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087章 望诊

第087章 望诊

        边沐医术再高明,毕竟年纪在那儿放着呢!医学新理论、临床经验、进修深造、同业交流……方方面面缺失都挺大的。

        方易钦病情复杂,基理难清,西医也好,中医也罢,亦或中西医相结合疗法,都不敢轻易下结论、出方案。

        边沐猜测,现阶段,方易钦相关治疗应该以西医为主,齐尚歧目前所起作用有限。

        焦悦芸忽然提及方易钦治疗的事,边沐感觉她应该不是关心他的荣辱得失,看她微感失望的表情,想必她家什么人跟方易钦有着某种利益上的关联。

        “就算不能彻底治愈,你也比那些庸医厉害多了,明天或者后天,下班之后,你能不能陪我妈去看看方董?”焦悦芸心里不藏事,说话直来直去,这也是边沐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这……去可以,不过……我得征得晖康医院那边同意比较合适一些。”

        一听这话,焦悦芸瞪大双眼,脸上表情显得非常错愕。

        “下班之后还管那么严?这都什么医院啊!”

        “误会了!方董这事挺敏感的,事也不算小,我跟同学事先合计已经合计过了,我以个人身份前往跟代表晖康医院参与会诊相比,差别还是挺大的,希望你们也能体谅一二。”

        脸上浮现出恍然的样子,焦悦芸表示理解。

        “你才调过来,做事是该谨慎点!反正探视的进去都得戴口罩,你捂得严严实实的,换身平时不怎么穿的衣服,谁能认出你来?对吧!”听焦悦芸的口气,她还是坚持让边沐下班后探视一下方易钦。

        “不把脉吗?”

        “嗯!就凭你的眼力,瞅几眼就走。”

        “那好吧!我得跟钱小通打声招呼。”

        “随你!”焦悦芸随口回复道。

        放下手中筷子,边沐给钱小通打了个电话。

        “你这接风宴吃得……呵呵……你这位新结识的女友也不简单呢!谨慎一点是对的,你去吧!咱哥们都是自由身,不过……尽可能别介入具体治疗。”电话那头,钱小通低声说道。

        “知道了!”说着话,边沐将焦家的意思简单描述了一下。

        “她们谨慎得有点过了,呵呵……估计两家之间签了或者将签什么重大商业合同,这是确认责任人重大商务履行行为能力呢!从病房出来,没把握的话最好别说。”电话那头,钱小通建议了一番。

        “原来如此……我会注意的,改天细聊,挂了啊!”

        “她们家商务上的事尽可能少参与。”说罢,钱小通把电话挂了。

        后续饭菜吃得就不像之前那么有滋有味了,焦悦芸基本不再动筷子了。

        边沐心疼钱,尽可能拣贵菜多吃点,那道人参为主菜的汤菜他倒是全吃了。

        二人约好,明天晚上八点在省人民医药西门碰头。

        ……

        省人民医院住院三部,西楼,特需病房313室。

        晚上八点十三分,边沐陪着焦母、焦悦芸探视方易钦。

        焦母比边沐想象的要年轻得多,时尚、大气,身材高挑,完全一副商界女强人的标准气质,话不多,初次见面,跟边沐一点儿也不见外,话里话外透着自然、亲切,如同家人。

        边沐不知道这是所谓的缘份呢,还是焦母做人太过有城府,已然将世俗功利色彩毫无痕迹地打磨掉了,让你觉着她对伱是那么真诚、亲切,值得依赖。

        方易钦远比边沐一行三人想象的要健康得多,起码,焦悦芸和她妈觉着方董完全不象是重病缠身的人。

        寒暄了没多一会儿,焦母多看了边沐几眼,这是在示意他,他们一行三人在这儿待不了多久,差不多了就示意一下,她好客客气气地跟方董道别。

        边沐示意焦母时间有些仓促,他还得观察一会儿。

        焦母继续跟方易钦闲聊最近商界的事,空出时间好让边沐施展“望诊”之技。

        随着医学体检设备不断升级换代,中医界早就将“望诊”医技淡化了,血液检测、b超检测、ct、核磁检测……一目了然的事,不比看着舌苔精准?!

        边沐并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望诊”医技对天赋、师承、眼力演练、临床经验积累、理论提纯……都提出相当高的要求,一半以上的普通中医医生终身都无法精通此道,久而久之,因为技术要求过高,大家也就望而却步,直接选择中西医结合的方式,照样依靠西医检测手段,同时结合传统中医理论给人看病。

        “望诊”医技也就成了边缘医学技能了。

        边沐没有拜过师,也无师可拜,天赋一般,临床经验不足、理论提纯能力有限,唯一的亮点就是私底下没少进行眼力演练。

        眼力演练方面,边沐一直参考的是大学时期图书馆查证到的那些有限资料,不过还好,这方面,边沐一直小有进步,时至今日,就“望诊”医学技术而已,边沐已经初登圣堂了。

        眼神、面色、精气神、谈吐、音质……全都是边沐考察的重点要素,整个流程走下来,边沐需要时间。

        ……

        感觉差不多了,边沐悄悄冲焦母使了个眼色,焦母眉毛都是空的,得到暗示之后,立马起身客气几句也就告辞了。

        一直等上了商务车,焦母这才问了问:“怎么样?有得治吗?”

        “情况不容乐观,很明显,他们已经错过第一次用药佳期了,方总的肾气始终没有调整顺当,很奇怪,他们在其它方面下了很大功夫,用的也全都是上好的良药,所以……表面上看,方董的治疗大有起色。”边沐表情严肃地解释了一番。

        “看准了?”焦母追问道。

        “看准了!”

        “好!明天我就跟律师谈谈,按照他们的合同约定,我们得修改合同了,小边,谢谢你啊!”

        “您太客气了!应该的,希望不要因为我的误判给您带来生意上的损失,另外,他们迟早会把聂易雄请来会诊的,聂前辈一进门就能看个差不多,如果第二期治疗能听他老人家的,或者其他内行的话,方董最多调养一年也就康复了,这一点,也请您详加参考。”

        “嗯!还是你想得周全,我心里有底了,王师傅,咱们先送小边回去。”说着话,焦母指点专车司机将调转车头,一路疾驰朝“晖康”医院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