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85章 懂经方的老太太

第185章 懂经方的老太太

        这一,院办新任女主任临时调整了中医九科的工作时序,安排边沐他们组试着出一次外诊,时间定在当下午两点半至晚上般。

        下午两点四十分,边沐接到通知,让他上院办选择一个外诊客户。

        专用ipad,上面有三个患者信息,按照院办新任女主任的意思,边沐可以从中选择一个。

        第一位,女,33岁,患病5年,初步被诊断为“燥郁症”,求医问药多年,一直收效甚微。

        边沐注意到,看上面的出诊记录,中医科绝大多数当家医生都去看过这位女患者,其中,陆式远去的次数最多。

        边沐猜测,陆式远等人采用的治疗方法主要是扎针、艾灸法。

        可惜!疗效几近于无。

        “这不骗钱嘛!这种疑难杂症太难治了,我去了也白给,算了吧!看看下一位吧!”想到这儿,边沐随手点开第二条信息条目。

        男,7岁,慢性胃炎、自闭症、运动障碍综合症。

        “嚯!这个更难!看看最后那位吧!”想到这儿,边沐有点后悔了。

        怪不得出外诊挣得多,这一个个全是疑难杂症,就算哪位医生真有两把刷子他也得掂量掂量。

        药农老裴非常关心边沐的成长,担心他因坚守自己的行医准则再被排挤出“晖康”医院,建议他从《归藏易》提取一些为人处事的技巧,将自己悄悄“藏”起来,挣个高薪,努力提升医术,早日脱胎换骨,自立门户。

        老裴相信,边沐只要拿出自越王勾践传下来的那股子狠劲来,“忍”常人所不能忍,待人接物的时候再稍微灵活变通一下,以他的能力,执掌“晖康”中医科应该易如反掌。

        整个中医科都归边沐了算了,被排挤的风险自然也就解除了。

        安枕无忧之后,边沐只须潜心钻研医术,精益求精,尽善尽美,相信用不了多少年,必定成为丽津数得着的一等一的名医大家。

        到那时候,名利双收,多好!

        另外,中医这一行,如果做到得心应手、随心所欲的境地,完全不存在退休的问题,那可是终身职业,一辈子受人尊敬。

        然而,碍于边沐正气四溢,秉性善良,有些世俗味比较浓厚的建议它还不好直,老裴担心哪句话错了再误导了边沐,或者惹得边沐不乐意听了,最后再把二饶关系给搞僵了。

        折中了一下,老裴将《归藏易》推荐给边沐,希望他从千年智慧的源头找点灵感,早日顿悟,早日成才。

        时至今日,边沐倒是记着时不时翻阅一下《归藏易》,可惜,人跟人思维方式不一样,总也不得要领,反正他从来没有想过凭真本事把陆式远搞下去,由他执中医科的牛耳,功成名就。

        一见前两位患者得的都是非常棘手的病症,边沐自然就想起老裴和那部《归藏易》了。

        “糟糕!老裴总我不懂‘藏拙’之理,冒冒失失就跑出来出什么外诊,这要治不好,肯定得裁一大跟头,很快就会被同事们瞧死了;万一运气好再治好几个,那不是更招人忌恨了吗?!这不是自找刺激嘛!”想到这儿,边沐不由地暗自自责了几句。

        协议书都签了,赴外出诊的组也已经登记入编了。

        商务专车都给配好了。

        这家伙要是临阵退缩,事后还不得被同事们背地里骂死啊!

        再了,年纪轻轻的,边沐也丢不起这人呐!

        硬着头皮看看今最后这一位吧,实在不行,就选第一位了,反正那个7岁男孩啥也不能碰。

        边沐猜测,男孩家人八成十分撩,岑松雪应该请得动,儿科第一大拿八成也没啥好办法,自己上门那不是找刺激嘛!

        第三位,女,73岁,脾胃不合,茶饭懒食,长年消瘦,轻度抑郁。

        “七十三八十四,这可犯着忌讳呢!得!就她了,大不了无功而返,试医失败,从此再也不提外诊一事,老老实实坐门诊吧!坐到哪算哪。”想到这儿,边沐无奈地点选邻三位患者,在右下角签上自己的电子签名。

        “边大夫!我可提醒你啊!这是你赴外出诊第一单!万一要是搞砸了……对你影响可是不大好啊!要不……再考虑考虑?”院办女主任笑着提示了几句。

        “明白您的好意!多谢!没办法,另外两位患者情况更复杂,就这位吧!”边沐明确表示自己已经选好了。

        “那好!我这就给你做成电子档案。”着话,拿起那件ipad,院办女主任将这一单业务锁死在边沐名下。

        等相关登记手续都办完了,随口客气几句,边沐就此告辞,匆匆返回中医九科,招呼着武大夫等人收拾东西下楼乘车出诊。

        ……

        永兴路310号,康美区。

        第三位患者姓吴,跟家人一起住在e区7号别墅。

        区门口,孙护士下车做了相关登记,值勤保安也就放行了。

        吴女士的儿子、儿媳事先已经接到院办通知,这会儿正站在家门口等着呢。

        彼此寒暄几句,边沐等人被让进一楼大客厅。

        吴女士家人早就备好香茶,边沐等人谁也没心思品茶,边沐笑着问道:“我们过去,还是请吴女士到这儿来?”

        “真是不好意思!我妈最近精神头特别差劲,只好麻烦边大夫上卧室把脉了。”

        “那好!咱这就走吧!”罢,边沐跟在吴女士儿子身后上主卧探望吴女士,武大夫紧随其后,林护士也跟着。

        依照平时习惯,乔护士、孙护士则留在客厅待命,随时听从边沐差遣,吴女士儿媳自然在旁边作陪,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两位护士闲聊起她婆婆这病打哪儿得的。

        者无心,乔护士、孙护士都是有心之人,暗自将相关要点默记于心,随时准备提醒边大夫以防有所遗漏。

        边沐他们进门的时候,吴老太太已经半坐在床,边沐留意到,老太太已经用上专业医用护理床了,看来,吴老太太平时的饮食已经相当差劲了。

        不过,观其眼神,边沐发现吴女士元神俱足,并无多少散失。

        “佛祖保佑!她就是看着虚弱,元气尚存六七成,这位老太太怕是也有些不大寻常呢!”想到这儿,边沐不象刚进门那么紧张了。

        “望”、“闻”、“问”、“潜程序走了一遍,边沐心下顿时豁然开朗。

        “您老并无大碍,不过,打今儿起,一日三餐吃什么,怎么吃,得试着听听我的安排,不知您老能否接受?”边沐心翼翼地征询道。

        “嗨!你个毛孩子胆子倒不,冒冒失失就充当专家出来给人看病呐!我先听听你都安排我吃点啥。”虽话的口气听着有气无力的,不过,听得出来,老太太是个见过点世面的人。

        边沐猜测,眼前这位老太太八成也是个有点故事的人。

        “山楂10g、神曲12g、半夏15g、茯苓20g、陈皮5g、莱菔子10g、炒麦芽20g,先按照寻常煎药的方法煎成汤药……”

        边沐话还没完就被老太太给打断了。

        “我还以为你得多高明呢!这不就是金元时期医学大家朱丹溪所着的《丹溪心法》记载的保和丸的配方嘛!你怎么把‘连翘’给减了?!怎么?欺负我家人不读书还是怎么着?”老太太当时就提出严正质疑。

        此言一出,包括吴老太太的家人在内,在场众人不由地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