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29章 患者隐私得悉心保护

第129章 患者隐私得悉心保护

        这一天中午,十一点二十,边沐接诊了一位女士,三十来岁,医院附近某家大型国有银行的中层管理人员,人长得非常漂亮,身材也相当好,整体气质象个影视界演员。

        牙疼,疼得能要命的那种。

        “望”、“闻”、“问”、“切”诊断程序走完,边沐心里有底了。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您这应该属于‘应激性风火牙’,咱先治治标吧!扎扎针,最起码让您不再受牙痛干扰。”边沐笑着解释道。

        “能根治吗?”

        “有点难度。”

        “那……我是这样理解的,边大夫听听我说的对不对啊!理论上能根治,但是,限于主客观各方面的条件,眼下还不能根治?是这意思吗?”

        “那倒也不是……只是这种病不是您一个人的事,可能牵扯到您的家事,所以……有些话我得仔细考虑一下具体怎么发问,一方面,得顾及您的个人隐私,另一方面,有些事我还得了解一些具体的细节,所以……为避免大家尴尬,咱先解决表面上的牙疼的事,在咱这儿扎一次针,管5天,以24小时计,这倒不是我故弄玄虚,中医治疗其实一直讲究时辰对应的。”边沐非常耐心地解释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一周来一次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差不多,等我考虑好了,咱再一起磋商一下彻底根治的问题。”

        “我人很阳光的,没什么见不得光的,我家事也非常简单,也没什么可避讳的,边大夫但有疑问不妨直说,我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您说是那么说,一旦我要问到关键细节,您可能就是另外一番说辞了,所以……出于保护患者个人隐私考虑,我还是要慎重一些的。”边沐表情严肃地解释道。

        “你确定?”银行女职员随口问道。

        “确定。”

        “那好吧!咱就先治标,我信你,你觉着什么时候合适,你问什么,我肯定答什么。”

        “是吗?那我在纸上写几个字,您再考虑考虑咱们要不要近期就开始这样的问答。”说着话,边沐扯下一张空白病案纸,在上面写了“关心则乱,那人最近处境非常危险,您又爱莫能助,我猜得对吗?”这么两行文字。

        出于保护患者个人隐私考虑,边沐还特意遮掩了一下,以防女助理武大夫看到具体内容。

        一见边大夫如此防着自己,武大夫心下略感不悦,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是女性,这种事要是摊到自己头上,遇到边沐这样的好医生,那还真是感激还来不及呢!

        武大夫心下释然,也就不再挑边沐的理了。

        那位女职员只扫了一眼病案纸上的文字,脸色陡然就变得煞白。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话刚出口,那位女职员就后悔了。

        “您放心!具体事情我其实一无所知,不过,作为职业医师,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您,我也不是瞎猜,您大可不必担心,其实我跟您的生活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今天在您踏入诊室之前,我对您的生活绝对一无所知,如果您挂的不是我的号,咱们这辈子也不会有任何交集的,我这么说,您该放心了吧?”

        听罢边沐的解释,那位女职员心里一点底也没有,眼神里充斥着全是惶恐和不安。

        边沐将眼帘低低地垂下,刻意不去看那位女职员,这是给她一个自我心理缓冲的时间。

        武大夫也很聪明,把头一低,一言不发,也不朝那位女职员观望,一心一意开始记录今天的门诊心得。

        小孙护士干脆悄悄慢步走到门口,轻轻推开房门上外面找林护士聊天去了。

        那位女职员脑子转得相当快,诊室里每个人的轻微举动她都看在眼里,慢慢地,她意识到边大夫说的应该全是实话。

        “他应该是那种特聪明的人,或者是医术通神,用一种类似通项公式式的逻辑模型发现了我的病根,然后以生活化语言大体描述了一下,如果这会儿在这儿坐着的是位学校校长、公司高管、普通老师……大家的心理反应跟我也是一样的,不是他的错,是我太过紧张了。”想到这儿,那位女职员的脸色渐渐缓和多了,脸上也有点红润之气了。

        “我信你!那咱先扎针吧!只要不影响我正常生活就很感激了,至于根治一事,我再好好想想,下次复诊我应该就知道怎么办了。”

        一听这话,边沐释然了。

        “这么快您就能想通,真挺了不起的,天下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该放下的尽量放下,只要我们始终行得端、走得正,很快就会没事了。”边沐借机宽慰了那位女职员几句。

        女职员轻轻点点头,表示边大夫的话她都听进去了。

        扎针很简单,两枚中号钢针,两处常见穴位,轻扎慢捻,五六分钟过后,火邪之气渐渐被边沐引了出来……

        “醒针还得半个多小时,您得在这儿半躺一会儿。”说着话,边沐出门招呼小孙护士给那位女职员身上加盖了一副很薄的医用护理毯。

        趁着醒针的功夫,武大夫悄声说道:“今儿我请客,把林护士和小孙都叫上,‘贝尔卡德’西餐厅,如何?”

        “我们肯定去,不过,那地方太贵了,换个地儿吧!”边沐压低嗓音回复道。

        “没事儿,自打我来咱们科室以来还没跟大家聚聚呢!那家餐厅跟我家沾着亲呢,先记账,打六折,花不了多少钱的,吃得还实惠,随时去都有座。”

        “那我们就沾你的光了啊!”

        “一个科室的不必这么客气,那我打电话订位子了啊?”

        “好的,我给林护士和小孙发个消息。”

        “嗯!待会儿我们先行一步,你跟那位说话也方便些。”

        “好的,好的!”说罢,边沐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准备上着名西餐厅饱餐一顿。

        下班时间到了,武大夫等人打声招呼直接上饭店了,边沐留下来跟那位女职员再多说几句。

        ……

        “她们都走了?”那位银行女职员悄声问道。

        “上饭店聚餐去了。”

        “你不去吗?”

        “我跟您再聊几句再过去。”

        “谢谢你们……”

        “不客气!关心则乱!以后我们也会遇到类似生活场景的,您现在没什么不舒服吧?”边沐关切地问道。

        “一点都不疼了!宋先生是我的大客户,他之前也是您的病人,是他推荐挂你的号。”

        “哦!他呀……他爱人挺通情达理的,时不时还过来号号脉呢!”

        “嗯!我跟他其实也没什么……不过……职场竞争最关键时刻,他帮过我,现在他突然被带走,我就特别担心,啥忙也帮不上……一着急,牙就疼得忍都忍不住……”

        “没事的!说出来就好了,下次复诊的时候咱们再详谈,如果您觉着不方便,我们也可以另外约个方便的地方再谈。”

        “没事,没什么不方便的,看得出来,你们这儿的医护素质都挺高的,我信得过你们,下回复诊我肯定能自自然然地配合院方,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去找她们了吧!”

        “您看着可是好多了,那咱们一起下楼吧!”

        “嗯!边大夫请!”

        “好说!”说着话,边沐陪着那位女职员一起下了楼,一直将其礼送出医院大门,边沐这才回宿舍换了身衣服,出门打车直奔“贝尔卡德”西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