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10章 功夫底子能成事

第110章 功夫底子能成事

        四里八乡的市集,辛耘乡兴办的算是规模大的。

        集市以买卖农产品为主,同时也热销日常百货,形形色色的摊贩一家接着一家,绵延出好几里地去。

        好多正规大品牌家电零售商借此机会也搭建了好多产品展销平台,冰箱、洗衣机、厨卫家电……非常热销,台前台后围满了四里八乡的老乡,市里也来了不少游客,权当短途旅游了。

        他们这么一介入,市集的档次无形中提升了不少。

        众多摊贩间还间杂了许多民间游艺摊点,鸟识字、八哥科学预测、象棋残局破解猜迷……都是些市里很少见到的民间娱乐节目。

        边沐猜测,这种游艺活动远观还是挺有意思的,就是不能下场参与,只要你参与,摊主凭借那张巧舌如簧的利嘴绝对能服你买他摊上的特殊商品。

        老百姓最喜闻乐见的莫过于套圈取物了,摊主圈定一大块场地,每隔一段距离摆放一件礼品,儿童玩具、毛绒摆件居多,也有生活厨卫工具,很实用,摆放在最后一排距离非常遥远,价值也最大,比如电蒸锅、电磁炉什么的,一般人根本套不住。

        花五毛钱就能套一次,套中啥直接拿走,要想套点值钱的东西,就得花一两块钱买大圈,绝大多数时候,没谁能真正套得住。

        边沐猜测,稍微精明点的摊主在光线角度设置、竹圈、绳圈设计上都埋设有后手,不能让老乡们轻易套中,否则,他们不得赔死啊!

        黄伯喜花20块钱买了一把套圈,分了10个给边沐,不图别的,只图一乐。

        黄伯喜先下场套了半,结果,一大把套圈只中了一个毛绒兔子摆件,个头还不大,憨态可掬的看着十分喜庆。

        黄伯喜玩得很是开心,信手就把那个毛绒兔子摆件赠送给旁边站着看热闹的一个女孩,女孩又惊又喜,征得她妈妈同意后这才谢过黄伯喜,喜孜孜地低头摆弄起那只可爱的兔子。

        边沐暗中观察了一下,黄伯喜身体特棒那自然不消得,老中医名家嘛!养生对他来根本不是个事,不过,老先生应该没练过传武功夫,否则,就眼前这种把戏,那还不是手拿把掐呀!

        边沐手上有功夫,而且还不弱呢!玩这种把戏自然不在话下,目测了一下大致距离,观察了一下太阳光照射的角度,稍加计算,他心底已经有底了。

        不锈钢削面刀,一套一个准。

        精致削铅笔刀,还是电动的,看上去是个不错的文具,一套一个准。

        眼角余光中,边沐觉察到男摊主脸色有点难看了。

        “本生意不容易!不逗他了。”想到这儿,后面8个套圈边沐全都扔空了,不过,他手腕用了暗劲儿,每一次都是差一点套郑

        围观人群时不时发出惋惜的声音,这是替边沐抱屈呢。

        男摊主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平时还不定在哪儿打工呢,这是趁着赶集挣俩钱,边沐手上有功夫,他早就看出来了,后面绝大多数套圈全都落空,他深知那是边沐仁义。

        男摊主也很识趣,从地上拣起一个招财猫模样的存钱罐走到边沐跟前,笑着道:“差点儿就套上了,奖励你一个招财猫!”

        “谢谢!恭喜发财啊!”就手接过招财猫,边沐笑着客气了一下。

        “一起发财,一起发财!欢迎下次再来玩!”

        “好,好!”罢,边沐将那个不锈钢削面刀赠送给了黄伯喜,那个高档削铅笔刀和招财猫全都赠送给刚才那个女孩了。

        女孩瞪大一双秀美的大眼睛,惊喜得都快不出话了。

        女孩的妈妈心知边沐和黄伯喜不是一般人,也没跟他俩假客气,招呼着宝贝女孩连声感谢了一番。

        在黄伯喜陪同下,边沐在集市里转悠了半,二人都是中草药方面的行家,关注点自然集中在中草药摊点,黄伯喜眼高,只选购了一些上好的甘草。

        边沐则买了不少苦杏仁、独活、荆芥之类的草药,有些摊主认识黄伯喜,还给边沐打了八折。

        一路之上,好多人都认识黄伯喜,热情地跟他打着招呼,这就是当医生的好处。

        但凡真诚地为乡间患者解除过病病痛痛,只要有效,老乡们就会到处跟人你是个好医生,总念你的好。

        跟城里人比起来,这方面还是老乡们厚道,重情义。

        走一走,聊一聊,眼见着午饭时间就快到了。

        到处都是卖地方风味吃的摊点,二人挑了一家水煎包摊点,找了一处靠里边的座位落了座。

        “边大夫!你时候练过功夫吧?”一边倒茶,黄伯喜笑着问道。

        “跟我姥爷学过几手三脚猫的花架子,功夫谈不上!”边沐笑着客气道。

        “诶!大家一见如故,不必过于自谦,我呢!当年要是有童子功的传武底子,不定专科医院现在早成气候了,你既然有传武的功底,一定不要荒废了,将来迟早会有大用的,聂易雄、岑松雪之类的大名医在这方面可是占了不少光呢!”

        “聂、岑两位老师都会功夫?”边沐惊奇地问道。

        “何止!内外兼修,厉害着呢!咱们这一行,要想混成大中医手上没功夫不行的,走不长远,到了一定年龄,精力体力就跟不上了,内外兼修就大不一样了,你看那聂易雄,成五湖四海地瞎跑,还不照样精神抖擞的?”

        “有道理!晚辈受教!”

        “又来了!太见外了!老板!多炒几个拿手菜,我和朋友好好喝几杯!”显然,黄伯喜心情特好。

        “喝酒?那咱后半晌不回医院了吗?”边沐连忙提醒道。

        “你平时太忙了,我也不好随便打扰,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喝点好酒美美地睡一觉,明儿一早,咱早点走,叫个代驾送咱们回去不就得了,放心!啥事也不耽误的。医用化学我一直挺重视的,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已经超出我许多了,今晚我还准备了好多问题请教呢!”黄伯喜这话得很是真诚。

        “不敢当,不敢当!晚辈也有好多问题向您讨教呢!秉烛夜谈好了!”

        “正合我意!老板,上菜,上菜!”着话,黄伯喜已经催促老板娘上好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