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借物提升医术

第119章 借物提升医术

        三强子完全没有必要诬陷黄伯喜,很明显,就在边沐出门代为送客之际,黄伯喜在没有问明那个木匣子到底是送给谁的前提下,曾经试图打开那个匣子看个究竟。

        这哪是前辈高人该干的事?!

        不地道!

        边沐很快就找到木匣子暗藏的机关,伸右手食指轻轻按了按,就听“叭”的一声轻响,木匣子一角突然弹出一扇门,门里暗藏了一把简易扭动锁,真铜打制而成,巧而精致,一看就是件老玩意。

        边沐伸手左扭了三下,反方向向右再扭动两下,嘿!木盒子顶部开了个穹,尺寸点了最上面那个盖板大约有三分之一。

        边沐伸手试推了一下,木匣子最上面那块盖板自动开启了。

        亲眼目睹了边沐开匣整个过程,黄伯喜脸上多少有些变颜变色,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黄老!还请您给掌掌眼!”罢,边沐随手将那块“脉枕”包在一块丝绸衬布上督茶几上,请黄伯喜过目。

        二人凑到茶几边上观摩了半。

        “好东西!是件老货!看这用料、器型、成色……应该是件湖田窑出的玩意,来!咱先试试。”着话,黄伯喜将自己的左手腕搭在脉枕上,让边沐给他把把脉。

        边沐上手一搭,好家伙!脉像至少被放大了5倍都不止。

        果然是件好东西!

        作为后学晚辈,边沐可不好意思在黄老面前班门弄斧,随手搭了一会儿也就收手了。

        “黄老!您试试!”着话,边沐将自己的右手碗放在瓷质脉枕上。

        黄伯喜可是正经八百搭脉呢,号完右手又示意边沐换上左手,过了一阵子,黄伯喜笑而不语。

        “比传的还要灵敏好多,怪不得老一辈中医都喜欢用这种中空透气的脉枕,脉像直接就被放大了,瓷器清凉,还具有清热败火的功效,好东西!”

        “这玩意是哪一代的?”边沐好奇地问道。

        “应该是宋代,这要拿到拍卖行,专家要是鉴定为真的话,至少得估到50万以上了。”黄伯喜笑着回应道。

        “啊?!那也太贵重了,赶明儿我给他们送回去咱们再返城也不迟。”

        “先别急嘛!这件宋瓷造型相当精致,我怀疑不是民间之物,弄不好还是官窑出的呢,你倒猜猜,底下卧的那只神兽是个啥玩意?”黄伯喜笑着问道。

        “晚辈在这方面就一白,还请黄老明示。”

        “我要没猜错的话,这只神兽应该就是传中的‘谛听’,如v果真是那样的话,这块脉枕可就值钱了!尤其在医学方面更显突出,刚才我给你把脉,我这心脏突突直跳得厉害,这感应力简直闻所未闻,你先别急着还回去,咱算先借他们的,等咱们把这里面的医学含义全都破解了再归还也不迟。”

        边沐觉着黄伯喜的在理,三强子父子俩虽有些奇奇怪怪的,不过,确实不通医药之道,这种神奇脉枕搁他们手上确实也没什么大用,不过,看那父子俩的气色,家境应该相当贫寒,自己要是回到市里找章助理商量商量,要是真给他们找着一个合适的买家,就卖50万实价,那也够他们父子俩开支三五年的。

        “那咱就先留着,回头我再好好琢磨琢磨,有啥不明白的,随时再向您请教。”

        “嗯!那个木匣子看着也不简单,你也心收好,将来不定也能卖个好价钱呢!”

        “晚辈全听您的!时候不早了,您想吃点啥,我给咱做去。”

        “包点素饺子吃吧!我给咱配馅,你和面行不?”

        “没问题!”罢,边沐将那块所谓湖田窑脉枕心翼翼地收进木匣子里收好,反向操作了一番,再次锁死。

        黄伯喜搞的动作确如三强子所言,多少有些为老不尊的意味,边沐又不傻,不得不防。

        联想到黄伯喜主动添加岳医生的联系方式,黄老爷子其实是个挺世俗的人,跟自己为人行事的作派还是有些差距的。

        边沐不得不加零心,抱着木匣子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客房,就手放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旁边还挡了个座椅。

        肉末茄子、干煸四季豆、芹菜肉丝、折耳根炒腊肉,西红柿鸡蛋汤,标准的四菜一汤,主食吃素饺子。

        明一早还要赶路回去上班,二人都没喝酒。

        俩人都下得了厨房,笑笑着就把菜做好了,席间,二人就中医医用化学一事展开深入的讨论,彼此收益都相当大,不知不觉间,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了……

        v

        ……

        早上七点多,边沐人已经在单身宿舍了。

        再次拿出那块脉枕,边沐好一阵端详,反复揣摩了半,边沐最后决定不听黄伯喜的,自己先借用一段时间给患者把脉,好好将其中的特殊医学功用搞清楚再。

        边沐相信,三强子他爹绝对有特殊的气质,对于金钱、功名的看法自有一套,其实,三强子好多话已经得很清楚了,真心相送,造福下。

        反倒是黄伯喜,耽于声名利禄,把事情搞得有些复杂了。

        屋里屋外清扫了一番,边沐换好衣服,早早地上诊室候诊去了。

        第一位患者才12岁,刚刚过完生日,男孩,成坐不住,这动动,那动动,脑子老是无法集中,学生成绩下滑得厉害,眼见着马上就要升初了,家长着急得不行,所有办法都想尽了,于事无补。

        于是,有人建议他们挂边沐的号碰碰运气。

        “朋友!咱把手放在这个瓷枕上,对,就这儿,凉凉的,舒服吧!呵呵……叔叔先给你把把脉。”哄了一阵子,边沐开始认真把脉。

        古瓷枕果然非同一般,患者的脉象被放大了至少三倍,有些脉象变化还是边沐从来没有遇过的。

        边沐自是又惊又喜,考虑到自己得充分消化吸收才行,今上午估计最多只能看15个病人了,于是,边沐宽慰男孩几句,起身走到林护士身旁,将实情如实相告。

        “这世上还真有这种神奇之物呀!这是好事啊!咱也别15个了,时间再充裕点,10个,其余患者全都顺延,你别管了,我自有安排!”

        “辛苦您了!”

        “应该的,祝愿你早日修成神医啊!我们都跟着沾光!”罢,林护士出去安排那些排在后面点的候诊病人或下午或\\o、\\v明上午再来就诊,该送的礼品自是一件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