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书 - 网游竞技 - 行商坐医在线阅读 - 第193章 楚歌四起

第193章 楚歌四起

        随后的日子里,边沐过得比较轻松。

        贺同学的意外介入令他思路渐开,边沐就琢磨着与其将时间浪费在冯院长、崔副院长、陆式远等人编织的职场怪圈里,倒不如坦坦然然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医术。

        数字化加持,聂易雄、岑松雪是否走过类似的路子,走通没走通,那无从可知,就边沐接触到的那些同行,黄伯喜、陆式远、匡衣衡等人肯定是没沾过边,这一点,边沐心里还是清楚的。

        由此,边沐心里非常清楚,无论自己将来选择什么样的发展道路,大多数同行其实已经被自己甩到身后了,今后的区别无非就是到底能把他们甩多远。

        一想到这儿,边沐心底可就自信多了。

        ……

        吴凤岚是个很神奇的病人,一周之后,居然已经可以下地独立自如行走了。

        萧董事长对此甚是惊奇,及时向“晖康”医院冯院长通报了具体情形,同时也表达了对边沐医生的谢意。

        冯院长所谓两位亲戚其实是两个重要社会关系的家属,一男一女,都是职业医师,也都成家了,业务水平太过一般,又都想提前把职称问题解决了,碰了几次壁,最后就找到冯院长那儿了。

        通过廖津生,冯院长了解到边沐撰写专业论文很有一套。

        再加上平时接触留下的专业化印象,通过钱通,冯院长将此事交办给边沐。

        在冯院长看来,这是他给边沐靠近自己的机会,成本又这么低廉,傻子都会抓住不放的。

        然而……

        边沐只提供了两位专业化程度很高的写作建议资料。

        那二位偏偏写作能力实在太差,边沐都详细到那份儿上了,那二位参照着写了好长时间,最后还是被编审打了回来。

        对此,冯院长甚是恼火。

        吴凤岚有钱,又懂点医术,多年以前就相中了“晖康”医院作为她的将养之所,不久之后,顺理成章地成为那里的vip客户。

        冯院长当时也是一位当红医生,自然成为吴凤岚的主治大夫。

        吴凤岚成摆弄各种计算尺,那是一些冯院长从来没有见过的计算尺,出于好奇,通过种种方式,他了解到吴女士原来居然是位地质方面的行家里手,再后来,在朋友帮助下,冯院长得知吴凤岚那是在找矿。

        ……

        再后来,冯院长才意识到吴凤岚精神上可能有问题,金矿一他自然也就没什么兴趣了。

        现如今,边沐突然接触到吴凤岚,而且有把握治好吴凤岚所患宿病。

        冯院长当即从电脑里调阅了边沐所拟的病历,冯院长发现,边沐只字未提精神失常、神经异常之类的字眼。

        边沐医术已经达到什么火候,冯院长心里自然有数,边沐所下诊断含金量到底有多高他心里很清楚。

        于是乎,沉淀在脑海深处的那点残渣渐渐开始变得活泛起来……

        冯院长就有意安排吴凤岚住院接受全面治疗,万一当年金矿之是真的呢?!自己跟医院不定还能跟着沾点光呢。

        不承想,边沐那子竟然软硬不吃,一周过后,居然只字不提住院一事。

        冯院长勃然大怒。

        新账旧账一起算,冯院长就计划打压一下边沐,同时,碍于钱通的面子,他也不想做得太过份,找机会泄泄私愤也就罢了。

        ……

        “棋痴”曹公子对烤鱼店的事特别上心,她姐姐也全力协助,希望亲弟弟早日步入正常生活轨道,要资金给资金,要技术扶持立马寻亲访友予以大力支持,边沐安排的诸多事宜又没有多大难度,曹公子的个人事业很快就铺开了。

        陆式远向来跟商圈里的人走得挺近,很快就得知了此事,发现此事从始至终都有边沐的身影,他立马开始留意此事。

        陆式远朋友多,没过多久就打听到好多具体细节。

        以陆式远的认知,他认定边沐这么上心肯定要从里面分红。

        这一傍晚,酒桌上,陆式远得知边沐最近一有空就上曹公子的住处串门,一去还待老半。

        “既然是药膳,那就一定跟医院有关联了喽!到底是地方来的穷酸,进城还不到半年,这就急吼吼搞钱了?!还真是穷根难断啊!边沐八成会将自己的病人介绍到曹公子那儿,这样既巴结了曹家,自己还能落份分红,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嘛!找人好好搜集些证据,搞他!”想到这儿,陆式远打了几个电话,请几位朋友帮着留意边沐的行踪。

        拍照、录视频,陆式远打算把边沐搞臭。

        ……

        匡衣衡的大哥在“晖康”医院治疗,边沐是知情的,他还特意买了些时鲜水果上病房探望了一下,结果,事有不巧,进门的时候正好赶上匡衣衡的大哥由护士陪着做检查去了。

        边沐在病房等了半也没等着,于是,将水果放在窗户台,跟邻床病人打了声招呼他就忙着上班去了。

        等匡衣衡大哥做完检查归来,邻床病人早就把那茬儿给忘了,胡乱胡诌了几句也就把边沐探望一事给糊弄过去了。

        水果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匡衣衡他大哥原本心情就很压抑,根本无心吃什么水果,就手往角落里一丢也就没当回事。

        匡衣衡后来打电话问过几回,匡衣衡他大哥都没见着什么姓边的大夫过去看他。

        匡衣衡心里就有些记恨边沐了,觉得他做事太绝,一点人情味都没樱

        事后再跟崔副院长打电话闲聊的时候,匡衣衡有意无意地就揭了边沐不少的短儿,崔副院长嘴上没什么,心里却悄悄存了心眼,盼着遇上合适的时机再整治一下边沐,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份量。

        不图别的,崔副院长只是想着让边沐学得懂点事,以后知道巴结自己也就是了。

        不管怎么,对于边沐的业务能力,崔副院长向来还是认可的。

        ……

        如此一来,边沐身边的人际关系开始逐渐恶化,巴着他倒霉的人渐有上升的趋势,边沐本人对此还一无所知呢!

        这一傍晚,不到七点钟,刚下班没多久,边沐回宿舍换了身衣服下楼约好贺同学一起吃晚饭,快走到西角门的时候,手机响了。

        齐尚歧的电话。

        “齐老师,您好!找我有事?”

        “彭移海,听过这名没?”

        “有过一面之缘,怎么了?”

        “刚才突然病危了,托人请我过去想想办法,我本不想去,他们所托的那人我不好得罪,所以……好歹得去一趟,他的病情我算是知根知底,走到这一步,估计已经药石难进了,不过……我到那儿也不能太过装样子了,你方便不方便跟我一道过去看看?”

        “我?!您都束手无策了,我就更白给了,我过去一趟没什么实际意义吧?”边沐不打算赶这趟浑水。

        “你的医术大家心照不宣,我也不是非要在彭家人面前表现什么,只是我这心里突然变得怪怪的,这要不拉个高手在旁边陪着,我还真有点不敢去,很奇怪的感觉,之前从来没有过,理解一下,待会我派车接你?”

        “这……真不好意思!我已经约了人了,您是前辈,您话都到那份上了,按理我该陪您走这一趟,只不过……彭老师性格太怪了,我不愿意跟那种人有什么瓜葛,所以……既然您感觉不对,我也建议您随便找个理由回绝了算了。”

        “这么不给面子吗?”电话那头,齐尚歧好象些生气了。

        “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事,您刚才的话我要是没理解错的话,您这一趟要是真去了,我怕您老将来会后悔的,所以……不止我不去,您最好也别去。”

        “唉……算了!你到底还是年轻,啥也不懂!忙你的吧!”罢,齐尚歧那边把电话挂了。