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81章 闪电辞职

第081章 闪电辞职

        丽石县之行,章助理的本意只是从边沐手上借点防护秘方仿制一下,便于公司手下员工出外勤相对安全点。

        不承想,意外发现自身身体已经出现意想不到的状况,她是聪明人,立即意识到自己的生活需要调整调整了。

        一回到公司,章助理从一家子公司挑选了一位老实本份的副经理,此人三十多岁了,凤凰男,老家在偏远农村,在丽津没根儿,久不得志。

        章助理安排这位李姓副经理上临近县城找一家正规中医药器械公司租个小车间,两家公司平时就有业务往来,租车间就是一个电话的事。

        章助理曾经做过业务,具体技术细节也不外行,边沐交付的秘方她一拆为三,还在丽石县快捷酒店的时候,她已经做了三份生产计划。

        李副经理只拿到编号为001的其中一份生产计划。

        通过正常流程,章助理安排李副经理开始逐步投产。

        同样的操作,章助理复制了两次,第二份生产计划委托的是“益优康”直属的一家分公司最小的车间,章助理直接指挥到那个车间的安主任。

        最后一份生产计划则委托给一家第三方公司,章助理跟公司董事长关系处得不错,打过招呼后,也租了个不起眼的车间,人员、设备都委托给那家公司。

        “益优康”公司只委派了两名技术人员,一男一女,都是章助理平时信得过的人。

        做完这些事,章助理长舒一口气,随即给骆家铭打了份工作报告交了上去。

        出于维护边沐的考虑,秘方等关键性细节她都刻意隐没只字不提。

        意识到边沐是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人,安排秘方分拆事宜的同时,章助理在人力资源部找了个副主管,让她把手头的其它事先放一放,以最快的速度把边沐招聘进公司。

        在“益优康”公司,章助理权限还是相当大的,她非常聪明,平时几乎不擅用,在她看来,所有权限的正主是骆董,权限用得多了,肯定会引起骆董的猜忌。

        骆董一旦起了疑心,自己这個助理估计也就做到头了。

        创办公司到现在,坐拥诺大的产业,骆家铭基本靠的是真本事,手底下员工每天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骆家铭大多都心知肚明。

        章助理算是骆董的“身边人”,对她,骆董更是明察秋毫,眼里从不揉沙子。

        很明显,出于结交边沐的考虑,章助理急如星的两桩事务安排是掺杂了个人私心的。

        这肯定瞒不过精明已极的骆董。

        权衡再三,章助理心底的天平还是偏向了边沐医生。

        章助理不到25就从一流名校崭获硕士学位,好专业、高颜值、气质华灿,智商绝对在线。

        在“益优康”这么多年,她算升得最快的,年薪也不低,权限比同层次的助理可是大多了。

        接触边沐之前,章助理活得特自信,现如今,章助理感觉自己的生活缺点温度,少点活力,那是一种健康向上的活力。

        “我还这么年轻,不能永远活在这种冷冰冰的商务人文环境吧?!过日子总得有点温度吧!骆董志在高远,用后半年换来亿万资产,我才多点大啊?!未婚没小孩,况且,骆董他们走的那条道早过时了,我想模仿也走不通呐!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站在落地大窗跟前,章助理开始考虑重新调整自己的人生方向。

        ……

        章助理出的主意出奇的高效,通过穆莳叶,边沐向院办小罗打听了一下具体的办事流程,发现事情远比自己想象得要简得多。

        迅雷不及掩耳,边沐第一时间走正常程序正式提请书面辞职。

        匡衣衡甚感惊讶,脑子始终没能反应过来。

        陈毓蓉副院长觉得此事过于突兀,惊异之余让人把边沐叫到办公室特意问了半天。

        当得知边沐就职方向居然是医药公司的医学技术顾问,陈副院长始终也是糊里糊涂的,不明白边沐为什么突然间就放弃临床医学了。

        随口鼓励几句,陈副院长当面签署了同意意见。

        马院长深感意外,好坏始终没表态。

        过了一天半的光景,“益优康”公司人事商洽函等手续全都到了。

        消息传出,全院几乎都是一样的反应:小边医生为了求财这是彻底脱离临床正式改行了。

        匡衣衡打听了一圈,什么消息也没打听到,直到这一刻,匡衣衡确信边沐这是彻底想明白求财走人了。

        对自己反正没什么害处,匡衣衡也把字签了。

        最后,马院长也签字了。

        马院长一签字,众人帮忙,边沐以闪电般速度将所有手续全部都办完了。

        前前后后,边沐只花了四天半的时间。

        所有手续都办完了,“益优康”公司那边根本用不着去实地上班。

        病房那边还有两位患者等着出院,边沐背着手悠闲地扫了两天半的尾。

        这一天下午,四点多钟,边沐将自己的私人物品全部清理干净,没有丝毫留恋,边沐头都没回就此离开了县人民医院。

        ……

        晚上七点多钟,庆祝儿子高升,边母做了一桌子菜,其中就有“望天白”冻鱼块,边父被特许可以喝三两老酒,把他高兴得脸上的笑容老半天放不下来。

        边沐心情大好,悄悄塞给妺妹小悦500块钱。

        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吃了顿晚饭,边沐骑车陪妹妹上晚自习,路上,边沐叮嘱了妹妹几句。

        “咱住的小区门口那家葛记风味老板是哥的朋友,人看着挺老实,话也少,不过,那人其实一身的本事,平时想吃他家焖烧包了,你就正常买,也别套近乎,万里家里遇上难事,爸妈处理不了,你就去找葛叔,他会帮咱的。”

        “嗯!老板娘可和善了,每回见了我都会点头示意。”

        “平时没啥事也别刻意走近,自自然然就好!成绩方面再努力努力,丽大就挺好,跟我上班那医院在同一个城区。”

        “那可是双一流学校,考不上的,分数够津石学院的线就很好了!”边悦实话实说。

        “二本?!努把力呗!”边沐还是有点不甘心。

        “不想活得那么累!津石专业好啊!陈旧专业几乎一个不留,全都裁撤了!”

        “这么有气魄?!校长肯定挺年青的。”

        “46周岁,才过了生日,网红校长,特潮!”

        “是吗?你首选啥专业?”

        “珠宝鉴定之类的。”

        “啊?!那算什么狗屁专业啊!你可别胡来啊!”

        “哈哈哈……还没想好呢!哥!你也别有偏见,珠宝专业挺正规的。”

        “净瞎说!哟!这就到了啊!加油!”

        “加油!”说罢,边悦蹬着自行车飞一样就此消失在学生人流之中。

        ……

        边沐本想跟葛师傅打声招呼,无奈自己为赶早班车出来得太早,葛师傅夫妇还没出摊呢!

        坐在大巴车上,边沐给葛师傅发了条信息,说自己上市里医院上班了,其余啥也没说。

        回望晨光依稀的小县城,边沐一心只盼着爸妈平平安安,小妹考个差不多点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