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01章 此行不虚

第101章 此行不虚

        受姥爷影响,边沐一直有查阅各地《地方志》的习惯,据丽津当地《地方志》记载,花田鬼市早在明朝中朝就出现了,而且规模发展得还挺大的。

        后来,随着时代变迁,花田鬼市时开时灭,断断续续的,几百年可就过去了。

        从出租车下来,眼前华灯璀璨、整洁如新、人声鼎沸……的繁华景象彻底将边沐脑子里的地方志印象颠覆了个底朝天。

        这完全是一处现代化的正规大夜市嘛!

        边沐有点后悔,早知这样就该约上小贺同学一起出来转转,好歹有个伴啊!

        跟随着自然人流,边沐信马游缰式转悠了一阵子,心下颇为感慨。

        “还得是大都市啊!瞧这夜生活的层次多丰厚,小县城自然没法比了!”边沐心下暗忖道。

        特色小吃区、烧烤区、面食特一区……边沐穿棱而过,四下里张望着寻找旧货交易区。

        “先生!九成新机,只要一千!绝对行货正品,看看?”忽然,边沐右侧侧后方传来几声男人的声音。

        扭头一看,精瘦精瘦一男的,身穿一件半大加厚型风衣,风衣跟他的身高、身材很不相称,真不知他从哪儿穿来这么一件衣服。

        风衣的里子被人加做了好多衣兜,简单而实用,边沐眼尖,一瞥间,口袋内衬好象还衬垫了皮革之类比较耐磨的材质,每个口袋里放着颜色不一,型号各异的手机,不用问,一看就是干了好多年的跑街老手。

        手机的来路肯定不是正路子。

        正常人都是这种反应,就算不是偷窃所得,那也是翻新机或者拼装机什么的。

        笑了笑,边沐闪身换了个方向朝前走了。

        刚才那男的突然闪现终于让边沐多少感受到点鬼市该有的“诡异之气”。

        旧货区域终于显现在眼前,跟前面那些商区相比,这里的光线明显暗淡了许多,也不知道是商户们有意为之,还是正经鬼市历来就这特点。

        灯光幽暗好做手脚?!

        边沐不由地加了几分小心。

        牢记老裴的叮嘱,边沐一门心思只顾着寻觅适合自己的算筹,一路之上,不管什么人以什么方式跟自己搭讪,边沐全都回之以微笑,示之以各种含蓄而有礼貌的手势。

        那些摊主还真让他给唬住了,误认为这小子年轻轻轻的,长得斯斯文文的,怕还是个“白秀才”呢。

        所谓“白秀才”是鬼市的行话,专指那种年纪不大,背景挺深,小白脸,做事深藏不露的阴狠角色。

        边沐聪明,慢步考察了十来分钟就看出一些苗头了。

        很明显,旧货市场出售的东西都是划片分类的,不知道是自然形成的格局,还是商户、摊主们明争暗斗的结果。

        强行压制住心头不断浮起的好奇心,边沐一心一意专找卖算盘、戥子、旧书……之类的小摊,其余旧货,他基本看都不看一眼。

        走得都有点累了,终于找着一家,顺着这家的摊子四下里张望几眼,嘿!要么找不着,要么一脚踢出一大片来。

        蹲着观摩了半天,这家的算筹是民间小作坊做的仿制品,活儿有点儿粗,铜件也好,铁件也罢,毛刺都还没打磨利落呢。

        换一家。

        一直转悠了七八家的样子,边沐终于看上一件,紫铜制品,老件,包浆如水,略有沙眼,没啥问题。

        “老板!这一套得多少钱?”边沐笑着问道。

        “1500!”

        “这么贵?这不就是普通铸件嘛,沙眼看得很明显,而且功能有些单一,少要点呗!”

        摊主是個五十出头的老男人,秃顶,小个不高,眼神倒是透着几分精明。

        “看你长得文质彬彬的,估计懂点运筹课打的事,这才报了个1500,换别人,我一开口至少3000起。”得!摊主还来劲了,跟边沐还演上江湖套路了。

        东西本来就没看上,随便问一下也就是询询价,探探行情,一听摊主满口鬼市风格的切口,边沐笑了笑,拱拱手,起身继续朝前走。

        一家挨着一家,每个摊上都有材质、尺寸、数量不一的算筹,不过,至少有一半都做得挺糙,不说贵贱,用着肯定不方便。

        “小伙子!你在这儿可是转悠了老半天了,到底想要个啥样的算筹啊!”忽然,一个瘦高个老大爷笑着跟边沐打了声招呼。

        看老人家气质还算闲雅,边沐就手搬过一个小板凳坐下来跟老头聊了几句。

        “自己用,最好功能全点,东西老点。”

        “早说呀!我这有啊!一看你就是个生手,这儿可是鬼市,好东西谁给你摆在明面上啊!那不生瓜嘛!”说着话,老头起身走到旁边一棵大树下,掀开一块防雨布,在里面翻找了半天找出一件用细亚麻布包裹着的东西。

        “打开试试,看顺手不!”瘦高老头笑着说道。

        边沐没敢直接上手,笑着冲老头说道:“东西没看好,不敢过手,麻烦您打开看看。”

        “嘿!还跟我装上行家了!我要真打算算计你,你能不上套?!呵呵……”说着话,瘦高老头将布包打开,里面慢慢呈现出一个牛皮套子,牛皮套子是新做的,毛边还泛着新劲儿呢,牛皮套子上插了好多算筹,金属的,目测数量应该是对的,长长短短、圆柱形、三棱的,六棱的……看着挺全乎。

        “真心要,得多少钱?”

        “东西没问题,传到这会儿少说也有一百多年了,学府少监祖宅里流失的东西,牛皮套是我后来找人做的,不值钱,你要看着称手,给800吧!”

        “800……有点小贵啊!那我上手试试啊!”说着话,边沐抽取了一根试商签,一根定商签,一根余商签,两根补差签,试着在地摊塑料布上做了个“方切圆”小算术题。

        这一套都是边沐从老裴给的那套心得笔记里学的,相当经典的算筹检测题目。

        瘦高老头显然懂行,看着边沐手法相当熟练,老爷子不由地轻轻点点头。

        这套算筹做工相当精良,铜合金,硬度比纯铜材质要好得多,表面符号刻画得相当专业且精致,百年不变样。

        正经老物件。

        时候不早了,边沐明天还得上早班,实在没时间瞎逛了。

        低头清点了一下总数,没错,一根不多,一根不少。

        “老爷子就算卖1000也不算贵,东西是真不错,得!800就800。”想到这儿,边沐取出手机就准备照价支付。

        “等会儿!象你这种年纪会用这玩意的还真罕见,这么着吧,500你拿走好了,记着我的摊,下回多带朋友过来瞅瞅,帮我多出几件货,咱俩也就平了。”

        “改天一定打扰。”说罢,边沐到底还是给老爷子转过去800块钱。

        二人相视一笑,就这算是相识了。

        将算筹收好,冲老摊主挥挥手,边沐快步离开花田鬼市,大街上拦了辆出租车一路疾驰朝“晖康”医院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