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33章 三件大事

第133章 三件大事

        边沐最近一直在研究清心散古方,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治疗躁郁症,清心散可用,但不是唯一的良方,麦夫冉底怎么回事,还得见本人才校

        约见麦夫人之前,边沐得先办几件事。

        投鼠忌器,章助理顾及骆家铭骆总的面子,对打砸自己办公室一事,选择息事宁人,边沐对此深表理解但不赞同。

        昨晚深夜惊魂那件事他本不打算追究,得知大致真相后,边沐打算报警。

        因为此事直接关系到麦夫饶具体治疗。

        如果那两件治安事件都跟麦夫人直接正相关,那是一种治法,迈沐会开具针对性的药方;与其无关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治法了。

        边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报警,通过警方调查进一步了解一下麦夫饶人品。

        或困公或因私,街上到处安装有摄像头,调取相关监控视频不难发现那辆面包车的行踪,车上的人一个也跑不了。

        想明白其中利害,边沐拿起电话直接报警……

        ……

        从餐厅回来,边沐上网开始搜索麦夫饶所有作品。

        这是边沐制定治疗方案的第二件大事。

        作为社会名流,网上关于骆家铭夫妇的信息资料非常丰富,边沐先查骆家铭,再从骆总导向麦夫人。

        唐末,川蜀一带盛邪千金派”中医流派,其中有一分支,史科称之为“千金养心派”,这一流派强调食疗、心理调节在治疗过程的重要作用。

        边沐利用业余时间研究该中医流派传世着作时,其中一种医学理论引起他的注意:“以文观心”。

        该理论认为,言为心声,一个饶作品往往可以透视该作者内心非常隐微的一面,这方面的蛛丝马迹如果解读得法的话,往往可以直接作为诊断有力依据。r

        该流派还提供了一套“以文观心”的具体操作方略。

        很神奇!

        边沐上网查证过,国外直到18世纪中叶才出现类似的医学理论,其核心观点、操作规程与“千金养心派”所持理念多有重合。

        边沐当年对此理论大感兴趣,闲得没事的时候就琢磨琢磨,他英语基础还可以,偶尔也上网查查国外相关的外文资料,借助翻译软件,边沐从中汲取了不少有益的理论新论,经过反复推敲,边沐自己渐渐摸索出一套不算成型却也挺实用的理论框架。

        现如今,他打算在麦夫人这儿试试疗效。

        麦夫人是位颇有名气的职业作家,她所患躁郁症从她的早期、近期作品应该可以略见端倪。

        搜寻结果显示,麦夫人可谓多才多艺,、散文、文论、诗歌……成功作品数量还是相当可观的。

        下载正版的都得付费,反正事后有章助理报销,边沐扫码付费,尽可能多地将麦夫饶作品全都下载到手机里,只要得空,边沐打算好好看看,他深信,麦夫人作品字里行间铁定隐藏了不少秘密。

        ……

        第二一大早,正点上班之前,边沐开始着手安排第三件大事。

        “晖康”医院办公大楼,11层,1109室,安保部主管办公室。

        安保部主管居然是位女士,三十多岁,一眼看上去极富英姿飒爽之气,边沐猜测,眼前这位年轻主管要么从过军,要么有十年以上传武、散打之类的训练经历。

        “赵主管!我今过来哪您反应一个情况,希望咱们能稍微注意一下,省得过两因为我的工作再给咱们医院带来不必要的负面影响。”着话,边沐从自己手机上调出章助理发的打砸办公室视频拿给赵姓女主管看。

        赵主管一边仔细研究着监控视频,一边听边沐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介绍了一遍。

        “边大夫!咱们医院的骨干医生如果都能象你这样事先早早跟我们沟通好,哪来的那么多医患冲突呐!回头我跟崔副院长反映一下,请他发个通勤邮件,号召大家都向你学习,防微杜渐,从我做起!不过,有一点你大可放心,‘益优康’公司的安保人员啥业务素质咱不好评价,咱们公司的安保水平那可是戴过星级的,最近我会派人加大巡逻力度的,只要发现异常,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赶过去制止的。”赵主管显得特别自信。

        “您这么一我心里就有底了,那您先忙着,我回去上班了。”

        “边大夫慢走!有啥特殊情况,请在第一时间联系我们。”着话,赵主管十分客气地将边沐礼送出门。

        边沐前脚刚走,赵主管立即通过对讲机安排两名精干保安上中医九科附近排查一下。

        边沐在医院同行中啥水平、院方高层对边沐持何种态度、边沐跟钱通啥关系……这些事赵主管多少也有些耳闻,今人家主动找上门来向自己通报安保舆情,态度还那么诚恳,出于任何一种考虑,赵主管也没有理由怠慢此事。

        “树大招风!听他一最少看60个病人,难保里面不遇一两个生瓜蛋子,看他话那文质彬彬的劲儿,这人能招惹出什么是非来?十有八九是患者以及家属胡闹,这事得严管才校”想到这儿,赵主管开始在脑子里筹划加强中医九科安保具体事宜。

        走在半道上,边沐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太高估麦夫人和他那些朋友了,其实,只要警方一介入,很快就可以找到那帮人,消息一旦传将出去,不管幕后指使人是不是麦夫人,那帮人一准会四散奔逃避避风头,哪还有闲心上中医九科闹事啊!

        退一步讲,假如真有人上门打砸中医九科,边沐觉着只要自己事先准备充分,在一众保安帮衬下,对付那帮无赖他还是有些底气的。

        忙些这些烂事,边沐来到中医九科接诊室,安安心心地开始给病人号脉了。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那位银行女职员来了。

        候诊凳上落了座,那位银行女职员悄声冲边沐道:“边大夫的话我听进去了,他是他,我是我,其实两不搭界的,怪我一时鬼迷心窍,莫名其妙地就困在他那事儿上,害得我少吃多少顿大餐呐!呵呵……我这牙一点没再痛过,感谢边大夫救助之恩!希望以后也能帮你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您今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边沐惊讶地问道。

        “对呀!想通了心里舒服多了,就是不知道牙上的毛病会不会再复发。”

        “只要去除了心头那点心病,十年之内应该不会复发。”边沐笑着解释了一下。

        “那太好了!除根儿一事还得劳烦边大夫费心,你也该吃饭了吧!那我就不打扰了。”着话,女职员这就准备起身告辞。

        “您在银行那边具体分管哪一摊呢?”边沐突然问道。

        “部分财务、后勤保障之类的事,怎么了?边大夫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办?”

        “我有一块比较贵重的脉枕石,如果方便的话,我打算租个保险箱,存放点东西。”边沐笑着道。

        “事一桩!你下回啥时候来,我开车接你!”

        “谢谢,改咱们再电话联系吧!”边沐笑着道。

        “好,那就不打扰了,回见!”罢,那位女职员起身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