无意参与三人医疗小组的事。

        见穆莳叶一副亳不动心的样子,边沐不由地笑出了声。

        “你笑啥?!小杰!别吃那么多辣!肠胃承受不了的。”表面是在训诫儿子,边沐忽然觉得师姐这话说得是一语双关,另有所指。

        “我笑师姐在单一科室待得时间太过长久了,有些事它并不是简单的对错,简单的三观和与不合,最起码,一位年迈的老太太成天沉浸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世界之中,那咱们作为医者,内心怎能平静?!”边沐有些不大高兴了,言语间也不象刚才那么心平气静了。

        如此一来,反倒搞得穆莳叶有点不好意思了。

        “师姐!有些事咱不能简单地想当然,杜县长母亲恶梦缠身,无休无止地纠缠,搞得老太太已经出现严重症状了,我们身为医者,做人做事得有点分寸,对不对?”边沐说话的口气开始变得有些生硬。

        “何止?!我们不能失去初心呐!有时候,我们不是不管。而是有些事办起来难度太大,单靠某一个人是难以解决的,这时候,我们需要组成各式各样的医疗小组,各展所长,这才可能最大限度拯救更多病友,创建一个更加高效的医学模式,否则,等我们将来曰见衰老的时候,谁会管我们?!谁又会百般求医问药地呵护我们?!”说着说着,边沐说话的口气变得更加生硬了。

        “呵呵……别激动,老太太眼下具体啥情况,我先看看最近的病历吧!”穆莳叶说话口气明显有些松动。

        “这还差不多!”说罢,边沐将杜县长母亲最近做的各种检查报告以及其它病历通过手机传给穆莳叶。

        穆莳叶看得特别认真,用时也较长……

        ……

        烧烤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穆莳叶也拿定主意了……

        ……

        第二天一大早,边沐将自己连

        夜制定出来的治疗方案送给了匡衣衡。

        匡衣衡大喜。

        相关领导很快批复了这个医疗方案。

        匡衣衡牵头,边沐尽心尽力,穆莳叶尽全力施展自己掌握的上乘推拿功夫帮助老太太渡过生命难关。

        杜县长老母亲的病情很快得到抑制,不到10天,老太太已无大碍。

        匡衣衡大喜!

        穆莳叶的名气开始见涨。

        边沐对医者初心的理解又深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