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51章 退身路

第151章 退身路

        大意失荆州!

        质询组副组长崔副院长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边沐这么难对付,昨晚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一定会跟林组长好好议一议,一局定生死,彻底将边沐身上的伪装给它撕下来,进而将边沐赶出“晖康”医院。

        边沐的反击令崔副院长大吃一惊,此刻,他开始相信医院里盛行的一些传闻了。

        “这子百分百有背景,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做到对答如流?!”崔副院长心下暗忖道。

        跟一个有深厚背景的年轻医生结怨作对,而且还是个医术相当高超的年轻人,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回想起自己同武医生谈话的情形,两下一映照,崔副院长误以为自己得罪了一个不应该得罪的人,心底更是悔上加悔。

        大意了,太大意了!

        质询组其他成组员跟崔副院长的想法都差不多,在他们看来,边沐要么背景挺深,深到大家事先相互通气的时候对此都一无所知,这种阴阴的人最不好惹了。

        绝大多数组员都不大相信边沐做蓉道、业务精熟,这才一路十分艰难地闯了过来。

        整个质询会会场里可能就数林组长准备得最充分了,不过,现在看来,他准备的那一套对边沐压根不起任何作用。

        相反,倒是给边沐提供了一个临时平台,让那子尽情地发展了一下他那过饶医学修为、便捷的口才。

        “这子也不象他们介绍的那么顽劣啊!坦坦荡荡的,嘴也厉害!这到底咋回事呢?!”林组长就觉着这事让自己给办砸了。

        整个会场再没谁愿意出来“挑战”边沐了。

        林组长侧过脸看了崔副院长两眼,示意他这场有些蹩脚的质询会也该收场了。

        崔副院长立马会意,轻轻点点头表示同意。

        “边大夫!今就先到这儿吧!质询结果将在三之内以正式文件送达你本人,电子版结果也会同期传送到你申报的邮箱里,请注意查收!”

        “各位老师辛苦了!由于我工作的不足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本人在这里正式向各位老师深表歉意,同时也衷心感谢各位老师给我提供了这么好一次学习机会,不论质询结果如何,本人都会虚心授受,谢谢大家!”罢,边沐起身冲各位质询组成员微微欠了欠身,不等林组长等人发话,转过身,边沐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

        三月份正是春光旖旎的时节,办公楼前广场,阳光正媚,春风荡漾。

        边沐心情甭提有多开心了。

        奇门遁甲典籍有云:“凡不可着力之处即为命运!”此刻,边沐对这句话的理解又深了一层。

        质询结果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林组长、崔副院长他们到底能玩得多黑,自己也无从可知,既然无可着力,不可改变,那倒不如一切顺其自然好了,反正自己问心无愧。

        正面交锋的结果大大超出边沐的想象,质询组成员那可是精挑细选、层层选拔出来的,随便站出一位来那当年也是独当一面的临床、教学、医务行政高手,然而,他们表现出的种种职业素养大大低于边沐的预期。

        边沐猜测,质询组那帮人压根没把自己当根葱,一时大意,准备得很不充分,几个回合下来,那帮人已经完全招架不住了。

        暗自庆幸之余,边沐打算约个朋友出来酌几杯,正琢磨着约谁呢!手机响了!

        药农老裴的电话。

        “你这会儿在哪儿呢?你们科室怎么还暂时关停了呢?!是不是出啥事了?”电话那头,药农老裴关切地问道。

        “啊?!您进城了?”

        “对呀!这会儿正在你们医院门诊楼跟前呢!”

        “您就在那儿等着,我这就过去接您。”

        “好的。”罢,老裴把电话挂了。

        ……

        单身宿舍,边沐一边泡茶,一边将自己今上午的“战况”跟老裴讲了讲。

        “呵呵……跟我预想的差不多,只不过,乱七八糟的麻烦事来得有点早,其实,这也好理解,‘晖康’医院最近几年一直也没有什么大的举措,整体收益不增不减的,里面待着的人能分到的蛋糕基本是恒定的,你这突然从而降,而且直接跳过见习、拜师等环节,那得影响多少饶实际收益啊!换我也一样忌讳你!”老裴笑着了几句。

        “还真是那么回事,是我糊涂,我不踩人人必踩我,否则,到手的蛋糕只能越来越少,唉!都不容易。”

        “不能这样想,他们在做人、业务方面不思进取,躺平吃现成,就算你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市场迟早也会把他们淘汰掉的,如果此次侥幸过关,以后你可得多加心了!”

        “我会注意的,您此次进城是不是有啥事?”边沐随口问道。

        “有人托关系让我下山送点名贵中药,他的朋友这会儿正在省人民医院住院,情况相当危险,你知道那饶,方易钦!”

        “原来是他呀!您见着他了?”

        “我见他干嘛啊!东西已经给中间人了,收了钱我就上这儿看你来了。”老裴笑着解释道。

        “他们都找您买了些啥草药啊?”边沐笑着随口问道。

        “林下参、灵芝、草还丹,总共就这三样。”

        “草还丹?他们给您配方了?”眼前一亮,边沐好奇地问了问。

        “是的,是出自名家之手,一共三十多种材料,分三批混烧,挺费工夫的,不过,钱给得不少。”

        “哦!那配方方便让我看看吗?”

        “自己人,干嘛这么客气,手机发给你。”罢,老裴从自己手机里调出配方表传给了边沐。

        边沐将泡好的茶水端给老裴,坐沙发上仔细研读了一会儿。

        “配制这配方的是位高手啊!如果配伍得当,这种草还丹还真能让方易钦在医院里待得舒服些。”

        “是吗?那就好!权当做善事了,不过……一旦用上这些东西,姓方的怕是已经开始倒计时了,唉!人这一辈子……”不知想起了什么事,老裴感慨了几句。

        “以您的经验,方总还能维持多久?”

        “最多六周。”

        “啊?!这么快?!”

        “他家有钱,否则,十都撑不过去呢!”

        “唉!他眼我还是有些缘份的,在我手上过过的病人就这么快不行了,我这心里还挺别扭的。”

        “他这是有点钱有点身份,这事要是打到普通老百姓头上,你可能就不会太在意了。”

        “您的在理,算了,不他了,我已经被人家放大假了,正好陪您出去吃点可口的。”

        “自己人,不必这么客气,你这儿就挺宽敞的,还能做饭,不如上‘悦宾楼’买只烤鸭,咱爷俩随便喝几杯也就得了。”

        “那也行!那咱这就出去转转?”

        “走着!”

        一路之上,老裴提醒边沐,凡事还是往最坏处打算比较妥当,省得再遇意外把腰给闪了。

        边沐觉着老裴提醒得是,自己是该再筹划一条退身之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