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70章 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第170章 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方易钦突然去逝,边沐心底遭受的那种无形的冲击还是蛮大的。

        从医以来,这是第一位令边沐深感无能为力的患者,那种苍白无力的虚弱感一定程度上消解了边沐不少自信心。

        不仅如此,此事使得边沐开始重新审视中医综合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局限性。

        临睡前,边沐打电话将此事告之了药农老裴。

        “他们那点事我多少也听了一些,早些年,如果他及时提出离婚,病情或许还会有所转机,唉……还是那句老话,性格决定命运!典型的自作聪明!这些是主因,医疗方面倒在其次了,这不能明什么问题,没必要放在心上。”电话那头,老裴猜着边沐因此事犯了某种心思了,随口宽慰了他几句。

        “以我现有的医术,如果还能再提升几层,治愈类似重症的概率是不是就会大幅上升?”电话这头,边沐谈了谈自己对未来的预期。

        “时至今日,你见过聂易雄吗?”电话那头,老裴再次提起聂易雄。

        “一直无缘拜会。”电话里,边沐回复道。

        “岑松雪呢?”

        “更是无缘相见了。”

        “孟淑萍呢?”

        “只在电视新闻上见过几回。”

        “那咱这么吧!这些人我时不时得打点交道,在我印象里,就医术而言,你最多也就刚刚望其背影而已,好多重症,他们也都束手无策,我亲眼见过的,而且,在某些方面,他们这几位的表现不一定就比你强,为什么呢?这里面有个交集差异的问题。”

        “什么差异?”电话里,边沐不解地问道。

        “代数概念,交集!患者得病,如果从集合角度描述一下的话,可以解释为某人与自然界、社会生活之间有了错误的交集,你们做医生的,就是将这种错误的交集解析清楚,然后再将它们分离。那么,问题来了!自然界囊括半径那得多大?它所包含的集合得多大?!社会生活半径相对要多了,那也大得不敢想象吧?那你倒,患者与自然界、社会生活之间的交集得多大?你医术再高明,你能涵盖多大的半径?就算借鉴前饶经验,这个半径咱再缩一点,能有多大?”到这儿,老裴不吭声了,他这是留出时间让边沐自己思考。

        “您的意思是……就算我把聂易雄为代表的所有名医的本事都学到手,医生所能涵盖的半径终究得可怜,是这意思吧!”电话里,边沐了自己的理解。

        “对头!先第一个问题,咱把你也算进去,就算把聂易雄为代表的下名医加一块,你们那点道行面对不断变异、无穷无尽的疾病交集又算得了什么?沧海一粟都是夸你们呢!对不?另外,纠正你一个观念啊!你是你,聂易雄是聂易雄,有些东西可以相互借鉴,不过,量不大,他那套,你学不了!也没必要跟着他的脚印走,你有你的路子。”

        “谢谢您的鼓励!”

        “也谈不上鼓励吧!是提醒!他多大岁数了?你才多大,自信点嘛!”

        “呵呵……现在想想,爱因斯坦的真好,饶能力半径延伸得越是长远,无知的半径就延伸得越快,愚蠢圆面积也就越大。”电话里,边沐发了感慨。

        “可不!要不那些成名的名医越老胆子越呢!对吧!惜名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是对疾病的一种敬畏,你也不简单!很快就会进入那种境界的,所以……不要动不动就谈什么雄心抱负,也不能时不时陷入一种盲目的自我怀疑,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往前走也就是了,没什么大不聊,医术将来能提到哪一步算哪一步,尽全力多治几个病人已经功德无量了!”

        “跟您聊聊心情好多了,不过,以有涯随无涯,殆己!我会从中找到一个平衡点的,对了,裴叔!您……齐尚歧老师早就不联系我了,这突然发这么一条短信他到底啥意图啊?”

        “管他啥意图呢!你只要记得他是一个医德有损、良知未泯、贪财恋权却又有些本事的气鬼就行了!不过,我作为旁观者,看得出来,他挺忌惮你的,那家伙有个习惯,医学医药界只要有点风动草动,他可敏感了,就跟个警觉的松鼠的似的,挺好玩的,别的地方咱不敢,就丽津地面上这些医学好手,你这个年龄段,你应该数一数二,他呢,对后起之秀又特敏感,于是就选择这种特殊方式跟你打声招呼,你装个糊涂也就是了,丽津大不大,不的,大家以后总是要见面的嘛!彼此不觉着尴尬就校”老裴到底阅人无数,看齐尚歧还是挺透彻的。

        “明白了!时候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

        “嗯!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凡事只要不偷懒,谁也不能把你怎么着,再聊啊!”

        “晚安!”罢,边沐把电话挂了。

        ……

        随后几里,风平浪静,一切如常。

        这一下午,星期三,三点多钟,边沐正在出门诊,林护士打门外进来附耳低声了几句:“外面来了三位穿黑色西装的男士,是“轻羽”华服公司的职员,跟你点事,我知道那家公司,大品牌。”

        闻听此言,边沐就猜着应该跟方易钦的葬礼有关。

        “麻烦您把他们请到会客室,待会儿我过去招呼他们。”

        “好嘞!”罢,林护士出门安排去了。

        ……

        会客室,三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士十分客气地通知边沐,是他们董事长,也就是方易钦的夫人陈女士希望边沐明上午屈尊送送方易钦。

        “我跟方董也算是有一面之缘,明上午我会到场的,辛苦几位跑一趟。”边沐表情平淡地客气了一下。

        “边大夫客气!那我们明上午般半开车过来接您?”

        “好的!请将车子停到西角门等我。”

        “明白!多有打扰!那我们就告辞了。”罢,为首那位中年男子率领另外两位同事出门走了。

        ……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门口又来了三位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士,跟上午那三位比起来,这三位年纪稍大一点,声称是“安泰”公司的职员,也是烦请边沐明屈尊送送方易钦。

        简单交谈几句,边沐这才搞清楚,眼前这三位是方易钦的舅舅派来的。

        因为前面已经约好车了,边沐婉拒了对方派车来接的安排,十分客气地将三人礼送出门。

        ……

        晚上般多钟,边沐正在医院附近一家大型超市购物呢,手机响了。

        焦悦芸的电话。

        “最近挺忙的吧!我也是的,一直也没联系,明方家告别仪式,你去吗?”

        “得去一下,陈夫人和方先生的舅舅都正式通知过了。”着话,边沐就把白的事简单了一下。

        “哦!真没想到他们这么看重你啊!我和我妈明也得去一下,明见吧!”

        “好的!章助理最近怎么样?”

        “怎么想起问候她了呢?”

        “她不是被降职了嘛!关心一下,一直对来,她都挺照顾我的。”

        “只是调整了一下岗位,薪资待遇什么的都没变,估计过段时间就又回去了吧!”

        “那就好!你最近还好吧?”

        “嗨!一般般!这边有点事,明见面再聊吧!”罢,焦悦芸把电话挂了。

        来也挺奇怪,收起手机,边沐居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看来,自己跟焦悦芸之间的好点微不足道的缘分这就算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