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69章 以小博大

第169章 以小博大

        见王姓患者匆匆离去,武大夫招呼着林、孙两位女护士快步返回诊室。

        “边大夫!刚才那冉底咋回事啊?搞得我都糊涂了。”武大夫好奇地问道。

        “我们也觉着他怪怪的,快!”林护士也挺好奇的。

        “他是不是收入没咱们想象的那么高啊?”孙护士似乎猜到了什么。

        “三言两语的还真不明白,这样吧!午饭我请,咱们边吃边聊,不过,咱们得蹭一下武大夫的车。”边沐笑着道。

        “那还等什么呀!走着!”笑着招呼一声,武大夫已经开始整理桌上的个人用品了。

        ……

        贡院街,西二道巷,“老安面馆”。

        “边大夫还真会挑地方!二位!之前来过吗?”着话,武大夫不忘冲店主老安的大女儿挥了挥手。

        看样子,武大夫应该是这里的常客。

        林、孙两位护士笑着摇摇头,二人相互对视一眼,心中俱是相似的想法:边大夫虽来自县城,平时显得也有些抠门,不过……既然正式请客,请的还都是女士,怎么可以弄几碗家常面条就打发了啊?!

        “这可是面馆一行里的‘星巴客’诶!瞧见没!桌上用的这醋,晋阳那边最好的王府级陈年老醋,10以上的醋龄,不信啊?打开闻闻。”武大夫笑着道。

        林护士笑了笑,表示自己信了。

        孙护士以为武大夫在开玩笑,伸手拧开醋壶盖提鼻子闻了闻。

        “嗯……真是上等香醋!还是边大夫义气!”孙护士很识趣地配合了一下。

        “武大夫有点夸张了,不过,这地方确实挺特别的,三位贵客请点菜。”着话,边沐拿来三份播让三茹菜。

        “一品豆腐”、“醉虾”,武大夫就点了两道菜,她显然常来这地儿吃饭,四个人下来少也得三百多块钱,她也不愿意边沐过多破费。

        “县城来的嘛!能省则省,光市里一套普通房子就够他奋斗十几年的。”武大夫心下暗忖道。

        林、孙两位护士根据菜名随便点了四个家常菜,反正饿了,先填饱肚子再。

        “边大夫!那男的咋回事啊!讲讲!”武大夫笑着再次提起老话题。

        “典型的凤凰男都市综合症。”边沐笑着道。

        “此话怎讲?”林护士笑着问道。

        “此人名校硕士毕业,从事的也是与本专业相近的职业,一开始,收入颇丰,现如今,所属行业大幅度衰退,公司被迫从各个层面削减员工的福利待遇,他呢,一心在大都市立足,拼命地省钱准备筹备他自己的人生大计,结果,直接导致营养急剧缺失,从而派生出许多这个年龄段本不该生成的症状,多少有点儿自杀的意味了。”边沐表情严肃地介绍了一下。

        “怪不得我看他已经出现中度贫血现象了,照此以往,发展为急性白血病也不是不可能诶!”武大夫在旁边附和了几句。

        “虚荣害死人呐!还是边大夫心善,一直照顾着他的面子,跟哄孩子似的,那他能治好吗?”林护士笑着问道。

        “够呛!这人心里存了不少事,营养不良这种麻烦事一旦得以解决,他马上就会按照原计划继续所谓的奋斗,心脉反复受损,迟早还会出问题的。”边沐表情严肃地回应道。

        “我奶奶常,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路是他自己选的,继续执迷不悟的话,他也只能认命了。”武大夫笑着道,在她眼里,那位王姓患者就是个笑话。

        正在这时,安家二闺女开始上菜了。

        没吃几口,林、孙两位护士就发现这家面馆果然与众不同,盛赞菜品味道相当正宗。

        武大夫笑着将这家面馆所用食材、独到工艺、特殊讲究……如数家珍般详细介绍了一下,林、孙二位护士这才真切地感受到边大夫请客的诚意。

        边沐只是笑了笑,没有参与三人之间的闲聊,一边吃着面条,一边将“泰盛”公司与“老安面馆”合一块儿在脑海里过了过。

        “‘泰盛’公司是大生意做成气鬼,最终走到破产清算的地步怕是就是个时间问题;‘老安面馆’不显山不露水地闷声发大财,这么多年下来不定积攒了多少财富呢!不比较不知道,这一对比,还真发人深省呢!‘晖康’确实是家不错的医院,但是……实际效益转化率真有我想象的那么高吗?反正从中医科近期表现啥也看不出来,相反,由于各位同事的贪婪和世故,反倒无形之中错过许多发展良机,他们一个个不想着将整个科室做大做强,成净顾着算个人账了,将来八成也得走‘泰盛’的老路,如果真象我想的那样……将来我不跟那个姓王的患者一样了啊?!”边沐心下暗自琢磨了一阵子。

        “边大夫!边大夫!那么明显的症状,陈大夫咋就没能将其治好呢?这里面是不是有啥别的事啊?”孙护士突然来了这么几句。

        “哦……不好意思!走神了,没听清。喔!你陈大夫啊!他可是医学博士诶!第一次初诊的时候肯定早看出来了,估计当时早把王姓病人看透了,反正里外里也挣不了那人多少钱,倒不如让他多跑几次,挣点挂号费,平添点人气也成啊!”边沐笑着回应道。

        “就是的!他们都陈大夫平时为人阴沉,遇事可有主意了,应付那种凤凰男那还不是手拿把掐啊!也就是咱们科室老实,实打实帮着患者除危解困,临了了还不多收费!圣人情怀啊!”林护士愤愤不平地插了几句嘴。

        饭菜相当可口,吃到半中间看着有点不大够,边沐起身上吧台又要了“干炸黄鱼”、“凤翅冷拼”、“糖醋带鱼”三道菜。

        笑笑间,四个人吃得很是畅快。

        饭罢,听这顿饭结了800多块钱,林、孙两位护士不由地连声惊呼真是一文价钱一文货。

        打这一刻起,“老安面馆”精明的经营观在边沐脑海里刻下很深的印记,求财问富,边沐的理财观念再次刷新了一次。

        成本大收益、精心估算、努力提高效益转化率……渐渐成为边沐理财发家的核心理念之一。

        ……

        晚上九点多钟,名医齐尚歧突然给边沐发来一条短信。

        内容极简单:方易钦先生已于2023年3月19日九时许不幸离世。

        虽心里早有准备,边沐还是吃了一惊。

        站窗前,远望深邃的夜空,边沐沉思良久,最后到底还是没有给予齐尚歧老师任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