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43章 做回自己

第143章 做回自己

        坐桌前给病人把了一会儿脉,边沐就觉着自己有些心神浮动,手指明显不那么灵验了。

        “像现在这么窝窝囊囊过日子,能挣到大钱也行啊!唉!考虑这个,顾及那个的,好多钱都从手指缝里流走了,难怪林护士内心深处从来不把我当朋友呢!碍人家财路了呗!孙护士怕也是持相似立场,到头来,人缘也没维持好,两头都不得!这成忙三顾四的,图了个啥?!不行!心思总也静不下来,一旦误诊,名声是,将来会遭报应的。”想到这儿,边沐努力使自己平静平静。

        如此一来,边沐把脉的时间无形中又开始延长了。

        正在这时,林护士打外面进来,冲边沐使了个眼色。

        边沐猜着办事员李应该找她谈过了,有心不搭理她,不过……考虑到自己反正心思也静不下来,倒不如听她怎么,顺便调整一下心绪。

        “不好意思!医院那边有点事,麻烦您找孙护士量个血压、测个血糖,另外,您平时饮食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就是跟亲戚朋友差异比较大的那种,麻烦您跟孙护士好好,我也好有个参考。”边沐冲面前一位男患者解释了几句。

        “好的!你忙你的,反正已经请假了,我不着急的。”男患者倒也通情达理。

        “真是不好意思,马上就回来!”罢,边沐起身跟着林护士出门上楼道尽头谈事去了。

        “那个vip客户来头挺大的,冯院长平时都敬他三分呢!咱们医院的董事长另有其人,冯院长不是董事长,你知道吧?”

        “知道!怎么啦?”

        “董事长对这位客户也礼让几分呢!所以……消消气?待会儿过去瞅瞅,实在不想多事的话,找个借口推给陆主任不就得了?你年轻,经验不足嘛!既然是特别重要的客户,咱不是得更加慎重嘛!不显山不露水的,谁还能拿你怎么着?硬顶着不去那性质可就严重了,这以后……”话到这儿,林护士收口不了。

        “你问清楚没?那个客户到底是因谁的关系来咱这儿看病的?”

        “李是真不知道,不是刻意瞒你。”林护士连忙回答道。

        “我不瞒你,李干事结婚没知会我一声,搞得我挺尴尬的,实话,我心里特不舒服,冯院长家孙子过生日,平时我还总上他家一起探讨医学难题呢!好嘛!该去的不该去的都有请柬,单单放空我一个,这不打人脸吗?我再不介意,架不住你们一个个的都这样做事,我要再不表示表示,以后我在人们面前还有点人样子吗?!”到最后,边沐来气了,话的声调突然提高了几分贝。

        林护士吓了一跳,随即就明白边沐今儿为啥突然发火了。

        边大夫绝顶聪明,林护士心里有数,她心存的那点九九铁定瞒不过他的,现在突然被边沐当场点出来,林护士为人处事再老练,脸上也微微有些变颜变色。

        沉默了片刻,林护士老着脸皮缓缓解释道:“你人好,医术也厉害,我一直都很敬重你的,实在是……我得在这儿熬到退休啊!一旦他们合起伙来排挤我,我在这儿待不过半年的,你是知道的,像我这种年龄,出去再找个合适的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

        “嗨!我也不是冲你,你的苦衷事后我慢慢也想明白了,怪只怪咱们医院风气不大正,唯效益论,再好的人也得被同化了,您也别多心,我到底经事少,有时候还真沉不住气,刚才我也想明白了,未来的日子,不管我走你们的老路,还是坚持自己那套,在咱们医院都难如愿,与其那样,我还真不如坦坦然然做我自己呢!希望您能理解一二,这一次我真不是赌气。”

        话到这份上,林护士要是再听不明白,她这十几年在医药界真是白混了。

        边沐这种有梗气的高明医生,或亲身经历,或耳闻,林护士也见识过几个,她心里明白,这种人骨子里是永远不会屈服的,一旦心里头想明白了,任谁也改变不聊。

        沉默片刻,林护士轻轻点点头,啥也没,转身忙自己手上业务去了。

        眉头向上扬了扬,边沐心里舒坦多了,憋在胸口那口浊气总算出得差不多了。

        再次回到诊室,边沐发现自己早已心如止水了。

        ……

        一直到中午正常下班,院办那边再没谁过来请边沐过去接待那位所谓的vip大客户,如此一来,边沐心里反倒有些发虚了。

        “那些冉底比我成熟多了,为人处事还是老练得多,平时我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好象离了咱人家就治不了疑难杂症了,得!不得罪则已,一得罪一大片,活人真tmd的累!”想到这儿,收拾收拾边沐这就准备下班。

        像平时一样,林护士照常跟边沐、武大夫打了声招呼,会同孙护士下班走了。

        “那笑容一点温度也没有,林护士再老练,眼神是藏不住的,爱咋咋吧!”想到这儿,边沐跟武大夫打过招呼,转身出门回宿舍了。

        一般情况下,边沐都是最后一个下班,今突然走这么快,武大夫不由地愣了一下,好半都没反应过来……

        心情不好,边沐不想上餐厅吃饭了,打电话约了一下贺同学,他刚刚下课,二人约着上附近一家店吃火锅。

        “边大夫!今儿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贺同学笑着问道。

        “烦!感觉自己又转回到县医院那种怪圈了。”一边涮肉,边沐把最近这段时间的憋屈简单讲了讲。

        “我涉世浅,不好评价,不过,我觉得人生在世,应该活得本真点,否则,那也太难受了,就象我,如果不是遇到您!那种心理咳嗽不定就得承受一辈子呢!当年我要有点勇气,敢作敢当,哪能活得那么窝囊!您是不知道,那种滋味太难受了,简直跟那……地狱!对!就跟地狱一样,所以……我支持您的选择,其实,换个思路,以您的医术,再换个更合适的平台不定还造就了您一番大事业呢!”贺同学善意了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

        虽听着没什么营养,不过,贺同学那份真诚边沐感受得是真真切切,加上火锅底料调制的是真不错,食材也比较精致,挺合边沐口味的,慢慢的,边沐心情可是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