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57章 误导

第157章 误导

        边沐原先任职的县人民医院是丽石当地规模最大的公立医院,按理,该院应该是当地效益最好、人气最旺、口碑最佳的医院,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边沐一直认为跟马院长任人唯近、疏忽业务、独断专行有莫大的关系,同时,匡衣衡那个层次的医院骨干私心偏重,遇事总爱把自己的利益摆在首位,拉帮结派,刘丽菲那个年龄段的年轻医生不务正业,医术方面不思进取,得过且过。

        综合种种,丽石县第一人民医院最近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

        今,通过近距离接触“晖康”医院导医组,边沐意识到县人民医院最大的问题原来在于“管理不善”。

        马院长、陈毓蓉那个层次对于整个医院的日常运营、人员管理、业务促进……似乎不象他们自己认为的那么专业,匡衣衡对于整个中医科的日常管理也显得粗略、简单、流于形式,顺其自然,甚至于有点得过且过的意味。

        长期以往,县人民医院活力渐进,人气慢慢也就降下来了,效益随之也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鉴于此,边沐打算在导医组好好干段时间,好好学习一下一家现代化医院到底是如何具体运营、科学化管理的。

        突然被停诊的失落感此刻也淡到几乎无了。

        要起来,阳光帅气的边沐大夫心也真够大的。

        一楼门诊大厅,窗明几净,阳光明媚,在张护士长和一位姓卢的西医医生督促下,导医组所有成员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各自的业务。

        边沐站在远处观望了一会,感觉导医组有没有他这个所谓组长都无所谓。

        抱着好好学习学习的态度,边沐慢步来到导医台中医分区,站旁边观望了一阵。

        中医区今值班的是一男一女两位大夫,男的三十来岁,女的二十七八,论年纪都比边沐大,见新任组长正站旁边观望自己怎么工作,二人随即起身冲边沐微微欠欠身,这就算是行礼了。

        边沐连忙陪着笑脸冲二人欠了欠身,算是还礼了。

        正在这时,就见一位矮胖矮胖的四十来岁男子急匆匆从电梯间口快步走到导医台中医分区,口气生硬地质问道:“你们怎么引导的啊!眼科大主任都了,我这不是眼睛上的事,让我上别的科室挂号。”

        “您先别着急!您刚才不是亲口口述自己赢飞蚊症’迹象,假视、重影、幻象……现象十分突出吗?那是应该先上眼科排查一下啊!”女导医连忙起身解释了一下。

        见对方很是客气,那位中年男子稍微消了消气。

        “听了你们的,我特意挂了个副主任医师的号,她挺仔细的,让我做了好多项检查,是一切正常,她还不放心,特意把眼科主任请来会诊了一下,最后他们得出结论我的眼睛在病理层面是健康的,正常人,如果我感觉不舒服的话,让我看看神经内科?!这不是涮人玩嘛!咋?!把我当皮球乱踢啊!”着着,刚刚消了不少的怨气这又提上来了,话的声音就显得有些高了。

        大厅面积异常空阔,多少有些回音,一时间,中年男子的怨言就传出老远,已经有几位患者开始朝那边观望了。

        “这可不行!影响不好!”想到这儿,边沐朝那位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去。

        “您别生气!冉一百,形形色色,每一百缺中,指不定多会儿就会出现一例疑难杂症,我们是全科大医院,眼科解决不了您的问题,咱再换个科室就是了,不过,您得跟我们进一步疾病的疑似起因、更加详尽的症状,我们才能帮您选择一个合适的科室啊!”旁边那位男医生连忙起身劝慰了几句。

        这时候,边沐也赶到了近前,不过,他没打算干涉两位同事的工作,只是静候一旁观摩而已。

        “一直到昨晚上我眼睛还好好的,早上也没觉着有什么特别的,大概快到十点的时候,我有点饿了,于是上厨房煮零面条,结果,酱油死活倒不进锅里,一开始我以为是眼花了,也没怎么在意,后来,往里面打荷包蛋的时候,这才发现,鸡蛋全打到地板上了,揉了揉眼睛,我再朝窗户外头看,发现眼前好象有好多蚊子、蛾子之类的昆虫在飞,当时我有些紧张,赶紧回书房拿了本翻了翻,这下惨了,书上的字我压根看不成行了,当时我就急眼了,赶紧收拾收拾出门就上你们医院来了。”还行!中年男子这番解释还是挺有条理的。

        不过,患者病情有些离奇,饶是边沐这等青年高手也听得一头雾水。

        导医台中医分区两位值班大夫显然有些挠头,无奈之下,只得招手叫来一位女护士同事,叮嘱她去把卢大夫请来。

        卢大夫很快就赶过来了,见边沐在附近站着观望,他先是冲边沐微微欠了欠身,这才快步走到那位中年患者近前,请他在导医台前落座,戴上一次性手套,卢大夫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简易检查镜照着患者的眼睛仔细检查了一下。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您这就算是疑难杂症了,我们只能建议您上中医一科找我们陆主任看看了,由于我们没能及时给您推荐合适的科室,作为补偿,陆主任那边的挂号费由我们导医组出了,您看行吗?”卢大夫态度很是诚恳。

        那位中年男子皱着眉头撇撇嘴,随后也表示了谅解:“刚才我的态度也不是很冷静,你们也不容易,态度一直很好,是我太着急了,我不缺钱,挂号费不用你们出,不过,你们得跟陆主任打个招呼,不要让我等太长时间,实话,突然得了这种怪病,我现在是真着急啊!”

        “没问题!我们马上通过正常途径跟陆主任沟通一下,这方面我们医院是有规定的,您提的要求完全合理,请稍候!我们这就给您安排得合合适适的。”着话,卢大夫拿起一部蓝色座机话筒这就准备联系一下中医一科主任陆式远。

        “卢大夫!请等一下!”边沐突然开口拦阻了一下。

        “怎么?!组长您打算接诊吗?”这话的时候,卢医生的眼神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我现在不方便出治疗方案的,不过,作为导医组临时负责人,我有义务进一步了解一下这位先生的病情。”着话,边沐慢步走到那位中年男子近前,盯着他的右手仔细端详了几眼。

        边沐的名声是实打实自己挣出来的,卢医生等人自然心里有数,听边组长都这么了,以卢医生为首的三位值班医生连忙退至一旁,他们倒真想听听这位红得发紫又突然被降职的当红医生到底有何高见。

        见众位同事都不吭气了,边沐笑着冲那位中年患者客气道:“麻烦您伸一下右手让我看看,对!翻过手掌,掌心向,手指请伸直,嗯……可以了,请您放下吧!”

        “这位先生,昨那场万众瞩目的围棋人机大战大概是几点开赛的?”突然,边沐提起了昨晚那场世纪大战。

        “什么?!围棋大战……晚上整般啊!不对,咱们这儿是客场,不在主赛区,实际开始落子的时候,已经是般零三分了。”一提起围棋赛事,那位中年男子忽然两眼放光,整个人就象换了个人似的,看着可是神采奕奕了许多。

        好奇地听完二人对话,卢医生等缺时就懵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