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67章 小店大生意思路

第167章 小店大生意思路

        外层焦黄如金,一口咬开,里面的鱼肉却鲜嫩如新,边沐是吃鱼的大行家,没吃几口就瞧出这道材不凡之处。

        “黄老!这么一店居然选用这种品级的黄鱼,这是看您的面子特选的吧!”边沐笑着道。

        “行家啊!我认识这么多人,甭管他们嘴有多刁,就算来吃,那也没谁能到点子上,你一开口就点到要害上了,不简单呐!来!再尝尝那豆腐。”着话,黄伯喜瞧了那道豆腐菜几眼。

        夹起一块豆腐,边沐尝了尝。

        “这不是普通黄豆做的,水质也很好,估计水源也有一定道。”边沐笑着道。

        “真有你的!陈家坡的豆腐,老龙井的井水,不别的,就单论这豆腐,市场价,一斤7块钱,去晚了你都捞不着豆腐渣的。”

        “啊?!怪不得菜名自带‘滚龙’二字,原来大有来历啊!照您这么,那咱这顿饭可不便宜呐!”

        “那可不!这一桌下来得五六百块钱吧!你别看店不起眼,其实做的是大生意。”

        今请客,边沐的预算是1000块钱起,这倒不是他变得花钱手大了,主要是黄伯喜的身份在那儿放着呢。

        “芝参养荣丸”一般人还真配制不了,灵芝、人参等名贵中药搁他们手上效力都会大打折扣的,边沐向来走的是医药同修的路子,其中利害他自然门清,多花点钱请客那纯粹是对黄伯喜高超制药手艺的一种礼敬之意。

        “是不便宜!不过,只要您老吃得爽口那就值。”着话,边沐将碟里的黄鱼吃得干干净净。

        笑笑着,二人吃得很是畅快。

        任何一家医院,最值钱的资源无非就分两大类:其一,特效药;第二,拥有某种不可替代性极强的医学技术。

        黄伯喜恰好二者兼有,平时找他办事的人自然就特别多,无形之中,黄伯喜专用的那间独立工作室就成了一处消息集散地,医院里大大的事,差不多都瞒不过他。

        边沐最近在忙什么、混得咋样,黄伯喜全都门清。

        边沐主动疏远冯院长,倒是令黄伯喜刮目相看,在他看来,边沐不仅医术好,做裙也有几分风骨。

        由此,黄伯喜对边沐的态度自然也就缓和多了。

        “老冯着着急急突然让你复诊,你就不想了解一下其中的内情?”黄伯喜随口问道。

        “初来乍到的,总共我也没认识几个人,上哪儿打听呐!”边沐懒洋洋地回复道。

        “丽津市最大的投资公司听过吗?”

        “您的是曹家开办的那家?”

        “可以啊!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医痴’呢!没想到你知道的事还不少啊!你不是帮她弟弟脱困了吗?为表谢意,他姐姐动用自己的社会关系打了声招呼,老冯哪敢得罪曹家大姐呐!立马就协调各方面让你复了诊。”

        “哎呦!原来是这么回事……真是无心插柳柳成林呐!”边沐恍然大悟。

        “老冯那人吧,本质不坏,向来不会做太出格的事,不过,他功利心较重,以后跟他打交道,尽量心点就是了。”黄伯喜笑着道。

        笑了笑,边沐没啥,低头吃了块豆腐。

        “医院这种地方,知识分子扎堆,大夫们到底比其它行业的人好面子,老冯那边,你在礼数方面还是得多加注意才好。”黄伯喜苦口婆心地继续劝了一番。

        “冯院长委托钱给我捎两篇论文,是让我帮着看看,我正为这事发愁呢!”边沐之所以这么,目的在于向黄伯喜传达一个积极的信号:他挺信任黄伯喜的。

        “东西看了?”

        “还没拿到手呢!”

        “打算怎么应付?”黄伯喜好奇地问道。

        “先看看内容吧,如果差得不是很多,我就尽量给他们改好,相反,我就直接删除,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边沐笑着回应道。

        “呵呵……太有点孩子气了!如此一来,钱通就得跟着你倒霉,他家有背景,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你不一样啊!无根草似的,将来的处境只怕会越来越糟糕,所以……忍忍呗!只要精力允许,两篇尽量都给改好呗!”听得出来,黄伯喜这是为边沐好。

        “听人劝,吃饱饭,我会慎重对待此事的,先看看他们到底都写零啥内容!不定是我从来都没接触过医学领域呢,我倒是想帮来着,那也得我会啊!”边沐回应道。

        “那就好!对了,听你们科里那些专家们最近医术有些退化,好多病人已经转投在你名下了?”黄伯喜笑着问道。

        “可不!今就遇到好几位,不过,凑合着还能应付,应该不至于惹什么事吧!”边沐如实回应道。

        “那可不好,你现在可是一对澳局面啊!出于对你的种种猜忌,他们要是抱成团对付你一个人,只要抓住你一次实打实的硬伤,彻底扳倒你也不是什么难事。”黄伯喜不无担心地提醒了几句。

        “那怎么办?我就这么一直顺其自然,哪混不下去了,辞职灰溜溜滚蛋吗?”边沐表情沮丧地回应道。

        “怎么呢!其实……是人都有弱点,你要有什么特殊的社会关系的话,比如,被你治愈的特殊人物……不妨在那方面下下工夫。”

        一听这话,边沐不想再接话茬了。

        很明显,黄伯喜这是指点自己玩耗子动刀窝里反那套把戏。

        “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了,刚才我还想请教您呢!您当初开诊所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店做大买卖的作派?”边沐笑着问道。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糊口而已,这么问,你该不会动了开家私人诊所的念头了吧?”黄伯事笑着问道。

        “那倒没有,我现在还啥都不懂呢!距离全科医生的标准还差得远呢!先就这么混着吧!”边沐笑着客气了几句。

        “个人诊所有个人诊所的难处,一到晚的,累得贼死!第二一爬起来照样还是得着着急急赶着上诊所守摊子,这人呐,骨子里的东西可难改了,别勉强自己就好,一旦勉强准出大事,一方面,你得学着迁就他们一下,另一方面,也不能过于违背自己的本心。”黄伯喜笑着道。

        边沐轻轻点点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啥了,不过,此时的边沐已经认识到一个事实:自己今后的道路怎么走,黄伯喜绝对是个非常重要的参考。

        过了一会儿,二人吃得差不多了,边沐起身去结账。

        老安家大女儿给打了个六折,边沐总共花了300多块钱,比预算还节省了600多块钱,边沐心里还挺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