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68章 吝啬的大公司

第168章 吝啬的大公司

        “晖康”医院门诊大楼,六层,中医九科诊室。

        下午5:46,色有些阴沉,诊室里已经闻到淡淡的潮气味,看样子快下雨了。

        孙护士陪着最后一位患者打门外走了进来,看那男的周身装束,象是个都市白领。

        根据孙护士提供的初筛信息,边沐对眼前这位男患者的大体情况已经有所了解了。

        “望”、“闻”、“问”、“潜,即使是当日最后一位患者,边沐依旧保持全神贯注的工作状态。

        食欲不佳、易疲劳、乏力、注意力不易集症轻微失眠……眼前这位男患者症状还挺多。

        “初步诊断,病因应该是营养不良,我得给您开几副中药调理一下,服药时间可能会略长一些,不知您是否能接受?”边沐十分谨慎地询问道。

        眼前这位男患者曾经是中医三科当家医生陈大夫的病人,复诊次数为7,电脑记录显示,除中医三科之外,在本院,这位患者并没有挂过其他科室医生的号。

        也就是,这位男患者对中医调养的治疗方式是认可的,不知为什么,该男子没有挂过陆式远的号。

        在本院,可能感觉治疗效果不佳,转诊他首选了边沐医生。

        一听自己的病根竟然是“营养不良”,那男的白皙的脸庞上顿时浮现出几分愠怒的神色,同时还十分敏感地朝旁边坐着的武大夫看了两眼,瞧那意思,这是“营养不良”四个字伤了他的自尊心,当着年轻美女医生的面,他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浅浅笑了笑,武大夫眼睑低垂,随手将那男的的反应记到自己的工作日记里,心里觉着十分好笑,为避免再刺激到那男的,武大夫刻意保持表情平静。

        见此情景,边沐也觉着挺好笑的。

        “陈主任诊断的可是‘办公楼综合症’,同为中医大夫,你们这差得也太远了吧!”那男的脸色阴沉地质疑了几句。

        “您一看就是那种受过很高教育的白领人士,中医分好多流派想必您也有所了解,陈大夫做那样的诊断自有他的道理,不管怎么样,只要能解除您的烦恼就好,刚才也怪我,没有及时向您做出更为详尽的医学解释,令您心生误解,在此,我向您致歉!”边沐赶紧恭维了那男的几句,尽力缓合了一下诊室气氛。

        最近这些年,医患关系越来越微妙了,边沐自然得加倍心。

        见边沐态度这么客气,那男的脸上的神色这才由阴转睛。

        “没关系!我也是听同事你看病挺神的,这才特意抽空出来挂个号试试,你都那么了,愿闻其详!”

        “营养不良大体分营养过剩、营养不足、营养不均衡三种类型,您的症状应该属于……第三种,营养不均衡,所以……得开几副药调养一下,而且治疗时间可能比您想象的要长一些,担心您不一定接受,我得事先解释清楚。”

        一听自己的病情属于营养不均衡所致,那男的心情好多了。

        武大夫怀疑边沐撒了个谎,抬头看了看边沐。

        四目相对,就见边沐撇了撇嘴角,脸上浮现出轻微无奈的神情。

        “这家伙一向以正人君子自居,为缓和医患冲突,居然也学会撒谎了!”武大夫心下暗忖道。

        “那你先开出处方我看看。”那男的语气平淡地道。

        “好的!请稍候!”罢,噼里啪啦地敲打了一会儿键盘,边沐出具了一张正式处方。

        “武大夫!请你参详一下。”边沐冲对面坐着武大夫道。

        边沐开方向来是“独断专斜,这突然征求武大夫的意见,武大夫不由地愣了一下。

        她脑子反应挺快,冲那男的笑了笑,就着笔记本电脑屏幕神态专注地研读了半。

        人参15g、石斛15g,熟地7g、白术15g、茯苓15g、当归10g、白芍12g、神曲10g、麦芽15g、川芎9g、炙甘草20g,另外,附加大枣5枚,旁边还特别注明要刀切两瓣使用,生姜3大片作为药引子。

        “边大夫!王先生这么年轻,必须加人参吗?还15g剂量是不是大零?”武大夫笑着请教道。

        她这可是真心请教。

        “王先生属于高收入阶层,我这才减到15g,如果换作平头老百姓,我不定还得加到20到25g呢!参归肾经,正好对症。”边沐表情平静地解释了几句。

        “哦!原来如此!还是边大夫心细,我这儿没什么问题了,那就出方子了啊!”罢,武大夫轻点鼠标,打印机轻微响了几声,一张正式处方轻轻滑落到纸槽边。

        拿到处方,那男的审慎地极其认真地研读了半,半晌没话。

        察言观色,武大夫敏锐地意识到那男的可能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有钱,脸上浮现出的那种紧张的神情早就将其内心真实的想法暴露无遗了。

        冲边沐使了个眼色,武大夫冲林、孙两位护士轻轻摆摆手,三人悄悄出门找地方闲聊去了。

        眼角余光中,那男的意识到诊室里除了边大夫再没什么人了,脸上顿时显现出如释重负的神色。

        “不好意思!这一副药大概得多少钱?”

        “那得看您上哪儿抓药了,实话,我们药房的药虽品质一流,价格相对也比别处略微高点,您要有熟人,不妨上其它地方看看。”边沐笑着建议道。

        “这……这二年,上哪儿置配都不便宜,边大夫!您能不能想点别的办法,我是外地人,一直跟同事合住在公司宿舍里,熬药不方便的。”

        脉象如画,眼前这位白领先生到底咋回事,边沐早就心知肚明,考虑到他那颗可怜的虚荣心,好多话边沐才没有挑明,眼见着他这么气,边沐不由地在内心轻轻叹了口气。

        “那……人参和石斛无论如何是没法减了,大枣您只能先买上它十几斤想办法煲点汤喝了,对了,您平时怎么吃饭呢?”边沐只好换个角度跟那男的聊。

        “公司餐厅啊!”

        “那您得跟我得详细些,否则,我还真不好给您改方子。”边沐笑着道。

        那男的脑子一下没反应过来,非常自然地将一日三餐的详细内容详细地明了一下。

        “哟!看您就诊手册上填写的是‘泰盛’公司吧!好象离我们医院也没多远吧!”

        “是的,算是邻居吧!”

        “看你们公司那大楼够气派的,怎么在员工食堂方面表现得这么抠门呢!”边沐笑着道。

        “唉!你有所不知,我们公司其实只占两层了,其余楼层早就租出去了,最近几年,燃油汽车配件行业不是竞争,简直就是血拼呐!我们能吃上免费三餐已经是董事长开恩了。”

        “那……您这样发展下去,贫血症是跑不聊,加上气血两亏得厉害,不出三年,您怕是就得面对更为麻烦的病症呢!及时止损吧!”边沐不再顾及王姓患者那颗玻璃造就的虚荣心了。

        王姓患者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王姓患者开口问道:“要是在市里找到最便夷药店,配齐这张方子大概得多少钱?”

        “少也得200多块钱,您的对,慢慢调养的话,中药还真不便宜!所以……收入欠佳的阶层转而就买保健品去了,结果,身体没调养好,还让那帮王鞍把血汗钱都给骗走了。”

        那男的又沉默了。

        “要不这样吧!我把人参给您调整为党参,剂量不变,您想办法每晚上熬点米粥,调配得稠一些,稀汤寡水的肯定不行,最少喝上它三大碗,石斛、大枣、生姜,一样也不能少,否则,您将来铁定会后悔的。”边沐毫不客气地叮嘱了几句。

        那男的轻轻点点头,冲边沐轻轻鞠了一躬。

        “谢谢您在同事面前保全了我的面子,我一定谨遵医嘱好好调养,谢谢!”

        “别客气!实在不行,换家公司吧!您一看就是高学历人士,换个思路,一定会柳暗花明的。”

        “谢谢,谢谢!”罢,那男的拿起桌上的处方,头也不回,转身出门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