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64章 林下参

第164章 林下参

        岳医生舅舅对苹果醋有点抗拒,岳医生的母亲狠狠地了他几句,他这才遵照边沐的医嘱按量服了一些。

        临出卧室房门的时候,边沐告诉岳医生舅妈:“待会儿您爱人可能会出‘虚恭’,您别担心,将窗户打开少许即可,只要别吹着他就校”

        “你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岳医生舅妈不解地问道。

        边沐正待解释,岳医生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

        “舅妈!‘虚恭’就是放屁的意思!哈哈哈……边大夫的是中医术语。”罢,岳医生不由地掩口再次笑出声。

        一时间,在场亲属都被逗得哄堂大笑。

        岳医生舅舅急得跟什么似的,边沐担心再把他给激怒了,赶紧招呼众人回了客厅。

        岳医生舅舅家来了不少女性亲戚,边沐他们忙活的时候,那些亲戚们已经准备好上好的水果拼盘、风味吃、精致糕点,等边沐他们回来的时候,众位亲戚连忙招呼边沐多少吃点。

        边沐还真有些饿了,用叉子叉了些糕点少吃了几块。

        大家边吃边聊,边沐向大家详细解释了一下为什么不用扎针的道理。

        众人听边沐把号脉得神乎其神的,嘴上没什么,心里多半都有些半信半疑。

        其中有两个年纪偏大点的女亲戚有点信服边沐,就自己平时一些不适之症向边沐请教了一番,边沐耐心细致地为二人做了详尽的病理分析,同时给了一些合理化的生活建议。

        不知不觉间,四十多分钟可就过去了。

        “睁眼了!眼睛能睁开了,话也利索多了!边大夫!你真神了耶!老郑腿脚也不怎么麻了!快请过去看看吧!”岳医生舅妈惊喜异常地从大卧室跑了出来。

        “是吗?那就没什么事了!”着话,边沐起身朝大卧室走去。

        再次号脉,与边沐预想的差不多。

        “边大夫!谢谢啊!不瞒你,我打就怕针扎,你是不知道,那两把我难受得……简直无法形容!”果然,岳医生舅舅话可是利索多了,逻辑思维听着也比较清晰。

        不过,这位舅舅双眼还是有些不大对称,口型也没有完全端正过来,看上去跟正常人还是有些区别的。

        “您打就赢恐针症’吗?”边沐神情和悦地问了问。

        岳医生舅舅不情愿地点点头。

        看得出来,这位舅舅有点死爱面子的性格倾向。

        “您是单单对医院所用的注射器针头、针灸针精神震动较大,还是对剪子尖、笔尖、刀尖……之类的锐器尖头比较敏感呢?”边沐发现眼前这位老舅麻烦事还挺多的,无形中又添了一个新病症。

        “淑华!我已经好多了,时间不早了,你让大伙儿快回吧!替我送送,等我痊愈了,改我专门请大家吃饭!”岳医生舅舅脸上有点挂不住,先是招呼着老伴儿把好心的亲戚们打发走。

        “哎呦!这都快半夜了啊!各位,老郑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谢谢大家关心,改我们请客!大家快请回吧!”着话,岳医生舅妈十分客气地将众位亲戚礼送出门。

        见众人走远了,岳医生舅舅这才回复道:“唉!这事就连我老伴也不知道呢!现在回想,我还真对锐器尖头特膈应,反正不能直视,否则,心里就跟那什么似的,总之特别烦躁那种……边大夫你能明白的,对吧!”

        “明白,明白!没关系的,这种心理问题只要是先的反倒好调理,因为特殊偶发事件引发的后‘恐针症’反倒不好打理,咱先把您的气血理顺了,脸上的症状完全消失了,改咱再议这‘恐针症’,好吧!”边沐笑着解释道。

        “好的,好的!再次谢谢边大夫!咱们也算是半个同行呢!工作这么多年,你这个年龄段的我还真没见过医术如此高超的,怪不得晔这么信任你。”岳医生的舅舅客气了几句。

        边沐猜测,晔应该是岳医生的名。

        “您过奖了!待会儿我给您开个方子,很简单的,先抓7副调养一下,等药吃完了,我再过来复诊。”边沐得很是客气。

        “谢谢,谢谢!其实我这是病,哪能劳烦你再跑一趟呢!我呢,也多少懂点医,药吃完咱们电话里服药反应行不行?”

        “那也行!不过,前提是您的症状有明显好转,而且再无其它异常反应,否则,我还是得登门复诊一下。”边沐笑着回应道。

        “专业!这么好的医生怎么沦落到私立医院去了,边大夫!虽我退下来也有些年头了,卫生系统还是认识几个老饶,哪要是有心换个公立医院待待,比如晔她们医院,不定我还能帮点忙呢!”岳医生的舅舅显得很是热心。

        “我在‘晖康’目前待得还行,将来万一吃不上饭,还真不定还得劳烦您老替我费费心。”嘴上也就那么一,边沐其实已经无心回公立医院寻求进一步发展了。

        “一言为定!”

        “哥!这都后半夜了!边大夫明还得上班呢!有些话以后再聊吧!”岳医生的母亲在旁边插了几句嘴。

        “哎呦!对不住!对不住!晔!快送送边大夫。”岳医生的舅舅有些不好意思了。

        边沐跟众人随口客套一番,在岳医生陪伴下离开了她舅舅家。

        刚上车,岳医生扭头递给边沐一个礼品袋,挺大一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礼物。

        “举手之劳,不必这么客气!”边沐连忙推让了一下。

        “我妈非让给的,你要不收,以后再有事我们就不好麻烦你了。”岳医生坚持了一下。

        “什么东西?”着话,边沐就手将礼品袋子打开。

        “林下参?!干的啊!看着参龄可不短呢!这么好的品相,少也得3000多块钱吧!不行!这我哪能收啊!你还是收回去吧!你们要是过意不去,改请我吃大餐好了。”边沐连忙推辞道。

        林下参,又称育山参,海货,参农们将上好的人参种子撒播到适合极品人参发育的山林之中,任其自然生长,除了日常安全守护之外,人工种植那套技术手段一样也不上,这种人参一般都得生长10年以上,属于半野生人参。

        “没敢给你拿最好的,就怕你拒收,这种属于中等品级,值不了多少钱,不过,搁你手上意义可就完全不同了,起生回生可能有点夸张,关键时候真能管大用呢!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一直没把你当外人,略表心意而已,收下吧!”

        听岳医生话得甚是真诚,再要拒收的话,彼此就有些难看了。

        考虑到老妈还真需要这么一件上好的人参打打底子,边沐有些心动了。

        “那……我妈最近几年一直有些气虚,总也调养不到位,脸皮厚点,那我就收了啊!”边沐笑着回应道。

        “无意间还能为伯母做点事,我太开心了!以后只要需要,我妈那边很方便的,啥样的人参都能搞到,你打个电话就行,我给你送过去。”

        “这已经很不好意思了!以后不能再送此类之物了,出去吃顿大餐也就结了。”

        岳医生笑了笑,不再多,发动车子,一路笑笑着,蓝色越野车朝“晖康”医院方向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